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權健、華林相繼被查後,年銷售249億的大陸直銷「冠軍」無限極也被指導致一名3歲女童「心肌損害」,直銷企業的風波愈滾愈大。

1月16日,陝西商丘的一位母親田淑平在《今日頭條》發文說,其3歲女兒被診斷為「幽門螺桿菌感染」後,在陝西當地一位「無限極指導老師樊樂」推薦下,每日大量服用無限極8種產品,短短三個月內,曾經明亮的大眼睛變得渾濁,頭髮變枯黃。

之後,田淑平帶著女兒在北京、西安等多地求醫,被多次診斷為佝僂病、乾眼症、眼壓高、肝損害,心肌損害、低血糖等,原因為藥物蓄積、濫用藥物。

求醫治病折騰了大半年之後,田淑平曾經幸福的三口之家也散了。田女士投訴一年無果,直到權健傳銷黑幕曝光。

公開資料顯示,無限極(中國)有限公司為李錦記健康產品集團旗下成員,在大陸設立30家分公司、擁有超過6800家專賣店。據公開排名,2018年中國直銷公司中,「無限極」超過安利,成為最大直銷公司,銷售額達249億。

悲劇的開始

界面報道,田淑平32歲才生下這個女兒奕奕(化名),丈夫經營裝修公司,在當地收入中上,平日裏丈夫主外,田淑平主內。

2017年7月,田淑平發現三歲的女兒奕奕(化名)早晨口臭,到西安兒童醫院檢查,醫生診斷奕奕為幽門螺桿菌感染,醫院開藥讓回家服用。

但在服藥期間,田淑平的「髮小」跟田聊起「無限極」,並介紹田淑平認識了「無限極」的樊某。樊某自稱祖傳三代中醫世家,談吐不凡,第一次接觸,田淑平就被鎮住了。 

在樊某介紹下,田淑平了解到「無限極」是一個正規有實力的企業。更讓田淑平心動的是,樊某說她的表姐白血病是「無限極」救活的,她爸的命是「無限極」救活的,她的不孕症是吃「無限極」懷孕的。

只上過小學的田淑平將信將疑地用朋友的卡買了兩千多的「無限極」產品。第一次吃了三天產品後,奕奕的感冒發燒和咳嗽好了。之後,樊某不斷介紹邀請田淑平去聽講座,去聽課。

為了讓田淑平放心,還指導她撥打「無限極」官方電話。根據田淑平出具的多次電話撥打記錄,總部電話也確認:「無限極」產品可以給孩子服用,加大量不會有任何副作用的,並且有的夥伴在加大量後得到很好的療效。

2017年7月26日~2017年11月20日期間,奕奕服用「無限極」產品累計近8萬元。 

一次一次的欺騙

2017年9月底,田淑平發現孩子臉色很差,還常發燒、咳嗽,身體越來越虛。樊某則回答稱,「調理需要過程」,「你要相信產品一定可以改善孩子的狀況」……

10月份,田淑平發現孩子總是出汗,手腳冰涼。樊某解釋為排毒反應不用擔心,不要停,否則前功盡棄,再調理就得從頭開始。

慢慢地,奕奕越來越瘦,眼睛開始發黃,明亮的眼睛變得渾濁,吃到近第四個月時,孩子的頭髮已經枯黃,沒有一點光澤。樊某仍然宣稱,脾胃調理好孩子的頭髮要掉完。

田淑平終於意識到不妥,開始帶著孩子奔波於西安、北京的各大醫院看病,又花費了差不多10萬元錢。

很多醫生都說,「沒見過小孩出現這種現象。」直到2018年5月,西安兒童醫院、西京醫院出具的診斷書上才確認為「心肌損害,低血糖等;導致原因為:藥物蓄積。」   

田淑平至今無從知道,孩子最初吃「無限極」產品退燒了不咳嗽了,到底是產品作用還是感冒自愈。

田淑平的丈夫埋怨,自己在外面辛苦掙錢,田淑平在家卻連帶孩子都帶不好,最後兩人選擇了離婚。

田淑平撥打「無限極」總部電話,總部告訴田淑平,公司會安排孩子就診,但至今沒有下文;田淑平也曾經專門到「無限極」陝西分公司投訴,分公司證實了樊某的門店屬於認證門店,樊某本人也屬於「無限極」認可的經銷商,但是其行為屬於「個人行為」,讓田淑平和樊某之間解決問題。

