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一些基因學家和免疫專家提出了一種理論,認為人們的思想和行為受著很多互相聯繫的因素的影響,其中一些因素你可能從未意識到:比如免疫系統的特徵會影響人的性格。

國立衛生研究院(NIH)的資深研究員Joshua Milner說,保護人們免受各種外來生物體入侵的免疫系統,可能是影響人們外向、害羞、焦慮等性格的因素。但是要通過實驗證明這一理論,需要把實驗對像封閉在某個環境中追蹤他們一生,這基本上就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

Milner和研究組的同事們不斷遇到類似的情況:一些患有罕見遺傳病的患者通常也有行為和認知障礙,比如更容易焦慮或記性差。有的人可能覺得這不奇怪,因為患有慢性罕見病的人壓力很大、很沮喪。

但是其它研究顯示,可能還有更深層的原因。免疫系統是由多種細胞組成,其中一種叫干擾素γ(interferon gamma),是保護人體免受病毒、細菌侵襲的重要細胞;另一種叫白細胞介素4(IL-4),幫助人體抵禦寄生蟲,如絛蟲。

維珍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Jonathan Kipnis主導的一項對老鼠的研究發現,那些缺少、或無法製造干擾素γ的老鼠,有特別明顯的社交障礙;而無法製造白細胞介素4的老鼠,有嚴重的記憶和認知問題。

也就是說,干擾素γ可以幫助動物增強在群體中互動的能力,白細胞介素4可能讓動物大腦更聰明。所以Milner在想,對於人類是否也如此呢?他猜想,如果人體缺乏干擾素γ,大腦是不是會自動「補短」——讓人遠離可能讓身體受到細菌侵害的人群作為一種「自我保護」機制,於是導致人變得不愛和別人交往呢?

這只是Milner和其他一些專家的理論猜想,還沒有直接證據能夠證明這一點。但是,有一些間接證據。

2017年一份研究顯示,高智商的人似乎更容易過敏或存在社交障礙相關的毛病,比如自閉或焦慮。2018年另一份研究顯示,受教育程度高、易過敏的年輕人似乎有更強的空間推理能力,大腦中「灰質」成份比不過敏的人多。本周新發表的一份研究顯示,增加人體組胺(一種緩解過敏的重要成份)水平,對人的長期記憶力同時有著正面和負面的影響。

除了上述提到的以人為實驗對象的難點外,如何量化人們的智商或社交能力是又一個難點。比如短期記憶力佳、或空間推理能力強的人可能有較強的解決難題的能力,但不代表此人在任何方面都聰明;同樣的,性格外向也不代表此人就有很好的社交能力。Milner說,即使免疫系統和性格之間的這種潛在影響真的存在,也很難簡單用是好是壞來評價。有大量白細胞介素4的人,可能記性好,考試成績好,但可能容易焦慮或不合群;反之有大量干擾素γ的人,不容易患感冒、性格更外向,但玩智力遊戲可能不是很在行。

Milner也表示,當然實際問題沒有這麼簡單,但是這些理論多少可以幫助我們推理人們一些行為背後可能相關的免疫系統特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