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Twitter)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Twitter)

編註:2018年12月9日由中華民國自由通訊協會舉辦的「美中持續熱戰,台灣如何是好?」大型研討會在國立台灣大學舉行。本文是筆者對本次研討會及隨後在越南首都河內就同一話題進行演講內容的文字整理。

各位在座的朋友們大家好!

很高興又一次來到台大。每次來台灣,都是非常非常的震撼、感覺很溫暖的一件事情。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一個題目呢,就是中美貿易戰,為甚麼中共的下場會很慘。我會從這麼幾個角度去講:第一個是為甚麼美國要跟中共打這個貿易戰;第二個就是,中共在這場貿易戰中好像是束手無策,完全失去了方略,亂了陣腳。這個馬上就涉及到第三個問題,就是特朗普究竟要幹甚麼,他最後的動機是甚麼?他的真實想法是甚麼?有的人說特朗普是在剪羊毛,從中國撈一筆錢,是不是這樣?還有一個問題,我會談到中共的黨魁——習近平,可能失去了一個機會,一個非常好的機會;然後我再跟大家分享,為甚麼中共會在這次貿易戰中,下場會非常非常的慘,很可能死的很慘;最後,我會談談對台灣的一些想法,應該怎麼樣準備「反攻大陸」!

首先,為甚麼中美要開打,我們來看幾份歷史的資料。這個是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在全美記者俱樂部的一個演講中用的資料。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赤字,從2001年開始急遽的增長,2008年世界經濟危機的時候,有點下降,但是很快又繼續增長上去了。另外一點,對美國來說,對美國的政界、學術界、企業界都很關心的一件事,就是美國製造業的工作機會,美國製造業的工作哪裏去了?美國製造業的就業人數,大概從1990年代的大約1,800 萬~1,900萬人,然後開始逐年下降,從2001年開始迅速的下降,現在到了大概1,300萬人左右。

換句話說,美國實際上在這個期間內,就是在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赤字迅速增長的同一時期,美國失去了大概400~500萬的製造業就業機會。當然了有人會說,你從中國買了很多產品,很廉價的產品,你美國人也受益了對不對?你省錢了嘛。是這樣的,確實省錢了,譬如平時去沃爾瑪買東西。我在美國已經生活了30年了,我可以很明確的感受到過去20年前、到10年前,很多的變化。那個時候,10年、20年前,那個時候沃爾瑪幾乎全部都是中國的產 品,從衣服襪子、鞋帽,到電器,熱水器、吸塵器,你能猜想到的東西,幾乎都是中國製造的。

後來美國人發現了另外一個問題。雖然中國來的廉價商品可以給你節省一些,省下了一些錢,讓你的生活水平可以提高。但是同時出現了另外一個問題。那些本來在美國製造這些產品的工人,他們怎麼辦?就是這四、五百萬美國製造業的工人,他們怎麼辦?這些人失業了之後呢,美國政府要給他們失業救濟,失業救濟後來又被延長,從原來的半年到一年、一年半。然後還要給他們重新培訓、就業等等,帶來一系列的社會問題。後來美國人算過之後發現,給這四、五百萬人,從失業救濟到社會福利、補貼,花的這些錢,其實遠遠超過了從中國買廉價產品省下來的錢。對美國來說,這是很不合算的!

從美國和中國的平均關稅水平,關稅的百分比,可以看到在幾乎所有的產品種類上,在絕大多數的產業,中國的關稅水平,都遠遠的超過了美國的關稅水平。當然有幾個例外的,譬如乳製品、石油產品,美國的關稅比中國的高。這就是所謂的中國「關稅壁壘」,非常高的關稅壁壘。

從中國海關統計的數字可以看到中國的進出口,從1978年、1979年的時候,非常的少,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了。然後到2001年,中國進出口出現大幅度的增長。增長的非常、非常快。中國的珠三角(珠江三角洲)、長三角(長江三角洲)就這樣變成了製造業的天堂。中國變成所謂的「世界工廠」,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

根據中國海關統計的數字,中國從1980年到2010年,30年間中國出口商品結構的變化,就是中國向世界賣了些甚麼東西,如果我們看總額的話,從1980年代,中共商品出口每年只有180億美元,到2010年時是每年1萬5,700億美元。到2017年就更高了,現在是2 萬2,000億美元的水平。數字增長是一方面,它的商品出口的結構也有所變化。以前,初級工業品的出口,佔到中國總出口的50%左右,這個數字在逐年的減少,到90年代變成25%,00年代變成10%,到最近變成5%。這是初級工業品的減少,但其它工業製成品、機電產品,都在大幅度增長。還有高新技術產品,從原來的空白,到現在越來越多。你現在看中國出口商品的比例,94%是工業製成品,原來只有49%,還有59%是機電產品,1/3是高新技 術產品。當然,這裏有些數字是重疊的。譬如有些機電產品,也同時是高新技術產品等等。

就是說,我們可以看到,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生產的東西,由於美國和西方,包括台灣,技術上和資金的扶持,使得中國出口商品的結構,有了非常顯著的變化。◇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