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加入世貿組織18年,早期美國政商界支持其入世者,期望此舉能為中國人民帶來自由體制。當時僅少數洞察中共本質的專家提出警告,助北京入世將使美國製造業減少數百萬工作。

現任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當年反對中共入世,對於目前的中美貿易衝突,他說,美國必須「依靠自己的經濟實力」來解決這個問題。

《華爾街日報》報道,2000年,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及華府政界精英積極游說國會同意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時,當時的國際貿易法律師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在《紐約時報》發表專欄文章警告,重商主義的中共如果加入WTO,將成為「主導貿易」的國家,屆時「幾乎所有(美國)製造業的工作都將受到影響」。

萊特希澤現在是美國貿易代表,也是特朗普總統的全球貿易首席談判代表。特朗普政府認為,允許中共在2001年入世是一個歷史錯誤,中共入世後不僅沒有遵守WTO規範,並且採取不公平手段掠奪他國經濟,美國因此流失了數百萬工作以及總共數萬億美元的貿易逆差。特朗普總統採取不同以往的對華政策,努力糾正中共的不公貿易行為。

支持北京入世者對中共存有幻想

1990年代的中國經濟很落後。1994年,中國的通貨膨脹率達到24%,近六成的中國民眾每天的生活費不到1.90美元。馬路上到處可見的是單車而不是汽車。

WTO是一個會員主導的組織,因此為了入世,中共不得不與所有WTO成員談判,其中最重要的是與全球最大的經濟體美國達成入世協議。

美國要求北京削減關稅、允許外商投資中國工業,並給予外國銀行在華更多的自由經商權利。此外,北京也同意,美國可以阻止威脅美國特定產業的中國商品進口到美國。

為了幫助中國入世,克林頓總統於2000年成功推動美國國會同意中美貿易正常關係法案,永久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向中國打開美國市場大門。在此之前,美國國會必須逐年審議,決定是否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以使中國商品可以在享有與其它國家相同待遇的條件下進入美國市場。

克林頓總統認為中國加入WTO後,可以讓中共逐漸走向民主,就像南韓與台灣,在經濟富裕後政治體制變得更加民主化。

列根總統執政時期的「國家情報委員會」主席亨利・羅文(Henry Rowen)在1999年預測,2015年中共將「加入民主國傢私樂部」,人均國內生產總值(GDP)將達到7,000美元。事實證明,中國提前兩年達到羅文預測的人均GDP目標,但是直到現在,中共距離民主國家還有好長一段距離。

反對中共入世者擔憂美國勞工權益受損

勞工,環境和人權組織聯盟反對中共入世。勞經濟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經濟學家羅伯特‧斯科特(Robert Scott)在2000年即提出驚人的預測數字,預期中共入世後將使美國失去近百萬製造業崗位。

2000年,當時有意競選總統的紐約地產大亨特朗普在一本著作中寫道,中國(中共)會是美國「最大的」長期挑戰,如果他當選總統會任命自己擔任美國貿易代表,並與中國達成更好的交易。

在西方國家的協助下,中國在2001年入世。此後十年內,外商在中國的投資金額由470億美元迅速增長到1,240億美元。中國的GDP總額更是一路往前推進,在入世後短短的六年內,躍升為第三名,並在2010年擠入第二名。

回顧當年 部份支持中共入世者感到失望

現在回顧當年政商界人士對中共入世後會有所改變的預測,或許很多人都看得很清楚,萊特希澤是當時少數洞察中共本質的專家之一。

克林頓執政時期負責與中國談判的高級談判代表羅伯特・卡西迪(Robert B. Cassidy)認為,當時他的工作實則是幫助了大企業,但是卻犧牲了美國勞工的權益。

「人們退休時多半希望自己在工作中取得了很多成就」,現年73歲的卡西迪回憶說:「我當時全天氣不眠不休的工作,對社會帶來了甚麼好處?我非常失望。」

麻省理工學院經濟學家大衛・奧托爾(David Autor)及其同事在一項研究報告中指出,1999年至2011年間,來自中國的大量廉價商品造成美國大約流失了240萬個工作,打擊了美國勞動密集行業。

