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電訊巨頭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周二(1月15日)罕見接受《華爾街日報》及CNBC等外媒採訪,暗示華為正處於多年來最嚴重的信任危機之中。

這是任正非4年來首次公開發言。他周二(15日)在深圳華為總部與外國記者進行圓桌會議,歷時兩個多小時。

去年12月,任正非的女兒、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後,華為的幾個主要海外市場都對華為設備發佈了限制令,上周更傳出華為一名員工在波蘭因間諜罪被捕的消息,隨後華為宣佈解僱該員工。

但與孟晚舟被抓一事不同,華為前員工案的間諜指控直接契合了華府和其它西方政府國家對華為的懷疑,即華為可能被北京用作全球間諜工具。

任正非發言時機耐人尋味

任正非說,華為過去從未替中共政府當過間諜,將來也不會。

任正非曾任中共軍方工程師,本人亦在離開軍隊後加入中國共產黨,還是人大代表。

《華日》報道說,任正非沒有透露他將採取甚麼具體措施來抵制中共政府的要求。因為按照中共法律,要求所有在中國開展業務的公司(中國公司更不在話下)在涉及國家安全的情況下,需將客戶數據交給當局。但在中國境內,國家安全威脅的定義非常寬泛,包括批評共產黨的言論都會被列入國家安全威脅。

任正非此時選擇通過媒體發言非常罕見。從2015年達沃斯論壇以來,任從未公開發言過。《華日》報道說,任保持對華為的嚴密控制,但避開了聚光燈,他很少接受採訪,將公開露面的事宜委託給代表。

而幾天前,一位華為員工被波蘭當局以間諜罪抓捕,隨後華為快速宣佈解僱此員工,並稱其行為與公司無關。

《華日》報道說,這件事情震驚中共,並挫敗了北京緩和與美貿易緊張關係的努力,還直接打擊了中國最成功的全球企業之一。

上海開元資本董事總經理西爾弗斯(Brock Silvers)認為,華為員工被捕對華為歐洲業務的威脅是真實存在的,而任正非的發言可以理解為是對員工被捕做出的回應。

「任今天的公開發言顯示他認為目前的形勢很嚴峻。」西爾弗斯說。他表示,歐洲是華為的關鍵收入來源,華為員工在波蘭被捕的事件可能對華為的業務產生「非常重大的影響」。

「無論對王偉晶(被捕的前華為員工)的指控最終如何解決,華為重要的歐洲業務很可能將在2019年遭受損失。」西爾弗斯補充說。

「2019年將是艱難的一年」

任正非表示,對於華為來說,2019年將是艱難的一年,營收增速可能會降到20%以下。

「2019年,我們可能會在國際市場面臨挑戰和困難,這也是為甚麼我說我們接下來一年的增速會低於20%。」任說。

2018年年底,華為輪值董事長郭平在新年致辭中表示,華為2018年預計同比增長21%。

王偉晶案對華為的衝擊似重磅炸彈

華為一直希望引領全球5G技術,王偉晶案正發生在節骨眼上,勢必要影響到華為在全球5G市場上的佈局,因為5G在安全性上的要求遠高於以往的4G、3G網絡。

《華日》稱,王偉晶案可說是對華為的另一個重磅炸彈,與去年12月初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被抓一事不同,波蘭當局提出的間諜指控直接契合了華盛頓和其它西方政府國家對華為的懷疑,即華為可能被北京用作全球間諜工具。

彭博社報道說,華為之所以這麼快速行動,是因為這起案子可能會加劇西方國家擔心:華為被中共政府利用對西方政府進行間諜活動。

華為擔憂的是,波蘭的行動恐引發連鎖反應。因為間諜事件發生地波蘭是華為的重要市場,也是華為在中歐和東歐的基地。而多國都在尋找安全可靠的5G夥伴,間諜事件或影響華為的5G市場。

澳洲和紐西蘭目前已拒絕華為參與他們的5G建設,而包括英國、法國、德國和捷克在內的幾個歐洲國家,最近都採取措施審查華為。這些國家正準備對本國的5G網絡進行招標,以便簽署今年的5G建設合同。

有分析指,華為員工涉間諜事件會直接影響到華為在歐洲的5G份額,甚至之前的5G合同。

華為緊急切割王偉晶案的背後

上周五(11日),波蘭當局宣佈逮捕華為華為波蘭公司的銷售經理王偉晶,時隔一天,華為公司宣佈開除這位員工,稱王偉晶「因個人原因涉嫌違反波蘭法律而被逮捕調查」。

華為波蘭公司高管王偉晶原是中共外交官,2006年進入中國駐波蘭格但斯克總領館,2011年直接加入華為。

「王偉晶是不可能自己從領事館跳槽到華為,一個可以參考的例子就是華為原董事長兼法人代表孫亞芳大學畢業後一直在國安部工作,1992年直接由國安部進入華為,」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表示。

他分析,王偉晶涉嫌間諜活動至少存在兩種可能,一種是把華為整個公司當成情報機構,王是其中一部份;另一種是王作為專業間諜直接受情報機構的指揮活動,可能得到華為的默許甚至配合,但華為高層並不一定(當然也可能)知道每個具體案件或活動的細節。

橫河說,這兩種可能都有中共2017年6月生效的《國家情報法》支持,但第二種情況的可能性較大。根據中共《國家情報法》第七條規定,任何組織和公民都應當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

「即使華為真是私企,也必須配合中共當局,區別只是主動還是被動配合,結果是一樣的。」他說,但從加劇西方國家對華為的警惕和防範角度、從了解中共間諜佈局和活動角度看,王偉晶案的意義可能更大。

旅美政論家胡平在《自由亞洲電台》撰文說, 像王偉晶這樣,一放下駐波蘭領事館的工作,就到了華為波蘭公司當管理人員,這完全違反中共保密制度,根本不可能的。

根據中國人大2009年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外外交人員法》第一章第八條第六小條明文規定:駐外外交人員「不得在駐外工作期間辭職」。

換句話說,華為任正非周二(15日)的講話,市場不歡迎、華為可以縮減規模,但在間諜疑雲下,華為能否存活下來則是一個切切實實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