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來引發輿論廣泛關注並導致陝西原書記下台的「陝北千億礦權案」,再度讓中共司法暗箱操作的黑匣子——副卷被外界聚焦。

早前,「陝西千億礦權案」案件卷宗在最高法院辦公室「被盜」引發一系列風波。

陝西千億礦權案經歷十多年的探礦權合同糾紛,其中涉及民企財產遭到政府豪奪的問題,從中曝光了中共的公權力對司法的肆無忌憚的干預和黑暗。

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1月16日在微博上曬出了關於陝西千億礦權案的副卷,這份標有「機密」字樣的副卷有中共最高法院長周強、中共最高法院原副院長奚曉明等人對於該案的相關批示。包括周強的批示稱,「曉明同志:此案有關處理情況,要嚴格做好保密工作」。

據悉,中共法院的案卷有正卷、副卷之分。正卷主要是對外公開的當事人才料,譬如訴訟文書、開庭傳票、證據材料、庭審筆錄等。

副卷則是不對外公開的內部材料,主要是承辦法官的審理報告、合議庭評議筆錄、審委會討論案件記錄、內部請示與批覆,以及其它單位函件或領導批示等。

大陸名律師陳有西曾於2017年4月發表《揭法院副卷深藏的秘密 (提議公開副卷)》一文披露,副卷的「含金量」很高,很多的關鍵決策,真正的判決原因,都在這裏面原始記錄著。最為關鍵的,是這裏面記錄了權力對司法的直接干預,形勢對司法的影響,人情對司法的侵越,多數服從少數的節點,前後逆轉可能完全相反的原因。

文中說: 副卷只是政法機關內部辦案人員自己查閱,和出現錯案責任追究時,專案組和上級審查人員可以查閱。律師和訴訟參與人不可能看到。法院檔案人員如果擅自洩露,會按洩密行為進行行政追究甚至刑事追究。

作者舉例了聶樹斌案和呼格吉勒圖案。

他指2015到2016年,這兩個案件最後都被認定為錯殺,獲得了平反昭雪。這兩案的追責討論,牽出了一個真正決策責任人的追問,即誰是導致這兩個年輕人被冤殺的元兇,誰是當時死刑判決的決策人。文章稱,謎底都在法院副卷裏面。只要真正想問責,調閱法院副卷就會一清二楚。

文章還透露了更多的社會不知道的內情:「公安偵查,每個案件都有沒有移送檢察院、法院的自存副卷。檢察審查起訴,反貪局自偵,也都有自己檔案保存的副卷。這些副卷,是永遠不會在法庭上亮相的。」

網民吳老絲也近日撰文自己代理天津「呂同元案和張桂振案」時曾偶然看到副卷,「裏面記錄了被害人和被告人的上訪,辯護律師在網上的一舉一動,法院審委會討論案件的意見以及政法委對本案的最終批示。」「最終是政法委的批示起到決定作用。」

作者在代理「江西付東聖案」中也有機會看到一本副卷,顯示「這些審委會成員基本上沒有參與庭審,沒有研究複雜的案情,不知道這個案件裏被告人無罪的證據」,就把他看來完全無罪的被告人冠以故意殺人罪,差點被判死刑立即執行!

針對最近的「陝西千億礦權案」卷宗離奇丟失一案,再度讓社會對副卷展開討論。

騰訊網有評論文章稱:近年來隨著一些案件副卷記載內容的披露,副卷制度越來越為人詬病。

2005年,有媒體報道一個罹患絕症的法院院長,將案件副卷交給了被判五年有期徒刑的被告人周澄,於是一個「原本公訴人、合議庭、主審法院院長都持無罪意見卻因行政領導干預而判有罪」的案件得以浮出水面。

2010年重慶市上演「史上最牛公函」事件,律師查閱案卷時偶然發現政府措辭嚴厲致函法院:「如果一審法院不採信我們的意見,而一意孤行……硬要依據上述錯誤鑑定結論作出判決……將會造成原告纏訴或者上訪……這也是一二審法院都不希望發生的後果!」

文章稱,在這些案件的影響下,越來越多人開始關注副卷制度是否合理、副卷制度是否為司法「暗箱操作」提供了制度的空間,尤其在強調司法公開的今天,重新審視司法公開與保守審判秘密的界限更是尤為必要。

文章還呼籲:廢除現有副卷制度,用司法公開倒逼法官提高審判質量,落實「讓審理者裁判,讓裁判者負責」。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千帆接受多維網採訪時表示,最近在討論這個副卷制要不要取消,但他認為,取不取消沒有太大的關係。因為如果權力對司法的干預依舊,取消了副卷,院長的指示、上級的指示都無處可查。關鍵還不是副卷保留還是取消,關鍵還是司法獨立是不是真正得到落實。

不過他認為,在當前黨領導一切的政治環境下,司法獨立很難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