中共加大監控及鎮壓人民力度

此外,中共在入世後並沒有像西方國家所指望的邁向自由體制。中共在經濟迅速發展後仍維持一黨專制體制,加大監控及鎮壓人民的力度,控制互聯網、打擊宗教自由、任意監禁異議份子、限制言論自由等。

中共於2014年提出《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計劃在2020年前全面推行「社會信用評分體系」,對14億中國百姓的信譽度實行全方位的記錄,並予以懲罰。中共利用互聯網技術及全面架設監控系統,用來識別和跟蹤人民,將互聯網變成了鎮壓工具。

紐約大學法學教授中國專家傑羅姆・科恩(Jerome Cohen)說:「這是奧威爾式的。」

作家喬治・奧威爾在他的小說《一九八四》中描繪「老大哥在看著你」的生活。書中的老大哥(Big Brother)象徵著極權統治及其對公民無處不在的監控。

哈佛法學院(Harvard Law School)專精中國及WTO研究的教授馬克‧吳(Mark Wu)表示,中共獲得更大的經濟增長後反而實施了更大的政治控制。

中共領導人認為,它們需要絕對的權威進行經濟改革,並且壓制反對中共體制的人民,以維護中共的政權。

吳教授表示,中共認為開放市場的目的是鼓勵競爭,防止制度僵化,並不是給予個人更多的權利。

中共持續支持國有企業及強制外商轉讓技術

中共入世時承諾經濟改革,減少對國有企業的支持。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中國問題專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表示,雖然中共入世後,國有企業佔中國工業總產值的比例大約降為2001年的五成,但是過去幾年開始出現逆轉。

他表示,近幾年國有企業的投資增長速度是私有企業投資的三倍,國有企業再次成為中共經濟決策的核心。

中共在「中國製造2025」計劃加強對國有企業的支持,通過國有銀行的補貼和融資為國企提供大量資金,希望這些公司成為半導體、電動汽車、機械人和其它高科技領域的全球領導者。

這些措施引發了包括美國公司在內的外商的抗議,在中共支持下,國有企業擴大生產規模,造成生產過剩,導致許多外國公司破產。

中共在入世時雖然承諾不會強迫外國公司轉讓技術,但是根據去年7月上海美國商會的調查,大約五分之一的外商(多數是航空航天和化學工業)表示,中共強迫他們轉讓技術,否則不准他們在中國做生意。

中共入世後不遵守承諾無視國際規範的存在

眾所周知,中共無視WTO規範的存在。中共限制高科技產業所需要的某個稀有原物料的出口,其它國家在WTO提出控訴。北京在敗訴後,雖然不再限制這個材料的出口,但是隨後又限制另一項原材料的出口。

除了無視WTO的存在,北京採取其它不公措施以取得在貿易方面的優勢。例如操縱人民幣匯率,降低中國商品的出口價格,掠奪他國市場。

小布殊及奧巴馬政府未積極反制中共不公貿易行為

雖然克林頓政府的美國貿易代表夏琳・巴爾謝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說,中共入世後,她的繼任者可以利用WTO容許的進口救濟等規範反制北京,以促使其履行義務及承諾。但是小布殊總統任內拒絕了美國公司提出的進口激增調查案件,奧巴馬總統只批准了一起進口救濟調查案件。

前小布殊政府高級官員表示,進口激增並不意味著北京採取了不正當的行動。奧巴馬政府的官員亦提出了類似看法。

萊特希澤:美可單槍匹馬憑經濟實力反制中共

萊特希澤認為,如果當年美國國會沒有同意中共入世,有可能會抑制中美貿易赤字的增長,並可能挽救數百萬製造業工作。

應對中共的不公貿易行為,萊特希澤主張美國不應僅單純依賴WTO的救濟制度,應該單槍匹馬並且以嚴厲的關稅措施對北京施壓。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在2018年1月發表的報告中表示,「依賴WTO的爭端解決機制提起更多的控告案件,解決我們與中國的貿易問題,這種想法過於天真無知,而且最糟糕的是會分散政策制定者對這項挑戰嚴重性的注意力。」

萊特希澤在報告中說,解決這個問題,「美國必須依靠自己的經濟實力,這是美國最終所擁有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