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當局繼續打壓P2P金融難友。1月14日,六百多名草根平台的難友到浙江省信訪局上訪,杭州特戰兵到現場抓人,難友被毆打、拖拽,現場民眾發出對中共當局不滿的怒吼。

知情人李女士日前告訴大紀元記者,大陸各地的草根難友1月13日就到了杭州。當天晚上,警察就去各個酒店搜查了。1月14日上午,六百多難友去了浙江省信訪局,現場發生衝突。

當地政府在浙江信訪局門前部署了大量的警力和多輛載人大巴,應對草根平台難友的此次維權行動。現場難友們在人行道上站成一長排齊聲唱國歌,有警察拿著大喇叭說,「不要唱!聽我講話!」

在抓捕現場,警察打出「嚴正警告:您已嚴重違法」的紅色橫幅,難友們被西湖特戰兵強行扭送到大巴車上。當警察抓人時,有民眾憤怒地呼喊:「看看中國共產黨!」

一名女難友因不願上車被打得頭、頸受傷。她說,「他們把我往牆上擂。」

各地草根難友13日抵達杭州,杭州警方連夜查房抓人。(知情者提供)
各地草根難友13日抵達杭州,杭州警方連夜查房抓人。(知情者提供)

一名草根女難友因不願上車,被警察抓住往牆上撞,致頭、頸受傷。(知情人提供)
一名草根女難友因不願上車,被警察抓住往牆上撞,致頭、頸受傷。(知情人提供)

另據「草根難民營」的消息披露,當日有近千名來自大陸各地的草根難友合法維權,但浙江省政府派出三千名警察,對維權者圍追堵截,毆打、拖拽,有數十名難友受到不同程度傷害。

影片顯示,在難友維權現場,突然出現大量警察將難友們圍了起來,2名代表被以涉嫌所謂的「尋釁滋事」傳喚帶走。

現場請願的王先生告訴大紀元記者,難友去過信訪局好多次了,官方不接待。警方老早就有消息了,有一部份難友凌晨就被抓,直接在賓館被帶走。去現場的難友也被強制帶上大巴車。後來把他們都帶到未來科技城管委會,下午4、5點鐘才放人,有幾個代表被抓了。

 

「現場有六七百人,他們裝車就裝了三輛,我們(的人)還跑了一部份。」他說,「我看到警察動手了,我就跑了。次日有難友還要去找建行,草根平台是建行存管的。我們發現平台的錢走的是第三方支付,很多錢被打到了草根平台的另一公司帳號『中通融』,建行根本沒有做到存管要審查出借人和借款人的信息與合同的一致性。」

王先生表示,近日,難友在杭州、廣州基金、北京信訪辦都有維權活動。信訪部門本來就是對公眾公開的,「為甚麼要限制大家人身自由,這點很過份,我們又不是犯人。」

草根平台存在支付與存管的亂象,難友上告浙江銀保監會,官方不作為。(知情者提供)
草根平台存在支付與存管的亂象,難友上告浙江銀保監會,官方不作為。(知情者提供)

百姓被騙 政府百般抵賴

草根平台是浙江最大的P2P平台,涉案資金97億,受害人多達13萬。據介紹,草根平台去年7月31日爆雷後,難友到餘杭區報案,警方卻不立案。被警方控制的平台負責人,一再宣稱催收良好,直到去年10月19日立案時,警方說帳面上只有六百多萬。對於平台巨額資金流失,政府竟然推說因之前沒有立案,不能強制監管帳號。

王先生說,這次大規模維權事出有因。2周前,政府與維權代表的溝通會上,政府人員說,平台97個億裏面,只有不到9個億是真標。但是警方卻以非法吸存立案,不是詐騙。這9個億的標裏面,政府還要僱人來催收,還要收取5%~11%的回扣,叫催收費。97個億的平台,目前為止僅追到現金3.3個億。

他表示,現場維權是一方面,該平台主要的問題是,政府默許的情況下,他們在做騙子的事,平台爆雷後,政府又掩蓋。「我們懷疑政府把他(平台負責人金忠栲)保護起來了,現在達到了睜眼說瞎話的地步。」他說。

草根平台展期3個月間,平台負責人還找了律師事務所和會計事務所公開帳面,但審計報告上沒有現金這一項。審計報告顯示,草根平台四大資產加一起覆蓋率約為113%,資產足夠抵債。

對此,政府的解釋是,律所和會所只對平台負責人提供的流水表面信息核對負責,對表面信息的真假不負責。

2019年1月14日各地草根難友到浙江省信訪局維權,遭警方暴力執法,有難友被毆打骨折。(難友提供)
2019年1月14日各地草根難友到浙江省信訪局維權,遭警方暴力執法,有難友被毆打骨折。(難友提供)

「難友被惹怒了,這叫審計嗎?審計花了很多錢,我們要查的是他真實的帳目。我們感覺到律所會所和政府狼狽為奸,在騙我們老百姓。」王先生說。

還有難友認為,P2P平台是國家政策鼓勵辦的,老百姓也是出於對政府的信任投的錢,出事了政府卻不管,不是有個「國十條」嗎?餘杭區的李姓局長馬上說,國十條不是法律。

王先生說,「政府拿我們當小孩子耍。我們也找到餘杭區金融辦,金融辦說P2P沒有金融牌照,這事不歸他們管。這麼大的平台,發標讓大家投錢,一爆雷全是『非法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