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一項工作困難重重,甚至令自己一輩子的積蓄付諸東流,是否能依然意氣軒昂地表示「死而無憾」,對未來的發展充滿信心?在坪輋,有這樣一位樂觀農夫,雖然在「魚菜共生」創業途中屢「撞板」,但他依然樂觀地堅守這片土地,在失敗中汲取經驗,樂觀迎接挑戰,更相信目前正在做著他人生中最有意義的工作。

從打鼓嶺九記士多下車後,沿著巴士站右邊隔田村一路前行,幾分鐘後,「國泰花園魚菜共生實驗農場」的指示牌映入眼簾。穿過大片花圃,則來到了張貴財(財哥)的夢想天地,在周末與假期常常充滿了孩子歡樂的笑聲,各式各樣的教育工作坊、親子導賞活動豐富多彩。但這個帶給人們歡笑的農場背後,經營起來其實並非一帆風順,半路出家做農夫的財哥,在進行魚菜共生農場實驗時並沒有少「撞板」,甚至耗費了一生的積蓄。他的背後有著怎樣的故事?

坪輋國泰花園魚菜共生實驗農場。(陳仲明/大紀元)
坪輋國泰花園魚菜共生實驗農場。(陳仲明/大紀元)

從失敗中學習 魚菜共生夢不滅

約三年前,坪輋居民財哥在打鼓嶺坪輋保衛家園聯盟導賞中心中了解到魚菜共生系統,透過將養魚和水耕蔬菜共同培育,不需肥料,並形成一個可循環的生態系統,這個以永續農業發展理念為基礎的生產模式,吸引了他的目光。魚菜共生系統可大可小,養殖模式不需投入大量勞動力,若成功可以促進長者就業,輕鬆種植安全食糧,尤其在缺糧的日子裏,魚菜共生系統可以發揮重要作用。

充滿熱忱的財哥接手了他契爺坪輋農場的部份溫室棚,與妻子一起一手一腳建立起大型的魚菜共生系統。財哥兒時雖然有耕田的經驗,但養魚還是第一次,整個系統都是由他自己自學而建立起來,投資約二百萬港元,這是他與妻子多年來的積蓄。但他沒有想到,這二百萬竟然付諸東流,甚至成為負資產人士。

財哥接手了契爺坪輋農場的部份溫室棚,與財嫂一手一腳建立起大型的魚菜共生系統。(陳仲明/大紀元)
財哥接手了契爺坪輋農場的部份溫室棚,與財嫂一手一腳建立起大型的魚菜共生系統。(陳仲明/大紀元)

財哥建立起魚菜共生系統,建魚池、做花盆、裝水泵、購置菜種、培育魚苗,樣樣都是親力親為,但運作了約八、九個月後,大批的魚死去,種植的蔬菜不健康,卻找不到原因。查閱不少資料總結經驗後,財哥才發現,原來他少了很重要的一個步驟——養殖微生物,而且養殖的過程需要大約半年。財哥表示:「網上很多人說魚菜共生種植、養殖很漂亮,但沒有人跟你說沒有菌是不行的,某方面不行這個系統則不行。」

在魚菜共生系統中生長的辣椒。(陳仲明/大紀元)
在魚菜共生系統中生長的辣椒。(陳仲明/大紀元)

魚菜共生系統中的魚。(陳仲明/大紀元)
魚菜共生系統中的魚。(陳仲明/大紀元)

面對「撞板」,財哥並沒有放棄,雖然在資金缺乏的情況下補救之路十分艱難,網上提及的很多方案都需繼續投入資金,例如需要購買如火山石等調節水質,培養硝化菌。他則想出一些辦法廢物利用,如嘗試用蠔殼調節水質,盡量在投資最低的程度上達到效果。

財哥的態度十分樂觀:「我現在遇到問題,如果今日解決不到,明日再想辦法解決。現在很多人進來我都講給他聽,千萬不要怕失敗,失敗裏面是一定找到成功所在的。」他希望透過自己的親身經歷與其他對魚菜共生系統有興趣的朋友分享,共同發展這個極富潛力的生產模式。

支撐他走下去的,除了自己一片熱心外,更有妻子、兒子的鼎力支持:「我老婆支持,我兩個兒子支持,這個是最大的人生樂趣。還有甚麼可求的?雖然(魚菜共生)還沒有做到很完整,但是這是個好的方向,我會繼續發展下去,就算死都是無悔的!」

坪輋國泰花園魚菜共生實驗農場成為財哥實踐理想的地方。(陳仲明/大紀元)
坪輋國泰花園魚菜共生實驗農場成為財哥實踐理想的地方。(陳仲明/大紀元)

財哥相信,魚菜共生系統大有發展空間,為香港「糧倉」填補空白,為長者就業帶來新的機會。(陳仲明/大紀元)
財哥相信,魚菜共生系統大有發展空間,為香港「糧倉」填補空白,為長者就業帶來新的機會。(陳仲明/大紀元)

