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特朗普政府2017年發表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明確地指出,中共是「修正主義」大國,試圖依照其自身的利益重塑國際政治秩序。

專家分析,相較於前幾屆政府,本屆特朗普政府對中共有更深層的認識,並針對華府如何應對這個危險的對手提出建言。

華盛頓智囊美國企業研究院(AEI)中國問題學者史劍道(Derek Scissors)及亞洲研究主任卜大年(Daniel Blumenthal)14日在《紐約時報》發表專欄文章說,特朗普政府對中共的警覺並非空穴來風,中共近幾年積極擴大軍備、企圖削弱美國的全球影響力、動輒報復加拿大等美國盟友,以及採取不公貿易措施等,引起西方國家的極大關注。

應對中共 特朗普政府首要任務

對特朗普政府來說,中共帶來的國家安全風險超越俄羅斯、北韓、伊朗等國,是「主要的競爭對手」。

如何應對中共,是特朗普總統上任後的首要任務之一。鑑於過去多年的對話及口頭協議都以失敗告終,特朗普決定改變路線,採取對華強硬政策,切斷與北京的經濟關係。這種切割可以阻止中共盜竊知識產權、切斷其支持軍隊的來源,以及對涉及侵犯人權的中國企業問責。

文章說,中共猖獗地盜竊知識產權,以及要求美國公司轉讓技術,危害美國經濟和國家安全,並且威脅美國軍事優勢及其創新方面的全球主導地位。

此外,中共近幾年推動的軍民融合(civil-military fusion),導致許多中國和外國的「民間科技企業」成為中共軍隊及其科技工業的「供應商」,中共並且使用西方國家的科技進一步監控人民。

專家建議:採取干預市場策略

史劍道及卜大年認為,美國應該對中美經濟關係作出重大調整,廣泛的關稅措施或者放任市場發揮機制的方法,都不足以應對中共大規模的扭曲的產業政策、技術盜竊和軍隊現代化行動。

他們建議特朗普政府在處理與中共有關的經貿議題時,必須採取干預市場的策略,以維護國家安全、繁榮和民主價值觀。

例如,美國政府應該與盟國合作,對受益於知識產權盜竊和強制技術轉讓的中國公司實施制裁,這樣的做法切合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於2017年8月根據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展開調查的目標,針對美國企業在知識產權方面的損失採取相應的制裁措施。

此外,相較於全面徵收關稅,美國政府更應該不允許美國企業與非法獲取知識產權的中國企業做生意,也不應允許這些中國企業與美國的歐洲盟國和日本盟友的企業做生意。

特朗普政府還應該干預,阻止任何外國投資幫助中共軍隊、協助中共壓制中國人民,以及遏阻任何與侵犯人權和中共軍隊現代化有關的中國公司進入全球市場。

採取這些行動需要美國國安機構收集大量情報,以及美國及外國公司提供關鍵信息。這些企業通常出於擔心中共報復,不願意配合政府提供信息。在此情況下,史劍道及卜大年認為美國政府唯有做出明確、具兩黨共識,以及長期的承諾,才能凝聚政商合作的力量共同對抗中共。

除了採取單邊行動,美國需要與日本、德國和英國等盟國合作,才能使這些措施更加有效。

史劍道及卜大年在文章最後寫道,相較於前幾屆政府,特朗普政府對中共有更深的了解,現階段更應保持冷靜的頭腦,不能再次被中共虛假的承諾分散注意力。如果華府希望全球自由市場發揮作用,就必須進行干預,以遏制北京的好鬥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