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資企業欲收購澳洲醫療業巨頭Healius集團的事件持續受到關注,因為在Healius明確表示拒絕之後,中企依然沒有止步,廣泛聯絡主要股東並要求與管理層會面,試圖再衝澳洲的防線,這引發了外界對中資公司終極目的和對澳洲醫療業敏感數據的擔憂。與此同時澳洲政府也正討論制定國家數據保護政策。

在新年伊始,許多人還沒從假期中回過神之際,中資江河集團向澳洲醫療業巨頭Healius的董事會提出收購提案,而Healius的董事會也毫不含糊地在四天之後的1月7日迅速回覆,聲明拒絕中資的提案。但是江河集團並沒有止步,表示將推動一輪與Healius主要股東們的會面,試圖說服他們支持其價值約20億澳元的收購。

位於上海上市的江河集團持有Healius約15.9%的股份,目前已是Healius最大的股東,江河集團稱「已經提出與Healius的董事會和管理層會面」的要求,以給他們「機會來考慮提案」。

澳洲金融評論報的報道說,江河集團的董事長劉載望已與Healius的董事長哈伯德(Rob Hubbard)上周五(1月11日)晚上有過一次電話會談,但消息人士稱,此次電話會議旨在打開溝通渠道。兩人均認為,繼續談話符合雙方的最佳利益。不過江河集團並沒有提出新的報價或近期計劃,而Healius也表示無意進一步推進中資公司的提案。分析認為,雙方保持溝通的承諾可能更多是基於他們分別作為Healius董事會主席和最大股東的關係,至少在短期內如此。但也有說法預計不久後江河集團會提出一個更高的報價。

Healius公司董事會之前在公開的拒絕聲明中說,董事會「一致認為該提案是機會主義的,從根本上低估了Healius公司的價值」,尤其是在12月份的季度股價廣泛下降之後。

外界認為,中資對澳洲醫療業巨頭的收購不能看成單純的商業運作,因為這涉及到國家安全和國民私隱安全的問題。

澳洲當局收緊中資審查 關注醫療數據安全

有分析認為,拒絕收購的另一個主因是中資公司可能難以通過澳洲監管機構的審批,特別是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FIRB)的審查。數據安全和私隱問題可能會是監管機構批准的最大障礙之一。

去年澳洲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主席歐文(David Irvine)特別強調了保護醫療業數據是當局關注的重點,他表示政府有責任保護澳洲人的個人數據,有責任規定誰可以訪問數據,及如何存儲數據等。

歐文在悉尼投資者論壇上說:「由於外國投資者對醫療保健服務和數據中心等數據敏感資產的興趣逐漸增加,外資審查委員會也負有相應的責任(保護數據)。」據了解,外資審查委員會沒有改變上述立場,所以分析認為,江河的收購要麼被拒,要麼將面臨非常嚴格的附加條件。

歐文曾任駐中國大使及澳洲國內間諜機構負責人,他帶領的外資審查委員會對中方投資採取的是更為強硬的立場。委員會2018年11月剛剛阻止了私營公司長江基建收購澳洲天然氣管道製造商APA集團,這一決定暗示了委員會對受到北京影響的私營公司存有擔憂,即使這些公司是在香港。

就在本周五(1月18日),澳洲金融評論報獲得消息說,聯邦政府正在探討制定國家數據政策,該框架將幫助執法機構和外國投資監管機構更好地審查和裁定敏感的收購案件。雖然澳洲在私隱和網絡安全方面已有局部的保護立法,但如何處理越來越被視為重要國家資產的數據問題,還沒有任何全局性的政策。政府消息來源表示,「政府高層正在(就製定國家數據政策)進行討論」。正值中方推進Healius收購案,這樣的討論恰逢其時。

Healius旗下營運了約2400個病理診斷中心、約70個醫療中心,並與全澳約1500名全科醫生、牙醫和專科醫生合作。鑑於中共大量竊取外國數據的歷史,如果允許中資收購,這些醫療中心的醫療記錄會變得完全不可控。


Healius擁有或掌握著重要的基礎設施和個人醫療記錄,澳洲政府有責任確保數據信息得以保護。(STR/AFP/Getty Images)
Healius擁有或掌握著重要的基礎設施和個人醫療記錄,澳洲政府有責任確保數據信息得以保護。(STR/AFP/Getty Images)

安全風險具體是甚麼?

