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駐緬甸大使館1月13日發表一份聲明,欲重啟在緬甸頗具爭議的密松項目。聲明歪曲該項目波及地區民眾的意願,引發當地多個政黨對中共立場的強烈對抗。分析認為,若對抗局勢擴大,或再次引發幾年前席捲緬甸全境的反中資浪潮。

在緬甸克欽邦(Kachin State),中企承建的密松水電站因當地民眾反對而被迫在2011年停工。但中共從未放棄,近期更是以橫蠻的態度要重啟這一項目。

中共大使訪問克欽邦欲重啟密松項目 被批態度橫蠻

美國之音報道,去年12月,中共駐緬甸大使洪亮訪問了克欽邦。緬甸媒體《十一新聞》(Eleven Myanmar)稱,洪亮先後會見了克欽邦5個政黨和一個宗教組織的負責人。但這次會面並沒有得到積極的反饋。

克欽民主黨領導人貢光翁康(Gumgrawng Awng Hkam)和克欽基督教浸禮會的薩姆森(Hkalam Samson)牧師在事後接受緬甸媒體《伊洛瓦底》(Irrawaddy)採訪時均表示,中共大使會見時的態度有些橫蠻。洪亮警告這些領導人不要與西方的外交官建立友誼,不要反對中共在克欽邦的投資項目,包括已經停擺了7年多的密松水電站。貢光翁康認為,中共大使的警告讓克欽人「感受到了威脅」。

最令克欽邦幾位政黨領導人不滿的是中共對於重啟密松項目的說法。薩姆森牧師對《伊洛瓦底》表示,洪亮在會面時試圖說服克欽的領袖們,說「一帶一路」需要密松水電站,昂山素姬願意支持這些項目的推進。

但目前執政的昂山素姬至今仍未公開表示對重啟密松項目的態度。2011年,在反對密松項目的全國性浪潮中,作為反對黨領袖的昂山素姬曾經公開反對這一項目。

洪亮警告克欽領袖不要與西方外交官建立友誼似乎事出有因。在洪亮到訪克欽的前一個星期,美國和英國的大使也訪問了克欽,同樣會見了各地方政黨的領袖,討論了有關和平進程、難民安置、促進教育和醫療事業、以及公平自由的選舉等內容。會上,克欽邦的政黨領袖們建議兩位大使在該邦首府設立聯絡處,以加強彼此之間的聯繫。

中共使館的聲明引發克欽邦多個政黨的憤怒

美國之音稱,1月13日,中共駐緬甸大使館發表了一份聲明。聲明表示,密松水電站項目已經被擱置了7年,它是目前中緬之間合作所面臨的困難之一。如果這個問題在長期拖延後仍無法解決,將嚴重損害中國企業家對緬甸投資的信心。

「克欽邦的民眾並不反對密松項目,反對這個項目的只是一些個人和一些外來組織。」聲明說。

此聲明被認為是在編造克欽民眾的意願,因此遭到了當地多個政黨的強烈回應。克欽邦的三家主要政黨:「克欽國大黨」(KNC)、「克欽邦民主黨」(KSDP)、「克欽民主黨」(KDP)於1月14日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聲明表示:三個政黨所代表的克欽民眾都有同樣的願望,那就是徹底停止密松水電站項目的建設。

這三家政黨的領導人都曾在12月底與洪亮會面。

貢光翁康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強硬表示:「從一開始,我們就一直反對密松這個項目。我們的人民不同意,我們政黨也反對。但是,中國(共)拒絕放棄它,還在繼續努力推進它。他們說,由於密松的失敗,中國投資者對在緬甸進行新的投資猶豫不決。我想再次向中國(共)大使和中國(共)說明,我們政黨和我完全不同意這個項目。」

除了這三家政黨之外,薩姆森牧師也對《十一新聞》表示,自己在與洪亮見面時,並沒有表態支持密松水電站的重啟。他說,克欽邦確實需要發展,但不是密松水電站。

薩姆森還說,他告訴洪亮說,「不管是中國(共)還是昂山素姬,都需要傾聽公眾的聲音,因為密松不僅是克欽族人的事情,這條河對緬甸所有人來說都太重要了。」

密松項目 中共為何不願放棄而克欽民眾為何反對?

《紐約時報》稱,這個不受歡迎的、昂貴且無用之物的項目是昂山素姬從過去的軍政府繼承下來的。項目耗資36億美元,且存在巨大爭議,因為它將是第一座橫跨伊洛瓦底江的大壩,該河是緬甸多數民族緬族神話中文明的搖籃。

《法廣》稱,據仰光政治學院在2017年開展的一項調查結果,85%的民眾反對這一水電站。原因有環境後果:大壩可能要淹沒一個面積相當於新加坡的區域,造成民眾被迫遷徙,損壞生態系統。此外,緬甸人看不到大壩的益處,按照軍政府與中共達成的交易,大壩發電量的90%將被輸送到中國。

《紐時》稱,不僅是以上原因,隨著緬甸走向民主政治,放鬆對言論的控制,反華(中共)情緒開始公開爆發,密松項目也成為一個抗議的焦點。

中共在聲明中以「緬甸的經濟和社會發展、以及中緬經濟走廊的建設,都需要充足的電力供應」為由,辯稱重啟密松水電站的必要性。但這種說法似乎無法立腳。

「緬甸需要電力嗎?當然需要,」哈佛大學經濟學家戴維·戴皮斯(David Dapice)說,他一直在研究緬甸的水電行業。「緬甸需要密松嗎?不需要。緬甸有很多其它的水電站可以開發。而且在緬甸南方,用天然氣發電將比把水電從遠距離輸送過來更便宜。」

由於各方的強烈反對,密松項目在2011年中斷。緬甸現政府對於如何解決這一項目態度仍不明朗。現政府成立了一個委員會,對密松項目的可行性、環境影響、移民問題等方面進行考察。但其報告從來沒有對外公佈。

這個項目是一個棘手的決定,一方面面臨民眾的反對,另一方面,如果退出已經簽署的協議,緬甸將不得不向中方賠償8億美元。

瑞典的緬甸問題專家林特納(Bertil Lintner)認為,中共對密松項目的新推動是一場賭博,它很有可能重新點燃2011年那樣的席捲全國的群眾性反華(中共)運動。這樣的運動一旦開始,即使是昂山素姬也難以阻止它的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