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的陽光、暖洋洋地、柔柔地灑在大地萬物,光禿禿的樹枝,開始鑽出一個個嫩綠的細芽,解凍不久的土地上,也探頭探腦地冒出許多或柔弱或堅硬的花、草、農作物和各種小生物,偶而如甘霖般的細雨輕輕落下,滋潤著各式各樣的新生命。

春天的風,像母親的手,輕輕拂過身體,總是讓人想隨地躺下、小憩一番,一切都像剛出生不久的嬰兒,顯得如此安詳、寧靜,時間慢慢推移,嬰兒開始起步,童年的世界變得翠綠,百花也爭相綻放,陽光變得溫熱,風也硬了許多,這時最忙的大概是蜜蜂、蝴蝶了。

做夢的日子,總在不知不覺中消逝,一切變得成熟,炙熱的太陽,在茂密而深綠的葉子上,反射出令人刺眼的光芒。

大而硬的風不時掠過,帶來低又厚的雲層,壓得讓人透不過氣來,只待一陣電閃雷明,滂沱大雨開始肆無忌憚洗劫這個已經壯大的世界,好像在刻意歷練年輕人的心志。

人生的課程已上完一半,萬物趨於穩重、世界變得空曠,藍天、白雲都開始躲得遠遠的,似在愛憐地遙望這個可以讓人放心的大地。

秋天是個悲喜交加的季節,是生命中最富有的階段:

閱歷、經驗、知識、健康、喜悅、思念……應有盡有,看著慢慢變黃的樹葉,身邊吹過讓人舒適,大卻無力的風,不覺悲從中來。風中搖擺不定的葉子,伴隨著傷感的日子,慢慢在不捨中變成記憶。葉子落盡,光禿禿的樹幹,積滿了厚厚的雪,陽光下,星光閃閃,大地像穿了白色禮服,一切歸於平靜,似在等待新生命的再次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