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有兩次寶玉夢遊太虛幻境的詳盡描寫,其實這兩次,第一次是為了以預言的形式提前給出書中主要女子的天定宿命。當然不但寶玉看不明白,第一次接觸此書的讀者也一樣,不知那些冊子所畫的圖文到底說的是何天機。也不明白為何曹雪芹要在這裏設下這些迷團。

但只要讀過第一回,甄士隱夢幻識通靈那一段,都會記得,茫茫大士-即書中跟寶玉、黛玉和寶釵命運相關的,攜帶寶玉投胎入世的神僧,在寶玉下世前,和渺渺真人所說的那段論及寶黛因緣的話。寶玉在太虛幻境,被警幻仙姑命為神瑛侍者,本就是太虛幻境一員,因為覺得無聊,動了凡心,才有了下凡人間的一劫。而黛玉因受灌溉之恩,也就跟他下世,還他眼淚。因而眾多的痴男怨女,為烘托這台還淚的大戲,也藉此了卻因緣,紛紛來到世間,或成為姐妹,或成為丫鬟朋友等等,扮演各自的角色,共同完成這台幻緣構成的大戲。

作者就是要藉這台大戲,說明世間榮華富貴和生命的短暫。古人常用無常這個詞語,無常就是不常在,不能長久擁有的意思,形容人世間人們所執著的一切,都是不能永遠擁有的、非常短暫的、虛無的假象。

因此,曹雪芹構思這部書的結構時,用盡畢生的才華筆墨(黛玉進賈府的描述、秦可卿的葬禮、薛家進京時薛蟠因命案通過賈雨村斷案時表現的四大家族的權勢和富貴……等等。),詳盡描述世人難得一見的富貴大家族的奢華生活,卻又不停地告訴讀者,這些都是虛幻的假象。當黛玉來到了賈府,緊跟著寶釵也為促成黛玉的還淚本願,來到賈府後,這台大戲的主要人物-寶玉、黛玉和讓黛玉感到極大威脅的寶釵,就算湊齊了。那麼根據本書讓世人看透紅塵假象,脫離輪迴苦海的目的,可以想像,這台還淚的大戲到這裏就要無情地走入正軌了。

所以開演前,一定要讓寶玉夢中回到太虛幻境,提前預言身邊姐妹的宿命。警幻仙姑不但讓他翻看命運冊子,看到了以黛玉寶釵為首的十二個富貴女子的命運,也看到了香菱作為侍妾和襲人、晴雯等丫鬟的命運。而這些女子的命運,尤以黛玉為首的十二個正冊富貴女子,仙姑又進一步以紅樓夢十二支曲子的形式,唱給寶玉,不斷啟悟他,讓他記住這些歌詞。歌詞實際上唱的就是這些女子將來無奈的命運。無論是命運冊子,還是歌詞,都以黛玉為首,黛玉的人生必與寶釵相隨,是緊密相關的,無法擺脫的。實際上,紅樓夢的曲子就是提前把書中主要女子的宿命點得更詳盡。紅樓夢最後一隻曲子就叫《飛鳥各投林》:

「為官的,家業凋零;富貴的,金銀散盡;有恩的,死裏逃生;無情的,分明報應;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已盡:冤冤相報實非輕,分離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問前生,老來富貴也真徼幸。看破的,遁入空門;癡迷的,枉送了性命:好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預告了整本書最後的結局:曲終人散,各了因緣,當然欠淚的黛玉會哭盡眼淚,寶玉也會看破紅塵。因緣一盡,各走各的路,哪能隨人願呢?當然寶玉轉生人世,早已不記得這太虛幻境就是自己曾呆過的地方,還不能領悟仙姑的啟悟。因為他還沒演完來世的過程,尚未真實看到這些女子的人生過程。《石頭記》成了《紅樓夢》,也是來源於書中仙姑給寶玉譜寫的曲名。寶玉確實經歷了一場富貴人生的幻夢,曲名——紅樓夢,也確實點出了該書的實質(紅樓象徵富貴人家)。

這些謎一樣的命運冊子和紅樓夢曲子,旨在告訴讀者,故事會一步一步順著這些預言,演完每個關鍵人物的生命流程,直到這些人的結局活生生經歷擺在眼前時,讓寶玉再遊太虛幻境,讓他悟道,同時揭示冊子和曲子的謎底。

寶玉再遊幻境,一下就想起第一次做夢到過這個地方,那時看不懂的命運冊的內容這次看懂了,謎一樣的冊子,說的就是黛玉為首的女子天定的宿命。因為這些女子的結局:黛玉哭死;探春遠嫁;迎春遇到「中山狼」被折磨而死;貴妃元春享受短暫的榮華,早早離世;惜春出家;湘雲出生即為孤兒,又青春喪偶;王熙鳳機關算盡,財盡人亡;秦可卿早死;巧姐險些被舅舅所賣;妙玉遭劫;這些無情的結局和不幸的遭遇,一幕幕都在寶玉眼前發生了,經歷了,豁然明白了自己執著不放的這些姐妹之情都是虛幻的東西,無論人如何執著,都是無法更改的。執著不放,只是陷在其中痛苦不堪。所以他從幻境回來後,變得異常冷靜,對襲人和已成妻子的寶釵態度全變了,還告訴嫂子不用擔心兒子蘭兒的考試,自己和蘭兒一定會考中,冊子中人員的命運早熟記腦中,全然一副看透人世不再執迷的態度了。也就藉大考離開世間,隨神僧失踪,實際就是返回天上原來的地方。

寶玉下凡看透身邊女子天定的命運,最終放棄對情的執著,悟道回天的故事,警示讀者切莫為世間幻相所迷,悟道回天才是人生的真相。第一次設下預言,最後就是解答預言。為的是讓人不要執迷世間,並非作者消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