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前,香港人因主權將移交中共而大量移民,加拿大當時是他們的首選地之一。現在,香港看似又現移民潮,加拿大還是香港人的最愛。

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今年1月初發表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34%的受訪市民打算移民。18歲至30歲的市民中有51%表示打算移民,他們將加拿大列為最理想的移民目的地。

據《環球郵報》報道,卑詩大學香港校友會會長何先生(Eugene Ho)近日在校友會為有需要人士舉辦的返回加拿大須知的說明會上說,「人們正在重新考慮是否留在香港。」

出於對未來的擔心與不安,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之前,香港爆發了一輪持續5年多的移民潮,至少50萬名港人移居海外,很多港人移民到加拿大。後來,為了找到好工作,很多移民回流香港,香港現有超過30萬居民持加拿大護照。

2014年,香港發生了要求民主普選的「佔中」及「雨傘運動」,特區政府的應對方式,使很多人對中共干預香港民主系統的手法感到恐懼。當年申請移民加拿大的申請數量飆升至1,481件,而之前的近20年,每年申請數量都是幾百件。

2015年的申請數量有所回落,但2016年從香港移民加拿大的人數,幾乎比2015年翻了一倍。香港中文大學的最新民調顯示,不但打算移民的受訪者比例繼續上升,開始為移民做準備的人數(佔16.2%)也上升了。

重新回流

現住香港的那30萬持加拿大護照的居民不需要申請移民加拿大,他們中的很多人是從加拿大回流到香港,現在面對再次回流,只不過這次回流的目的地,是他們的第二故鄉加拿大。

39歲的格雷瓦爾(Harjeet Grewal)女士出生在香港,講粵語,香港近年的政治環境變化,以及中共專制不斷施加的影響使她感到不安。她對《環球郵報》說:「你必須小心你說的話,我不想長期生活在那種氣氛中。」

51歲的盧西(John Luciw)先生還住在香港,他曾是一名嘻哈樂隊的成員,還為海外加拿大人設立了一個新聞網站。現在,他想結束僑居香港的生活了。他說:「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還會回來訪問(香港)。」

現年45歲的銀行家盧先生(Andrew Loo)從香港移民加拿大時才10歲。2001年他回香港後就留在那裏工作,結婚生子。現在,當他的3個孩子正面對香港學校系統的競爭激烈時,他想搬回加拿大。

查普曼(Keelan Chapman)先生3年前搬去香港,在那建立了一個加拿大房地產投資中心,幫助亞洲人在加拿大購買房產。他原以為他的客戶主要是想在溫哥華投資房產的外國人,但後來發現,很多人是購房自住的。

他說:「我在香港的主要客戶,是考慮返回加拿大的加拿大人。」

香港吸引力漸失

中共加緊控制香港帶來的後果是綜合性的,國際民調機構蓋洛普(Gallup)去年的年度調查顯示,香港的「希望指數」(Hope Index)急挫35分,排在「全球最悲觀地區」的第5位。

1994年,1年內就有48,000人從香港移民到加拿大。後來人們的憂慮消失,移民潮方向逆轉,1996年至2011年間,有65,000人從加拿大回流香港。

2001年夏天的龍舟節,盧先生和他的女朋友去香港旅遊。他發現自己在香港的勞工市場很受歡迎,「我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獲得2個工作機會。」他說,當地稅低,就業機會充裕,工資可以很高,他也很容易習慣那裏的生活。

盧先生在香港結婚,有了3個孩子。他已經是一名成功的銀行家,有3個保姆和1個司機。但是,當他的3個孩子開始經歷當地學校系統的激烈競爭後,他開始對香港失去信心,想回加拿大了。他說,幼兒上學都要接受面試,「這太荒謬了」。學生和家長面對的壓力都很大。

他說,他的很多同齡朋友有年齡相若的孩子,他們都在想同樣的事情,就是回加拿大。

2017年,盧先生全家搬回了加拿大,他的大女兒當年10歲,與盧先生當年移民加拿大時的年齡一樣。

盧西1999年來到香港,後來當上了AsiaXPAT.com的總經理,這是一個面向外籍人士的新聞和討論網站。現在他有了2個孩子,香港對他失去了吸引力。他說:「當你在這裏生孩子後,生活就會變得很糟糕,生活成本高,沒甚麼合適的事可以做。你可能認為這是一個天堂,但事實並非如此。」

盧西已經賣掉了在香港的公寓,預定了回加拿大的機票 。他希望他的孩子住在一個有後院的房子,而不是一個狹窄的公寓。他說:「我看著他們沒有他們應有的童年。作為加拿大人,我可以給予他們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