樊某給田淑平的回覆中,甚至還有威脅的字樣,「如果要走法律程序……前提是你能賠得起無限極658.69億的品牌費。」

60萬元賠償 母親放聲大哭沒有簽字

2018年11月25日,田淑平姐姐家的孩子把田淑平的經歷整理上傳至微博。這位只念過小學的母親此前甚至不會使用微博。

直到權健事件發酵,直銷行業所隱藏的問題也被推至聚光燈下,田淑平及其女兒的遭遇在1月16日被再度曝光,引發關注。

當晚,16日晚11時許,田淑平和朋友在一家茶樓內,與「無限極」人員進行了長達4個多小時談判,最終沒有達成一筆60萬元的補償協議。據稱,即將在賠償協議上簽字時,田淑平反悔了,決定走司法程序。

參與談判的田淑平朋友向澎湃新聞介紹,商談開始並不順利,在僵持兩個多小時後,田淑平提出60萬元補償,並要求樊樂道歉——樊樂此前向其推銷「無限極」產品。

澎湃新聞根據田淑平提供的現場全程談判錄音記錄,代表「無限極」的劉姓女士多次提到,「過了兩點你一分錢都拿不到」,「過了今晚你一分錢都拿不到」等言論。

但在樊樂現場鞠躬道歉後,臨近簽訂協議時,田淑平情緒突然失控,聲淚俱下,表示不願接受60萬元補償。

田女士說:「就算全世界的錢都買不回孩子的健康,同時覺得這一年走來太不容易,為了這事我投訴了一年,至今沒有結果。我覺得這是責任問題,我想的是去追責。」

田淑平的朋友表示,「無限極」方代表劉女士主導了此次談判,但在協議中,甲方為田淑平,乙方卻為樊樂,協議並非與「無限極」公司簽訂。田淑平一方不滿「無限極」撇清與此事的關係,並質疑補償協議諸多細節。

據澎湃新聞報道,該協議中要求田淑平說明其女兒出現的症狀屬於服用「無限極」產品後的個體差異,而非「無限極」產品質量問題,與無限極(中國)有限公司無關;要求田淑平撤銷在網絡、媒體、工商部門的投訴、報道,並消除影響,才能前後分兩筆獲得60萬元補償金。

負債十幾萬買無限極口服液  痛風依舊

田淑平的經歷並未個例,湖北的一位陳先生告訴「中新經緯」,自己父母患有痛風病,自從加入「無限極」後,一年負債十幾萬元購買「無限極」的增健口服液產品,服用六七年後,痛風依舊,但對外都說「好了」。

「中新經緯」從「無限極」內部人士提供的一本宣傳冊中看到,「無限極產品幾個月治癒腦癱兒」「靈芝皇治療甲亢神速」「無限極口服液讓新生兒寶寶去胎毒」等宣傳語比比皆是。

去年12月26日,一位在微博上被認證為兒科醫生大V的博主「醫生媽媽歐茜」發文表示:「(無限極)連新生兒也不放過」。配圖疑似為歐茜截下的「無限極」銷售人員的朋友圈信息:「寶寶剛出生就可以喝增建口服液了,可以去黃,可以解胎毒,還可以預防感冒引起的肺炎……」

對此,歐茜說:「新生兒只需喝母乳,連水都不用喝,並且沒有胎毒一說,給新生兒吃這個就是蠢加惡。」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輸入「無限極」3個字,共找到1036個結果,天眼查顯示,與無限極(中國)有限公司相關的法律訴訟有64宗。