江河集團作為建築材料公司三年多前涉足澳洲醫療保健行業,2015年7月,它收購了Vision Eye Institute——成為澳洲最大的眼科連鎖醫院的所有者,接著它成為澳洲四大藍籌醫療保健公司之一Healius的最大股東,現在它想收購Healius,研究中共滲透澳洲問題的學者漢密爾頓教授(Clive Hamilton)認為這存在很大的風險。

漢密爾頓教授(Clive Hamilton)特別發表評論文章,指出中共對澳洲醫療公司越來越感興趣,針對醫療記錄的網絡攻擊也持續增多,「醫療記錄與國家安全因素相關,不過,外界開始認識到這一點。」他說。

漢密爾頓教授表示,現在全球的安全機構都已經注意到這種網攻以驚人的數量增多,而中共是主要的侵犯者,並且是由國家運作的。在2018年七月的一次網攻中,新加坡150萬個醫療記錄被竊,專家認為那是中共國家主導的黑客實施的網攻。2014年發生過數次黑客大規模竊取醫療數據的案例,美國發生了兩次數百萬醫療記錄被盜,黑客源頭均指向中共,同年一些澳洲士兵,包括一些海外特種兵的醫療記錄,被發現通過一家設在廣東的醫療承包機構傳送給中方。

中共對醫療記錄,尤其是某些特定對象的醫療記錄非常有興趣。如果中國公司可以直接獲取澳洲醫療記錄,一個直接風險就是,中共情報部門可以訪問這些數據,以獲取有關當前或未來的澳洲政治、軍事及公務員中領袖人物的個人信息,進行敲詐和脅迫。

前述的新加坡醫療數據被駭事件中,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所服的藥方是黑客特別針對的目標,李顯龍因此寫道,「也許他們正在尋找……讓我難堪的信息。」漢密爾頓教授說,有些人可能有精神疾病或精神健康計劃,可能患有傳染性病,有關藥物的數據就足夠了,此類敏感信息如果公佈就可能毀掉他們的職業生涯,或以此讓他們妥協。

中國不論國有還是私營公司,都需要遵照中共情報機構的指令。漢密爾頓說,雖然江河集團收購澳洲資產可能出於完全合法的意圖,但按照中共的法律,中國公民和公司「有義務協助情報工作」,即使在國外也如此。況且每一個大型的中國公司都設有黨支部之類的共產黨機構,黨委書記經常兼任董事會主席,所以這些公司很難擺脫中共的控制。

此外,據花旗經理人公司研究主管迪肯-貝爾(John Deakin-Bell)估計,Healius擁有或掌握著重要的基礎設施和個人醫療記錄,幾乎覆蓋一半的澳洲人口,所以他認為收購不太可能獲得外資審查委員會的批准。因為一旦被中資收購,中共連網攻都不用,獲得數據的途徑簡單到中資公司一名員工就可以複製並轉移數據,或插入一枚裝上惡意軟件的USB。他說:「我們認為,聯邦財長不會允許這個關鍵基礎設施被外國實體接管。」

而且近年來,儘管尋求收購外國資產的中國公司受到了西方國家更為嚴格的審查,但中共也在加強在國內的控制,採用更強勢的外交政策,並繼續在全球竊取數據和商業機密。美國已經接連起訴替中共竊取知識財產的中國人。本周一(1月14日),德國最具影響力的工業聯合會呼籲歐盟對中資的收購採取更強硬的立場。分析認為,在此背景下,出於國家安全原因,澳洲外資審查委員會也將加強對所有中資收購的審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