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華為創始人任正非頻頻在大陸和海外媒體上高調發聲,引起輿論的聚焦。評論認為,任正非是想為華為辯護撇清與中共的關係,但其很多說法也遭到外界質疑與駁斥。

任正非1月15日接受外媒採訪話音剛落,引起輿論關注尚在發酵之中,1月17日任正非再與大陸媒體會面,高調推出長達1萬2千多字採訪實錄,回應了30個相關問題。

任正非稱不會洩漏顧客機密信息遭駁斥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去年新修訂的《國家情報法》,講明國家情報機構有權要求任何組織和公民協助進行情報工作,保守國家情報秘密,國家亦有責任予以保護、營救。

針對此,大陸記者問「情報法」的頒佈對華為國際市場造成的一些障礙問題時,任正非稱政府已表態,外交部做了「澄清」:「沒有任何法律強制要求任何企業安裝後門」。

1月15日華為深圳總部舉行的外國記者圓桌會上,任正非稱不會向中國政府洩漏顧客機密信息。

外界認為任正非的話難以相信。有網友找出《華為消費者業務私隱聲明》來駁斥任正非的話說,該聲明明確說明11種情況收集使用個人信息無需消費者授權,其中前四項都是把收集到的信息報告給中共政府,包括:與國家安全、國防安全有關的;與公共安全、公共衛生、重大公共利益有關的;與犯罪偵查、起訴、審判和判決執行等有關的……

時政評論家、華人牧師郭寶勝也認為,「任正非今天撒謊說華為與中共政治無關、不是中共間諜企業,但孟晚舟案鐵證如山,華為是按中共全球政治戰略指示去扶持伊朗、敘利亞,牽制美國的。華為始終把中共政治理念、任務擺在第一位!」

華為尊重他人知識產權?

針對長期以來被西方指控的中國企業「盜竊知識產權」問題,任正非回應自己不能代表中國企業,只能代表華為,並以「華為在美國經歷了幾場大官司,都獲得良好的結果」來為自己辯解,並聲稱華為是絕對尊重他人知識產權的。

政論家陳破空此前就評論說,華為有骯髒的歷史,早在2003年就被美國的思科公司指控竊取技術,要求停止非法複製其操作軟件。後來華為被迫向思科公司認錯並撤除該軟件,思科公司才放棄對其的訴訟。另外在日本富士通的展覽上,華為的工程師偷拍富士通的產品,遭到富士通的投訴和交涉,華為被迫將該工程師炒魷魚。還有華為多次侵權遭到美國公司的起訴。

華為利潤少科研投入大的背後

就華為賺的錢很少,為甚麼科研投入會有那麼多的疑問,任正非解釋稱,「比如今年我們利潤是九十多億,但是科研投入150~200億美金。其實這150億都是成本,實際上還是客戶投的。」

任正非還稱,「很多科學家都在華為工作。我們至少有七百名數學家、八百多名物理學家、一百二十多名化學家、六七千名基礎研究的專家、六萬多名各種高級工程師、工程師……形成這種組合在前進。」

政論家胡平向大紀元分析,華為是一家很龐大的通訊設備公司,最重要的問題是由中國政府大量的補貼,才可能使得它做成這麼大的規模,才有可能在國際市場上有那麼大的競爭力。低價的華為手機在國際市場佔有那麼大的份額。

「這也是包括美國政府在內的這些國家對它特別不滿意的原因之一。別人都是民營企業,你這個根本是由政府作為後盾的。」

胡平還表示,華為是仗著國家補貼自己錢多去挖別國的科技人才。它購買別人的技術之外,也盜竊別人的知識產權。現在還揭露出來,它從事一些間諜的工作,這點更讓外界對它警惕。

任正非:除了困難,都是困難

1月15日任正非向外媒暗示華為正處於多年來最嚴重的信任危機之中。任正非表示,對於華為來說,2019年將是艱難的一年,營收增速可能會降到20%以下。

1月17日有記者問華為當前主要是甚麼困難時,任正非強調「都是困難」,說:「我們覺得除了困難,都是困難,沒有不困難。」

近期,美國、加拿大、日本、德國、捷克等多國都下令禁用華為。1月14日,紐西蘭政府通訊安全部部長利特爾(Andrew Little)針對華為的質疑作出回應說,中共情報法是紐西蘭禁止華為的「眾所周知」的原因。

胡平認為,華為會遭到越來越多國家的抵制,這個趨勢是非常明顯的,將對華為公司的本身造成很大打擊。整個過去這麼多年來,中共在發展高科技方面主要存在盜竊知識產權、政府補貼這兩大問題,華為的表現相當突出,另外它還從事間諜活動,王偉晶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這些因素導致華為面臨相當大的危機。

任正非罕見地稱,下一個倒下的是華為

採訪中,有記者問華為有沒有這樣的擔心:「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任正非罕見回答稱:「早晚的事情,這是個哲學命題,不是一個現實命題。」

胡平認為,任正非說的不是特別清晰也是可以理解的,意思就是華為面臨國際社會這麼大的抵制,今後它的發展前景大打折扣,而且在這種情況下,華為能存活下來就很不容易了,要保持原有的規模,肯定是做不到了。

網友熱議反駁

此前一直非常低調的任正非,近日接連高調露面發聲,頗為罕見。政論家胡平分析,華為在國際上遭到圍剿,任正非必須出面為華為進行辯護,他主要是想撇清與中共政府之間的關係,但是這種辯護肯定是沒有說服力的,想必他的辯護不可能達到他想要的效果。

對任正非的發聲,網友也議論紛紛。推友「FreeTech」認為,華為任正非發聲是公開和中共玩「切割」:「整個中共統治之下,包括香港在內,無企業家敢公開和中共玩『切割』,因為中共有一萬種方式玩死一個企業。任正非敢做,一是華為間諜和監控案被實錘,他經過了中共允許出面平息;二是任正非受中共和習絕對信任,其黨內級別應該極高。一場『新皇和老奴』間的苦肉計!」

也有網友表示,主動和中共劃清界限,這恰恰暴露作為一個情報間諜機構的初衷就是全世界收集信息監聽監控,以及控制著十四億人。華為手機就是無處不在的錄像頭麥克風。

加拿大的網友「採菊東籬」還表示,對中共邪惡本質有所認識的人早就清楚華為是甚麼機構、任正非是誰,它根本與私企無關。

陳破空此前盤點,華為有幾個特點,任正非本身就是退役的上校,華為早期在香港就得到軍方無限制的技術支持,另外華為得到銀行無限制的融資支持,顯示華為有軍方背景、有政府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