傳銷質疑

就在日前,一名4歲女孩的死亡揭開了百億直銷集團權健的傳銷黑洞,導致16人被捕。緊接著年營銷額39億的河北直銷企業華林也被查,負責人被控制。這些公司都被指以直銷之名行傳銷之實,把保健品當藥品來賣,涉嫌虛假宣傳。

與權健一樣,「無限極」在發展過程中也伴隨著「傳銷」質疑。「中新經緯」從一位知情人士處了解到,加入「無限極」時必須先辦理498元的會員卡,此後每年保證300元的消費才可「保卡」。

一位網友也表示,雖然「無限極」入會門檻不高,但後續沖「職級」很燒錢,連續三個月每月5萬業績升主任,每月10萬業績升高主,很多「新人」達不到標準就只能自己花錢買產品沖業績。

在公司分紅方面,「無限極」規定了「六六模式」的拉人頭方式。也就是說,哪怕當月一分錢產品都沒有賣出去,只靠發展下線人頭,就能拿到收入。發展1296人,月提成收入就可達到22.68萬元。

中聞律所合夥人遲芬芳在接受「中新經緯」採訪時說,「目前的直銷企業都在紛紛走向傳銷的模式。」

權健出事後,「無限極」緊急發「規範經營 誠信自律」《業務守則(2018版)補充規定》。同時,有「無限極」銷售人員將微信朋友圈顯示由「所有人可見」改為「僅三天可見」,許多宣傳的話語也已被刪掉。

目前,打開「無限極」的官網,首頁可見掛著「規範經營,誠信自律」幾個大字,但官網和App的產品欄裏每個產品的詳情介紹、相關知識、使用指南所顯示的信息都是空白,僅有產品展示圖。

無限極.世界行走日

在網絡上搜索「無限極」,可以搜到全國多城市連年舉辦的「無限極.世界行走日(中國)活動」的新聞和圖片。「無限極」是「世界行走日(中國)」這一系列活動的獨家合作夥伴,因此全國各地的活動均以其名字冠名。

無限極獨家贊助了「世界行走日(中國)」一系列活動。(無限極官網截圖)
無限極獨家贊助了「世界行走日(中國)」一系列活動。(無限極官網截圖)

據「無限極」官網介紹,2010年,無限極作為獨家合作夥伴,在國家體育總局、各地政府和體育局的大力支持下,投入數千萬元人民幣,在中國六大城市舉辦「無限極2010世界行走日(中國)活動」。

第二年這一活動即擴大到12個城市,近14萬人參與。2012年這一活動又擴大到20個城市。而這些活動常常都有領導、體育明星出面站台。

大紀元隨手找到的2012年7月8日在吉林舉辦的「無限極‧2012世界行走日活動」中,國家體育總局原副局長、中國老年體協主席張發強,原省常務副省長高文,吉林市市委書記張曉霈等十多名國家和省市領導參加活動。 

去年6月,「無限極」獨家冠名2018世界排球聯賽,去年12月,「無限極」作為官方贊助商贊助了2018年世界女排俱樂部錦標賽(浙江紹興),在中共央視5台直播。

不僅如此,「無限極」還冠名了兩列高鐵列車,無限極專列去年12月正式發車。

「無限極」還冠名了高鐵列車。(無限極官微)
「無限極」還冠名了高鐵列車。(無限極官微)


去年9月,無限極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獲頒發第十屆「中華慈善獎」。

無獨有偶的是,已經被抓的權健控制人束昱輝,也曾在2014年被《公益時報》評為2014年度中國十大慈善家。束昱輝本人在2013年成為天津市武清區政協委員。

束昱輝的權健集團也曾積極參與體育事務,2015年收購天津松江足球俱樂部和大連駿豐女足;贊助了2015年第十八屆亞洲女子排球錦標賽,冠名贊助2015年中國乒乓球俱樂部超級聯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