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雜誌》( CommonWealth Magazine)1月16日報道,麻州大學波士頓分校(UMass Boston)決定關閉在該校已經營運12年之久的「孔子學院」。美國全國學者協會今年1月4日的數據顯示,已有13所美國大學關閉或決定關閉孔子學院。

這些美國大學為甚麼相繼關閉孔子學院?近日,《華盛頓郵報》發表了一篇文章,就此問題進行了探討。該文的作者是都柏林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院的副教授塞繆爾·佈雷責斯(Samuel Brazys)和助理教授亞歷山大·杜考斯基斯(Alexander Dukalskis)。

他們的一項數據研究顯示,雖然孔子學院的設立能幫助中共在當地的自我宣傳,但無法改變全球媒體對中共的負面報道佔主導的現狀,也不足以影響大眾認清中共本質的趨勢,美國大學正在響起孔子學院的關門聲。

孔子學院是中共海外宣傳體系一部份

去年10月,美國副總統彭斯說:「中共在美國和其它國家花費數十億美元的宣傳費用。」

佈雷責斯和杜考斯基斯在華郵的文章中指出,雖然像中共這樣的強權可以在國內控制政治言論,但在國外想扮演仁慈的家長進行宣傳卻比較困難。中共在海外試圖改善形象的努力有時很拙劣,有時成笑柄,有時則被完全忽視。儘管如此,中共還是會繼續嘗試。近年來,中共關注到了國際上的「中國(中共)威脅論」,並一直在尋找對策,孔子學院正是中共利用正面話語系統為其樹立正面形象的宣傳體系的一部份。

孔子學院由中共教育部下屬正司局級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漢辦」)管理,總部設在中國北京,中國境外的孔子學院都是其分支機構。自2004年中共在南韓開設第一所孔子學院以來,孔子學院在海外擴散,全球各地有超過500所孔子學院,從位於美國阿拉斯加的安克雷奇到位於印度洋的毛里求斯都有孔子學院。

全球媒體報道中共基調負面 孔子學院無法改變

《華盛頓郵報》的報道指出,孔子學院的擴張令人印象深刻,但人們並不清楚這些機構的設立是否促進了中共在海外的形像。佈雷責斯和杜考斯基斯通過使用事件、語言和基調全球數據庫(Global Database on Events, Language and Tone,GDELT)的數據找到了答案。該數據捕獲了全球數千個地區的數十萬個媒體報道基調。換句話說,該數據測定了各地媒體在報道中國時的正面基調或負面基調。

他們研究發現,當一個地區有孔子學院開設後,有助於中共自我宣傳。

但兩位專家在文章中指出,雖然研究表明孔子學院有助於改善海外對中國的報道基調,但隨著南中國海問題、中共「一帶一路」債務陷阱、中共對少數民族人群鎮壓等事件不斷被曝光,虛假的報道無法影響大眾認清中共的趨勢。事實上,儘管從2005年到2017年數百所孔子學院開設,但GDELT數據顯示,在此期間全球媒體報道中國(中共)的整體基調明顯趨向更為負面,特別是2012年至2013年,以及2014年至2015年。

認清中共 孔子學院擴張受阻

全球也在看清孔子學院幫助中共宣傳的事實。美國國會參議院2018年8月1日投票通過了《國防授權法案》,其中一項規定限制了國防部對設有孔子學院的美國大學中文課程的資助。聯邦調查局指出,孔子學院教授給學生的是一個(被中共)粉飾過的中國,這些學院已成為中共海外情報網絡的前哨。

據美國全國學者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簡稱NAS)2019年1月的更新數據,美國現有孔子學院105所,有13所大學已經關閉或決定關閉孔子學院。近5年多來,除美國外,加拿大、法國、瑞典等都有大學關閉了其校內的孔子學院。

《天下雜誌》1月16日報道,麻州大學波士頓分校(UMass Boston)決定關閉在該校已經運行12年的「孔子學院」。校方沒有給出具體原因,但表示,孔子學院已引起全國範圍的討論。

去年,一群麻州大學的學生,教授和校友寫信給校方,提出了他們對孔子學院試圖影響學術話語的擔憂。「由於他們在校園的存在,無論是通過直接干預還是先發制人的自我審查,重要的政治和人權都被壓制。」

2018年3月,聯邦眾議員塞斯·穆爾頓(Seth Moulton)寫信呼籲麻大和塔夫茨大學關閉孔子學院。「中國(中共)政府在全美國範圍內建立和擴大孔子學院的目標和宗旨是明確的,即歪曲學術界對中國問題的評論,對人權捍衛者進行威脅和消聲,造成對異見或公開討論不能容忍的氣候。」他寫道。

去年8月14日,北佛羅里達大學(University of North Florida)表示,中方2014年在他們學校開辦的「孔子學院」由於不符合大學需求,決定在今年2月「予以關閉」。

此外,芝加哥大學、賓夕凡尼亞州立大學、西佛羅里達大學、北卡州立大學、愛荷華大學、羅德島大學等也先後宣佈終止與孔子學院的合作關係。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的孔子學院也已於2017年9月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