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陝西省原書記趙正永落馬當天晚間,崔永元發了一條微博稱:陝西趙正永被查。……下一位,你準備好了嗎?

趙正永落馬與陝西千億礦權案有關。該案當事人趙發琦2016年11月3日曾發表公開舉報信,現擇要梳理如下。

2005年時任省長陳德銘、副省長洪峰,是製造探礦權「一女二嫁」事端的主官,「二嫁」對像是時任勞動部部長鄭斯林護航的「女港商」劉娟。

公開履歷顯示,鄭斯林1989-1993任陝西省副省長。1999-2003任中央企業工委副書記,而書記是由當時的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吳邦國兼任。這也解釋了為甚麼包括中國化學工程集團等多家央企會對劉娟「俯首稱臣」,甘願為她的皮包公司作陪襯和掩護。

2008年時任省長袁純清,於當年5月4日簽發了給最高院的陝政函【2008】54號檔(機密)。除了是最高院密函的推手,袁純清後來還安排陝西省第一大國企延長石油集團為劉娟套現買單。

2013年最高院第一次開庭審理千億礦權案,到了2017年1月最高法院再次開庭審理(法庭未當庭宣判)。也就是根據法定審限,在沒有新增證據、新增訴訟方的前提下,原本應在3個月內完成的二審,一拖又拖了三年。

趙發琦舉報信中對此經過是這麼寫的:2013年6月25日開庭後,陝西高院副院長曹建國專程來京,轉達省委趙正永書記的意見,他代表省委省政府,要求最高院「務必按照陝西省委的意思判決此案」。2016年,陝西高院曹建國再次銜命來京,重申陝西省委省政府的要求,原定的開庭計劃,被再次取消。……我們深信,包括周強院長在內的最高法院現任領導人,都有可能受到了來自陝西省委省政府的壓力或者干擾。

而2016年不僅是原定的開庭計劃被再次取消,在崔永元爆料「最高院有賊」後,外界始知2016年11月下旬,該案二審全部卷宗一次性丟失,事發地點正是審理該案的有關單位。而在案卷丟失前的20多天,即2016年11月3日趙發琦網上公開實名舉報,可見這封舉報信的殺傷力,不限於陝西當局。

值得注意的是舉報信中提到另一家香港公司。2014年4月,劉娟以21億元將兩個項目公司100%的股權賣給香港秦皇集團。

出手重金買斷最高院礦權糾紛案的是香港秦皇集團董事長馬茂根,在陝西煤礦業界有「總代理」之稱。此前媒體對他曾有揭秘報道,馬茂根有深厚的官方背景,傳聞是某家族的「生意代理人」,他煤老闆則向記者證實,馬茂根的「本事」包括縱橫政法系統。

顯而易見,陝西省委、省府、省高院、最高院等一群涉案的千億礦權案,暫時不會因趙正永落馬而落幕。上面繼續有指令,崔永元繼續點火,必須有人接著買單。如果最高層真是「一管到底」,調查範圍估計涵蓋背後的利益集團,那麼要有落馬準備的人,就不是一位而是多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