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人梁文道早前在台北委託酒店把大批書籍經順豐速運寄往香港,但酒店引述順豐指當中三本歷史和哲學專著和期刊不能寄送。有議員要求台港二地政府需就事件澄清,順豐速運也必須澄清是否有自我審查,若搞錯需道歉,

梁文道昨日在《蘋果日報》專欄指,上周到台北探望朋友買了不少書,請酒店安排寄回港。但等了幾天都沒消息,正打算詢問時便收到酒店電郵:「因為中國最近對文章及書冊內容有管制,有三本書快遞無法替您寄送。」他指三本書分別是英國歷史學家畢可思(Robert Bickers)著的《滾出中國》、美國保守派公共知識分子李文(Yuval Levin)著的《大辯論:左派與右派的起源》及台灣哲學歷史期刊《思想史》第7期。他強調過去未曾發生過類似事件,其後追問酒店,被告知是順豐的意思。梁文道指三本書皆非政治敏感類,對順豐拒寄送感震驚,認為是自我審查。

本身是律師的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認為事件值得關注及跟進。他認為台港二地政府都應出來澄清二地是否有禁書的名單或是法例:「我覺得台灣政府應該澄清究竟這三本書是否是禁止出境的書,我覺得這個機會很小,不過我為了穩妥希望台灣政府若沒有也出來講講。第二我也希望香港特區政府澄清,我們是否有禁止入境的書籍的名單,或者有這方面相關法例可以明白,我理解做為律師就應沒有,若是違禁品不用說毒品、武器、子彈、槍械以至於大傷力武器、坦克車的帶都不能入境。這些容易明白,市民一般容易遵守,但從來我沒聽過香港有一些書籍不准入境。」

他認為順豐速運也必須澄清:「你說若物品涉及一些法律就容易明白,但若涉及思想,是否順豐速運有自己的一國兩制很獨特的,順豐速運新時代一國兩制思想,原來我們不知道觸犯了,所以不托運。所以我覺得應出來澄清。若是搞錯了,應出來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