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看到一個中國人寫的微博:我去柬埔寨暹粒,在入關時,柬方工作人員索要20元人民幣小費,而我前邊的歐美人順利通關,不被要一點小費。在我停在旁邊找錢的時間,一幫日本遊客也不被要小費,魚貫而入。我們憤怒了,但不管怎麼交涉,不交錢就是不讓通關。後來問導遊,導游說你們毛澤東的好學生波爾布特殺了多少人呀!我們都恨中國人。

不知上述中國人聽了導遊的話作何反應。如果他們了解昔日的歷史,就不難理解柬埔寨人刁難中國人背後的仇恨了。不過,在中共日復一日的洗腦教育下,有多少中國人了解中共通過輸出革命間接殘殺外國人的罪惡歷史呢?

1949年中共掌權後,仿照蘇聯也搞起了「支援世界革命」,即向世界各國介紹毛主義和中共革命的模式直至輸出革命,其輸出對像主要是亞非拉國家,特別是有著大量華僑的東南亞國家。這種輸出在文革爆發後最為激烈。作為毛主義的精髓和中共革命的主要經驗,「槍桿子裏面出政權」和「人民戰爭」是「文革」期間輸出革命的主要方式。在20世紀60年代至70年代,中共基於意識形態的考慮,支持許多國家的共產黨及左派激進勢力推翻本國政權,東南亞國家的馬來西亞、越南、老撾、柬埔寨、印尼、泰國、緬甸、新加坡、菲律賓等國均受到影響。

而中共輸出革命培養的一大暴君是柬埔寨紅色高棉的波爾布特。波爾布特是毛的絕對崇拜者,從1965年開始,他曾經四次來中國當面聆聽毛的教誨。「槍桿子裏面出政權」、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等理論和經驗都成為他後來奪權、建國、治國依據。回國後,他將原來的黨改名為柬埔寨共產黨,並仿照中共農村包圍城市的模式,建立了革命根據地。

1968年柬共正式成立軍隊,到1969年底也只有三千多人,但到1975年攻佔金邊之前,已發展成為「裝備精良、作戰勇猛」的近8萬人的武裝力量。這完全得益於中共的扶持。據王賢根撰寫的《援越抗美實錄》上說,僅在1970年,中國就援助波爾布特三萬人的武器裝備。1975年4月波爾布特攻下柬埔寨首都兩個月後,就到北京拜見中共,聽取指示。顯然,紅色高棉奪取政權,沒有中共的理論和物質支持是根本就辦不到的。

此後,波爾布特領導的紅色高棉執行極端的共產主義政策,並向反對派人士展開大規模的肅清行動。儘管紅色高棉在柬埔寨僅僅維持了四年的政權,然而從1975年到1978年,這個人口只有不到800萬的小國卻屠殺了200到300萬人,其中包括二十多萬華人。

2017年,入圍第86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獎的紀錄片《消失的影像》,講述的就是紅色高棉政權下人們的恐懼。影片描寫了1975年下的社會場景:紅色高棉除了把金邊所有民眾強迫趕到鄉下參與耕作,廢除錢幣制度,認為財產是共有的,民眾所擁有的唯一財產是吃飯時用的湯匙外,還強迫人民開拓土地、建造水池與灌溉溝渠,把學校改成集中營「S-21」,把人民分成「新人」與「舊人」,進行思想改造。

紀錄片中有這樣的旁白:「中央銀行的鈔票被炸得滿天飛,無法回頭了,這是不純潔的城市,充斥著貪污的首都,一切都在幾個小時內被掏空。兩百萬人瞬間流落街頭,被迫放棄他們的家園、親人。回憶,只存在於過去。萬歲,光榮的4月17號,真是充滿喜悅的一天,革命如此純潔,容不下人類。」

如此慘痛的歷史,在近十年才慢慢浮出水面,柬埔寨政府和人民也正在從紅色恐怖的陰影中走出來,並不顧中共的干擾,對昔日的領導人進行了審判。2013年5月底,前紅色高棉二號領導人農謝和五號領導人喬森潘在金邊接受「柬埔寨特別法庭」的審判。這個特別法庭是2003年由柬政府與聯合國成立的,專門審判紅色高棉領導人。在審判中,二人首次在法庭上向當年暴政下受害者的家屬道歉,並對紅色高棉所犯下的罪行表示悔恨,儘管他們仍在諉過於人。而此前,S-21監獄長康克已在終審被裁定為無期徒刑。

然而,不論是紅色高棉殺人的真實歷史,還是對其領導人的審判,在中共的屏蔽下,絕大多數中國人並不知曉。這也就難怪有柬埔寨導遊在帶人前往參觀紅色高棉大屠殺紀念館前,總要問遊客中是否有中國人,原因是當他每次說到「因為有了中國的幫助,紅色高棉才可能殺死這麼多人」時,中國遊客通常會變得非常憤怒。

但事實是不容否認的,柬埔寨文獻中心執行總監尤張,也是種族屠殺的倖存者,援引文獻和前紅色高棉官員的證詞表示:「從獄警到最高領導人,身邊都有中共顧問……中共一直不承認此事,也未曾為此道歉。」

也是,被中共洗腦多年的中國人,除了不知道中共輸出革命殘害他國百姓外,又有多少人知道中共在1949年篡政後,其屠戮了眾多無辜的中國人,殘害了眾多中國的精英,約有六千萬到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超過人類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這樣為禍中國、為禍世界的中共難道不該被所有有良知的中國人和世界人民所唾棄?難道不該退出歷史的舞台?或許,在沒有了中共的那一天,當中國人也享受到自由民主的空氣時,中國人才會得到他國民眾真正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