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防情報局(DIA)最近發佈的一份報告揭秘中共軍隊與西方軍隊的本質區別。報告表示,受共產黨嚴密控制的中共軍隊,其主要任務是確保中共政權的生存。與西方國家不同的是,中共軍隊把為黨服務而不是為國家服務放在第一位。

報告還披露,中共在全球的擴張活動精打細算,以不越過激發西方國家發動軍事衝突的門檻為標準。

本質區別

美國國防情報局(DIA)在一份名為「中國(中共)軍力」的報告中說,中共軍隊(PLA)自成立以來一直是一支政治化的「黨軍隊」,其存在是為了保證中共政權的生存高於一切。「而為國家服務是其次要角色。這和大多數西方軍隊正好相反,後者被認為是非政治的專業(武裝)力量,其首要任務是保護自己的國家。」

《華盛頓自由燈塔》1月17日引述報告內容說,中共領導人持續牢牢抓住軍隊,並對軍隊進行重大改革,將中共軍隊從大型地面部隊軍隊轉變為一支高科技軍隊。

DIA局長羅伯特·阿什利(Robert Ashley)在報告的序言中說,了解中共軍隊很重要。

為了保持對軍隊進行嚴密控制,中共設立了一個新的PLA政治工作部門,類似於總政治部,總政治部過去資助各種影響力行動,包括尋求籠絡前美國軍官支持中共安全政策。

報告說,PLA的政治工作體制是確保中共能夠「控制槍」的主要手段,理論依據是毛澤東的「槍桿子裏出政權」言論。

幾乎所有PLA官員都是中共黨員。近年來,PLA官員佔黨的中央委員會委員人數的大約20%。中央委員會委員共有205人。

《華盛頓自由燈塔》稱,在1989年,中共領導人從首都以外調遣軍隊,鎮壓天安門親民主的抗議活動。大量抗議人士被殺,此次事件導致了甚至更大的鎮壓,而且直到現在仍然持續。

在中國,由於中共增加更多的鎮壓政策,旨在扼殺所有異議和自由言論,導致反對共產黨的情緒持續增長。

尋求全球霸權的伎倆

根據DIA的報告,北京在繼續強調它所認為的「戰略機遇期」,在此期間,它可以在沒有重大軍事衝突的情況下尋求發展。根據這種觀點,北京實施了一種外部參與方式,通過一些活動來加強中共在海外的觸角和霸權。而這些活動都是經過精心計算,使其既低於國際社會對中共擴張的警覺門檻,也不會超過激怒美國及其盟國進入軍事衝突或形成反共聯盟的界限。

報告說,五角大樓最近的國防戰略指出:「中國(共)希望塑造一個與其專制模式一致的世界,獲得對其它國家的經濟、外交和安全決策的否決權」。

軍事上,中共的野心也是全球性的,「中國(共)的軍事重點也在向外轉移。」報告說。

無約束開發武器

該報告首次正式披露了中共核設施在全國各地的分佈情況。「中國(共)擁有核彈頭儲備,並繼續研究、開發和生產新型核武器。」報告說。

而美國沒有再開發新型核武器。面對中共肆無忌憚地開發武器,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10月20日宣佈,美國將退出與俄羅斯簽署的《中程核導彈條約》。媒體當時分析認為,美國表面上因不滿俄羅斯違約而選擇退出,但其背後的考慮就是要遏制中共無約束開發導彈。

「如果俄羅斯正在做這件事(尋求核武器),中國(中共)正在做這件事,而我們還在堅持(遵守)這一協議,這是不可接受的。」特朗普說,「如果它們變得明智起來,其它國家變得明智起來,它們會說,『讓我們不要發展這些恐怖的核武器』,那我將會非常高興。」

北約秘書長斯圖爾滕貝格去年11月13日表示,「如果中國(中共)是(《中程核導彈條約》的)簽約國的話,它們(中共)的導彈有一半將違反該條約。」

斯圖爾滕貝格表示,他支持將美俄1987年簽署的《中程核導彈條約》擴大成國際條約,這樣中共也會受到該條約的限制。

五角大樓前高級官員、中國通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表示,DIA最新發表的這份報告的「整體嚴肅基調令人耳目一新,並且也並不那麼擔心傷害與中國的感情了。」

報告表示,中共正在建造太空武器,包括陸基干擾器、激光器和反衛星導彈,有關這些武器的大部份信息是保密的。此外,中共軍隊還在建立可用於間諜和破壞性攻擊的網絡攻擊能力。

該報告首次確認PLA的軍事情報部門,也就是2PLA,是中央軍事委員會聯合參謀部的一部份。

美國海軍前太平洋艦隊情報主管吉姆·法納爾(Jim Fanell)表示,在過去的20年裏,所謂的中國專家們堅持認為,中共除了力求使毛澤東時代的設備現代化外,沒有其它的戰略目標。後來他們又斷言,中共的軍事建設僅限於從中國沿海地區創造一個緩衝區,並且僅限於成為地區大國。

「現在我們有清楚的證據證明了中國(中共)的全球霸權計劃。」法納爾說,「無論何種情況,中共都遠遠超出了我們的預想。因此,我們應該採取一個全政府的戰略來抵禦對我們自己的國家安全利益和國際社會其它國家利益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