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音」近日電話採訪了加拿大公民羅伯特·謝倫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的代理律師張冬碩,他從中國(中共)的法律程序詳細介紹了本案諸多疑點以及澄清了兩宗中共媒體的造假事件。

當事人謝倫伯格是否知道他的案子與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被捕有關?辯護律師有甚麼最新發現?遼寧大連法院16天閃電重審、對一加拿大公民做出死刑判決的加重判決,激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

辯護律師詳解本案的三個反常

張冬碩表示,本案有三個非常明顯的反常之處,二審開庭審理,檢方在拘捕疑犯四年多、以及判決疑犯15年監禁1年多後才提發現新證據,然後重審只給了被告11天時間準備,且經過1個小時庭審就作出死刑判決、立即執行。

第一,二審一般不開庭審理,但對謝案則開庭審理。

「謝倫伯格的案件是上訴案件,這種案件一般來說,二審不開庭審理,開庭審理一個一審判決十五年的上訴案件,是個特殊情況。」張冬碩分析說。

謝倫伯格因涉嫌走私冰毒222公斤,2016年遭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走私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謝倫伯格不服提起上訴。

隨後,遼寧高院立案受理,於2018年12月29日公開審理,檢方當庭提出一審法庭對謝倫伯格量刑過輕的證據,然後高院裁決、發回一審法庭重審。

第二,檢方二審時突然提出有新證據,但此時已距謝被捕過去四年、距離一審判決也過去了一年多。

謝倫伯格是2014年12月被捕的,第一次開庭審理是2016年3月,距他被抓已過去一年多時間。「應該說經過一年多的偵查,謝倫伯格所從事的犯罪活動都已經偵查得差不多,已經清楚了。但那個時候都沒有提出謝倫伯格從事有組織的國際犯罪活動,反而是在四年之後的今天提出這個問題。應該說是特殊的,不是很正常的。」張冬碩說。

第三,二審判決後僅11天重審就開庭,同時1小時庭審後就宣判死刑。

在二審判決本案發回重審後才16天,一審法院於2019年1月14日就馬上開庭。張冬碩表示,謝倫伯格拿到補充起訴書才11天、當局就馬上開庭。

「這個過程也太快了,不符合普通的情況,也就是特殊情況了;然後開庭一個小時之後就馬上宣判,而且是死刑立即執行,這也是非常特殊的。」他說。

張補充說,一般情況下,對死刑案件是很慎重的,需要反覆地考慮、反覆地評議、反覆地討論,才能最後做出一個死刑立即執行的判決,但是僅一個小時之後就做出了死刑判決,「確實是不普通的,確實是特殊的」。

律師澄清中國媒體的兩次造假報道

張冬碩還澄清了近期中共媒體對此案的兩次造假報道。

大陸媒體紛紛刊登的「謝倫伯格案重審獲重判 加拿大律師:正常,足以判死刑」一文中,自述「加拿大《環球郵報》稱,在新的起訴書中檢方出示了一些新證據,包括謝倫伯格與販毒嫌疑人麥慶賢之間的通話紀錄,他和其他毒販的銀行轉帳記錄。這些證據足以證明謝倫伯格『參與組織運送毒品』。」

但張冬碩向加拿大《環球郵報》(英文媒體)求證後,對方回覆說,他們的報道不是這樣寫的。張冬碩表示,這是中文報道在翻譯過程中的錯誤,或者叫誤導。

他強調說,「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證明謝倫伯格與本案中的其他毒販有銀行轉帳和經濟往來。控方也沒有提供任何證據。」

張冬碩更是提及大陸官媒《環球時報》數天前的一起報道斷章取義。該報道說,張冬碩向《環球時報》記者表示,謝倫伯格在案件審理期間應當享有的辯護、翻譯等各項權利得到了依法保障,律師會見很順暢,甚至在被《環球時報》記者問到為何短時間內重啟重審時,張冬碩亦表示,「這完全合乎法律」。

張冬碩告訴《美國之音》,《環球時報》引用的不是他的原話。「我的原話不像它寫的那樣,它沒正式採訪我。」他說。

「我在休庭準備上廁所這個等待的過程中,有三個人,說是環球網的人來問我幾個問題,我就簡單地回答了下。」

「他們問,你對這個律師會見有沒有甚麼問題,我說沒問題,是正常會見。然後他再問,領事會見會有甚麼問題嗎?我說,加拿大領事應該是定期會見……第三個他們讓談一下重審的法律程序,你認為合法嗎?」

「我說,重審程序是符合法律規定的,但是,還有『但是』的……『但是』沒有說完,這時候就有法警過來,說庭審期間不要接受媒體採訪,所以這個話題就沒有往下說。」

張冬碩表示,從法理上講,本案重審程序的每一個環節是符合法律規定的,比如二審判決發回重審、然後一審法院根據補充起訴的犯罪材料加重刑罰,甚至死刑案件可以開完庭馬上宣判。

「但是所有這些環節都不是正常的情況,都是特殊的情況。」這才是張律師回答《環球時報》提問的完整內容。

當事人如何看待本案與孟晚舟案的關聯?

加拿大政府近期一直與世界各國領導人討論謝倫伯格案件以及近期在中國被捕的兩名加拿大公民案,外界認為這些案件顯然是與加拿大應美國要求、逮捕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有關。

那麼,謝倫伯格是否知道他的案子跟孟晚舟案有關?張冬碩表示,「作為辯護律師,我不好把他這個案件的結果和近期發生的國際熱點事件聯繫在一起。我只是告訴他,在你的案件上訴期間,外面發生了甚麼事情,沒有把這兩件事情聯繫在一起。」

張冬碩給謝倫伯格分析說,通過他對這個案件本身法律問題的專業判斷,控方指控謝倫伯格從事有組織的國際販毒活動,而且這麼快就要補充起訴、這麼快法院就受理,可能很快就要開庭審理,這些信號都顯示出謝的案件很可能會被加重處罰。

「我做出這個判斷,不是基於外部國際環境,而是基於我對這個案件本身、以及對中國(中共)法律程序的了解和經驗。」張冬碩表示,「我只能就這個案件本身談我的看法,我事先做出了可能會做出死刑判決的預測,同時我也向謝倫伯格詳細闡述了我的辯護觀點,同時謝倫伯格也同意我的觀點。」

張冬碩曾告訴路透社,謝倫伯格的上訴辯護將集中在沒有足夠證據證明他參與了販毒集團,或參與了冰毒走私。「在接下來上訴案件的審理過程中,我仍然會堅持主要的辯護觀點。」他說。

據悉,謝倫伯格跟普通中國囚犯關在一起,一個屋子裏關很多人。張冬碩透露說,謝的身體狀況比較一般,不能說好也不能說壞,生活條件也很普通;同時,謝也不懂中文。

VOA記者詢問張冬碩律師,謝倫伯格聽到死刑判決後的反應。張冬碩表示,謝倫伯格只是說,不同意這個判決結果。

加拿大總理賈斯汀·杜魯多(Justin Trudeau)1月14日在渥太華表示:「作為一個政府,對所有加國的國際友人和盟國來說也應該是一樣,中共任意使用死刑,這讓我們極為憂心。」

目前,已有澳洲、英國、法國、德國、歐盟、美國及荷蘭等發表聲明支持加國。美國國務院1月16日表示,中共判處加拿大公民死刑是「出於政治動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