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是美國改寫與中國關係的一年——首先是特朗普總統決定解決中共的知識產權盜竊行為。特朗普使用關稅來懲罰中共的長期貿易違法行為,並對北京的「中國製造2025」的經濟藍圖表示關注。「中國製造2025」是一項中共制定的於2025年主導數項尖端科技產業從而成為製造業強國的計劃。

然而迫使中共改變其貿易行為只是一個開始。正如副總統彭斯於10月份在美國智囊「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的演說中所闡述的那樣,北京採用「政府一體化的做法,利用政治、經濟和軍事工具及宣傳輿論手段,推進中共在美國的影響力及其利益」。

彭斯在演說中傳遞的信息很明確——美國對中共削弱破壞美國的國內外利益不再袖手旁觀。彭斯暗示了在未來幾年內美國將全面執行更強硬的美中政策。彭斯表示,美國的前幾任政府長期忽略中共的種種不端行為,「但那些日子已經結束了」。

特朗普政府和美國國會於2018年針對中共具侵略性的知識產權盜竊問題、間諜和輿論活動、製造每年造成美國數萬人死亡的芬太尼毒品及擴張其全球地緣政治利益採取了一系列的反制措施。這是美國試圖將北京納入公平競爭體系的一次重要嘗試。

對於美國的反制措施,到目前為止,中共政府除了繼續其一貫的有利於市場和經濟開放的陳詞濫調之外,幾乎沒有有說服力的證據顯示它打算按照國際規則行事。

目前,正在進行中的美中貿易戰對已顯疲態的中國經濟造成了更加負面的影響。特朗普通過對習近平及其領導班子施加經濟壓力以期中共做出必要的結構性改變。

為期90天的貿易休戰期已過三分之一,中共做出了一些諸如削減對美國汽車進口關稅的讓步,但中共政權是否會對其經濟政策做出根本的結構性改變仍有待觀察。中共目前的以政府補貼形式支撐的國企經濟模式嚴重傷害了美國和其它西方市場經濟國家的企業競爭力。

知識產權的盜竊行為

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決定美國必須發起戰術攻勢,以反制中共政府支持的大規模知識產權的盜竊行為。之後美國司法部強力出擊,在中共黑手操控下的經濟間諜案頻繁曝光於媒體。最近於去年12月20日,兩名據稱是為中共情報機構「國安部」(Ministry of State Security,簡稱MSS)工作的中國黑客被指控從世界各地的公司竊取知識產權和商業數據。這些被竊取的知識產權都屬於中共大力發展的相關領域。

作為對中國商業間諜活動反制的一部份,美司法部於11月指控中國福建晉華(Fujian Jinhua)竊取了美國晶片製造商美光科技(Micron)的製造先進晶片的技術。與此同時,美商務部禁止美國供應商向福建晉華出口技術零部件,從而嚴重削弱其業務營運。中國科技公司因為在晶片創新方面落後通常嚴重依賴國外的技術進口。

在另一例間諜案件中,一名中共國安特工於10月從比利時被引渡到美國,並被指控從事對美國和歐洲航空航天公司竊取商業機密的計劃。這是中共國安人員第一次被引渡到美國接受審判。

特朗普政府明確表示,知識產權是美國經濟實力的支柱,中共必須正視這個問題,並立即停止其試圖通過一切不正當手段竊取美國知識產權的行為。正如「中國製造2025」計劃中明確提出的那樣,中共迫切希望改善技術落後的局面,並結束對外國技術進口的依賴。

最近幾個月關於中共加大其網絡攻擊的一系列媒體報道出爐後,五角大樓也開始著手解決中共的威脅,它公佈了一項新的網絡空間戰略,可以更主動地阻止或中斷危害美國軍事和經濟利益的惡意網絡活動。

中共盜竊知識產權的另一渠道是收購美國科技公司。為了阻止這一類知識產權的流失,美國國會通過了一項法案賦予「外國投資美國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簡稱CFIUS)更多的權力(包括審查來自外國實體的風險資本投資的權力),通過審查商業交易以評估國家安全風險。特朗普還勒令禁止總部位於新加坡的博通公司(Broadcom)收購美國晶片製造商高通公司(Qualcomm),理由是擔心該公司可能最終受到中共控制。

孟晚舟事件

美國司法部要求加拿大逮捕和引渡中國電信巨頭華為的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當孟晚舟於12月1日在溫哥華轉機時被加拿大警方逮捕。美方控告孟晚舟涉嫌以銀行欺詐手段規避美國對伊朗實施的制裁。

