裙帶互贈

佛印是宋朝僧人了元的法號,居於金山寺。一次,蘇東坡去拜訪他時,佛印不給他讓坐,說:「山僧有一聯語,請學士對,如果對不上,請你留下腰間所繫玉帶,以鎮山門。」聯曰:「四大本空,五蘊非有,內翰欲於何處坐?」

蘇東坡竟不能對。只得解下玉帶,懸掛於山門之上。佛印也脫下自己的衲裙,贈予東坡。「裙帶互贈」,使他們結下了畢生的友誼。這是因對聯而結成好友的典型,也是神傳文化為他們結下的友緣。

玉手搖搖

蘇東坡被貶到黃州做團練副使後,常藉講學以排遣心頭的鬱悶,慕名而來求學者,絡繹不絕。有個朝廷大官路經黃州,嫉妒東坡的才學,想方設法要把他的名聲壓下去。一天,他對幾個向蘇東坡求學的人說:「我出副對子讓你們對。」說著,指指外面的寶塔說:「寶塔尖尖,七層四面八方。」那些學生一時對答不出,只得都搖搖手。

那大官幸災樂禍地說:「蘇學士:你的這些學生……」蘇東坡笑道:「這樣簡單的試題如何能考住他們?他們是用手勢來作答,意即:「玉手搖搖,五指三長兩短。」學生們如釋重負,那大官啞口無言。

妙對遼使

宋神宗年間,遼國派遣使者來中原。翰林學士蘇東坡奉命接待。遼使者出一聯:「三光日月星。」要蘇東坡對。遼使者認為,這是副絕對。因為,聯語中的數量詞,一定要用數量詞來對。上聯用了個「三」字,下聯就不應重複。而「三光」之下只有三個字,那麼,無論你用哪個數目字來對,下面跟著的字數,不是多於三,就是少於三。

誰知,蘇東坡略一思索,就對出下聯:「四詩風雅頌。」妙在「四詩」只有:「風、雅、頌」三個類別。原來《詩經》中「雅」的這一部分,又分為「大雅」和「小雅」。

遼使說:「我還以為是絕對呢!不想讓你輕易對上了。」蘇東坡說:「什麼絕對,我還可以補上三聯呢!其一:一陣風雷雨,其二:兩朝兄弟邦;其三:四德元亨利。」遼使問:「《周易》裡『乾』卦裡的四德應該是『元、亨、利、貞』啊!怎麼漏了一字?」東坡答:「最後一字是先皇聖諱,臣不能隨口唸出。」原來先皇宋仁宗名叫趙禎,禎、貞同音,屬於「聖諱」,故刪去一德,亦成妙對。蘇軾之才之敏,遼使極為歎服。中華神傳文化,淵博玄奧,並且人才輩出。宜令世界同欽!

再對遼使

宋朝,北方遼國的使臣耶律阿洪明來到宋都汴梁城,出了上聯:「無山得似巫山秀。」要宋翰林院的大學士們來對。大家都說這「無」、「巫」兩字同音,不大好對。江西詩派的創始人黃山谷,是蘇東坡的好朋友,正在翰林院內遊玩,對道:「這有什麼難的,下聯是:『何葉能如荷葉圓』。」翰林大學士蘇東坡緊接著說:「還有『何水能如河水清』,也可以湊數嘛!」耶律阿洪明,聽了大驚,自己琢磨多日的困難對子,一剎那間,竟被人連對出兩句,特別是第二句以水對山,天衣無縫,哪裡是「湊數」呢?只能連聲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