推廣田園親子活動 帶給孩子快樂童年

財哥在蝴蝶園中為家長和小朋友講解生態知識,眾人用心聆聽。(陳仲明/大紀元)
財哥在蝴蝶園中為家長和小朋友講解生態知識,眾人用心聆聽。(陳仲明/大紀元)

周末、假期的國泰花園魚菜共生實驗農場,常常充滿了歡聲笑語,家長與孩子充滿熱忱地參與各式環保工作坊、參觀魚菜共生系統及蝴蝶園、了解生態知識,大手牽小手在農場穿梭,帶著歡笑和快樂離開。望著孩子純真而滿足的笑臉,感到開心的不只是家長,更有農場的主理人財哥。

財哥除了關注香港農業發展的問題外,也十分重視對下一代的教育問題,從小在坪輋田園長大的他,也對這裏的一草一木充滿了感情,也希望將在大自然中玩樂之趣帶給城市中長大的孩子。近兩年來,財哥逐步走出屬於自己的路,在花圃中開設不同的「教育工作室」,活動豐富多彩。除了參觀魚菜共生系統,了解永續發展農業的知識外,在農場中孩子還可以盡情地與五彩斑斕的蝴蝶、活潑跳躍的小魚、可愛的兔仔來一次「親密接觸」。

在天然植物拓染工作坊上,小朋友將綠色草藥鋪在環保棉布袋上,拿著小錘敲打,神情專注。(陳仲明/大紀元)
在天然植物拓染工作坊上,小朋友將綠色草藥鋪在環保棉布袋上,拿著小錘敲打,神情專注。(陳仲明/大紀元)

「咚!咚!咚!咚!」小朋友和家長將綠色草藥鋪在環保棉布袋上,拿著小錘敲打,神情專注,一陣陣草藥的清香撲鼻而來。這是由財哥主持的天然植物拓染工作坊,他熱心地為家長與小朋友講解白花鬼針草植物的功用、各類生態知識,又不時向走到他面前取草藥的小朋友問一些趣味的問題,笑聲此起彼伏。財哥臉上掛著滿足,享受著農場中能感染人的歡樂。

與孩子互動時,財哥曾經問過他們一個問題:「米飯是甚麼滋味?」很多人答不上來。他感嘆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其實反映出現在的生活狀態,一是因為現在的米質量不好,嚐不出天然的味道,二可能是生活太急促,連自己吃的米飯都不知是甚麼滋味。他希望家長和孩子都能放慢步調,細心感受身邊的每一個細節,能夠真正地「生活」而不是「求活」。

回收來的玻璃樽,可以用工具將玻璃𠝹開,做成漂亮的綠色裝飾品。(陳仲明/大紀元)
回收來的玻璃樽,可以用工具將玻璃𠝹開,做成漂亮的綠色裝飾品。(陳仲明/大紀元)

財哥教小朋友紮染原理。(陳仲明/大紀元)
財哥教小朋友紮染原理。(陳仲明/大紀元)

財哥精心設計出每一項親子田園活動,他相信每一個活動都含有教育意義,例如回收來的玻璃樽,可以用工具將玻璃𠝹開,做成漂亮的綠色裝飾品;回收的膠樽,剪開後可以製作成含羞草(怕醜草)環保車;蘇木、薑黃、靛藍,利用植物天然染料紮染製作成環保袋⋯⋯這些親手完成的工藝品,可以在小朋友的心中埋下自然的種子,讓他們放下手機,體會動手帶來的樂趣。

在砵仔糕工作坊中,小朋友親嚐製作砵仔糕的滋味。(陳仲明/大紀元)
在砵仔糕工作坊中,小朋友親嚐製作砵仔糕的滋味。(陳仲明/大紀元)

夕陽西下,不少家長與孩子離開農場時均依依不捨。令財哥最感動的,就是孩子帶著笑容離開。他分享:「我不只是推廣魚菜共生,我還希望小朋友得到快樂的童年。個個小朋友離開我這裏都是笑著走的,這個是我很深刻的記憶來的,相信我到生命的最後一日都會記得這些日子。」

家長和小朋友正在用心以回收的膠樽製作含羞草環保車。(陳仲明/大紀元)
家長和小朋友正在用心以回收的膠樽製作含羞草環保車。(陳仲明/大紀元)

回收的膠樽,剪開後可以製成含羞草環保車。(陳仲明/大紀元)
回收的膠樽,剪開後可以製成含羞草環保車。(陳仲明/大紀元)

*********

生命中遇到的困難林林總總,「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是否會影響到坪輋,還是個未知數。但財哥對於遇到的挑戰,抱著理想的態度:「很多事情要擔心,政府有權收地,但是我不想總想這個事情,如果你整天想這個事情的話,你就不會全力發展這個地方了。見到這件事,做的時候可能會失敗的,我們就不走下去嗎?不是的,哪條路不通我們就打通它!」他亦相信,此時此刻正走在他理想的路上,相信魚菜共生系統大有發展空間,為香港「糧倉」填補空白,為長者就業帶來新的機會。◇

在蝴蝶園中翩翩起舞的蝴蝶。(陳仲明/大紀元)
在蝴蝶園中翩翩起舞的蝴蝶。(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