由於華為是中共為實現其技術目標(包括實施中共的5G全球計劃)而獲得國家財政支持的關鍵公司,孟的被捕引發了北京方面迅速而強烈的反應。已經有多名在中國的加拿大公民在孟被捕後被中共拘留,中共國內媒體紛紛呼籲中國公民抵制加拿大品牌。作為華為創始人的女兒,孟是近年來被美國政府逮捕的外國公司中級別最高的高管之一。

在一個類似的案件中,美國司法部對另一家中國電信公司中興通訊採取出口禁令,因為中興也違反了美國對伊朗制裁的條例。而對孟的起訴也許是美國對中共長期公然無視國際規則的一種警告。

學術界的間諜活動

特朗普政府還認識到,中共的間諜活動頻繁出現在美國大學和實驗室,被中共收買的科學家盜取美國學術界的前沿創新理論和研究成果,並轉移應用到中國公司的商業活動。

白宮已採取措施,限制中國公民留美學生簽證的逗留期限,該限制是針對在中共政府指定發展的領域(如機械人、航空和高科技製造業)學習的留美學生。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簡稱NIH)也採取行動,通知美國各地的研究機構聯繫聯邦調查局諮詢關於如何發現學術間諜活動的建議,並通告各大研究機構關注中共的「千人計劃」,該計劃旨在招聘美國頂尖的科學家和工程師回到中國工作並把相關的尖端研究成果帶回中國國內。由於擔心外國政府能輕易獲得由NIH或其它聯邦機構資助的重要研究結果,NIH建議對研究項目的行內評審程序和財務披露表進行修改。

特朗普政府還就中共資助的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s)和中國(在美)學生會提出了中共對美國大學的滲透影響這一經常被忽視的問題。據觀察人士表示,這種滲透削弱了美國大學的學術自由並幫助中共宣揚其意識形態。數名美國國會議員已提出法案限制孔子學院的外資資助。

另外,特朗普政府還在審查於美國境內宣揚中共意識形態的中文媒體公司。美司法部要求這些媒體機構註冊為外國代理人並公開披露其與中共的關係。

反制「一帶一路」

「一帶一路」是中共擴張其地緣政治影響力的標誌性項目。通過對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融資和貿易協議,中共向包括東南亞和非洲在內的國家施壓,要求這些國家在政治問題上為中共站台。由於一帶一路項目帶來的債務陷阱,許多國家已經負債纍纍,而有些國家在無力支付貸款時被迫放棄對其戰略港口和其它資產的控制權。

對此,美國政府已經意識到他們必須提供一帶一路的替代方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公佈了「印太區戰略」(Indo-Pacific strategy),投資1.13億美元於東南亞國家的科技、能源和基礎設施項目。該項目包括與印度和日本等盟國合作,在印太區建立更密切的的戰略夥伴關係。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表示,新的「非洲戰略」(Africa strategy)旨在幫助非洲大陸不斷成長的中產階級、協助反恐力量並鼓勵美國公司投資非洲國家。

芬太尼

中國是芬太尼藥物的最大來源國。芬太尼是一種合成鴉片類藥物,每年在美國造成數萬人死亡,是美國目前鴉片類藥物危機的核心藥物。自去年11月在北京與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會晤以來,特朗普已將此問題置於其談判議程的重要位置。

長期以來,中共當局幾乎沒有採取任何措施限制其境內的芬太尼藥物生產。特朗普最近在阿根廷G20峰會貿易談判中說服習近平同意在中國境內將芬太尼列為管製藥物,違法者將受中國刑法規定的最高處罰。然而中共當局對中國大陸芬太尼的地下工廠是否會採取任何實質性的違規打擊行動仍有待觀察。

結語

在過去的幾十年來,從國會議員到中國問題學者,美國眾多的精英人士曾寄希望於經濟自由化能為中國帶來更多的民主自由。「近年來,中共在控制和迫害自己人民的方面發生了急劇的轉變」,彭斯在他的演講中說道。

很顯然美國需要採用一種新的策略來推動中國的變革,彭斯的演講則代表美國政府已摒棄長期以來對中共的綏靖政策,而轉變為對中共採取強硬的立場。

回顧2018年,美中關係已進入對抗階段;展望2019年,會發生甚麼我們將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