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退役軍人殷敏鴻就中俄兩國政府十多年前達成的領土秘密協議向全國人大常委會發出建議書,高調要求審查「中俄邊境協議」真相,且緊追不放。「中俄邊境協議」背後涉及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賣國罪行。

大陸退役軍人殷敏鴻就中俄兩國政府十多年前達成的領土秘密協議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審查建議,他指該文件「涉嫌違法」。之前,殷敏鴻先後兩次狀告中共外交部,控訴中共刻意隱瞞領土被俄羅斯佔領的消息。

令人關注的是,「中俄邊境協議」背後涉及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的賣國罪行;現任全國人大委員長則是習近平的親信栗戰書。殷敏鴻緊追不放,高調要求審查「中俄邊境協議」真相,事件背後或有耐人尋味的政治意圖。

殷敏鴻上書人大: 審查「中俄邊境協議」

據自由亞洲電台1月4日報道,中國退役軍人、獨立研究者殷敏鴻,近日向全國人大常委會發出建議書,指《中俄聯合聲明》「中俄領土問題徹底解決」的說法,涉嫌違法。該建議書已在互聯網公開發表,最近幾天仍未被刪除。

建議書寫道,迄今為止,有三部中俄兩國邊界協定,確定了東西兩段共4300多公里長的中俄邊界線,但根據清朝簽訂的多部中俄條約,除了這兩段邊界外,還存在大片由俄羅斯實際控制,法理上應屬於中國的飛地領土、海域和待議地區,總面積可達100萬平方公里,沒有發現歷屆中國政府曾簽約放棄。這些飛地、海域和待議地區還應有漫長的中俄邊界,中俄邊界問題遠沒有徹底解決。

但2006年3月21日公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聯合聲明》(列入了國務院公報)中卻稱:「2005年兩國批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俄羅斯聯邦關於中俄國界東段的補充協定》,標誌著兩國邊界問題的徹底解決。」此後還有其它中俄聯合聲明等文件中有類似表述,此前也有類似或接近這一表述的文件。

殷敏鴻在建議書中認為,「中俄邊界問題徹底解決」的表述,也可以理解成中方變相承認放棄大片由俄羅斯實際控制的領土,承認其全部歸屬俄羅斯,中國徹底喪失未來追索非法俄佔中國領土、海域和待議地區的法理依據,將給中國領土主權和國家民族利益帶來重大損害。他敦促全國人大對聯合聲明內容進行審查。

中共隱瞞領土歸屬  退伍軍人狀告外交部

2017年8月,殷敏鴻向中共外交部申請公開政府訊息,要求中共回應以下問題: 「1. 1949年之後,中共有沒有與蘇聯簽訂關於唐努烏梁海的領土歸屬問題的文件。」「2. 中共有沒有與蒙古國簽訂關於唐努烏梁海的領土歸屬問題的文件。」「3. 如果有簽訂,請問中俄、中蒙在唐努烏梁海的邊界是如何劃分的呢。」

同年9月,中共外交部回函稱,殷敏鴻申請的信息涉密,不屬政府信息公開範疇,回函還稱,當事人如不服可申請行政覆議,或向北京市第三中級法院提出行政訴訟。

2017年10月,殷敏鴻再次向國家測繪地理信息局(現已併入新組建的自然資源部)申請政府信息公開,需要公開的信息內容為:國務院測繪行政主管部門和外交部擬定後,由國務院批准的國界線標準樣圖中,中國版圖不包括唐努烏梁海地區、江東六十四屯地區,在中國正式出版的地圖中,上述兩地被標註為蘇聯及後來的俄羅斯領土。這樣做的相關法律依據是甚麼。

一個月後,國家測繪局給予了答覆,稱「您申請的信息不屬於我局政府信息公開範圍」,覆函中沒有註明理由。

2018年3月,殷敏鴻向法院起訴中共外交部及部長王毅,但北京市第三中級法院裁定不予立案。之後,殷又向北京高院提起上訴。

9月10日,北京高院駁回殷敏鴻上訴,維持一審裁定,決定不予立案。裁定的理由稱,簽訂邊界領土條約屬外交國家行為,但已簽訂的條約屬政府信息,外交部答覆政府訊息公開申請是具體行政行為,不屬於外交國家行為,訴訟請求僅僅是根據政府信息公開條例,要求外交部公開簽訂過的關於唐努烏梁海歸屬的相關條約(如果簽訂過的話),如果沒有簽訂過則回答沒有或不存在,並未對簽訂領土邊界條約的外交國家行為提起訴訟,如要求修改,廢除相關條約等。

中共高院的裁定書及該案起訴外交部、外交部答覆等相關文件在網上曝光,成為網民熱議話題。

大陸自媒體中國「律酷法律」服務有限公司11月5日在微信發文說,「這麼簡單問題,為甚麼搞得這麼複雜:1. 外交部答覆:中國領土版圖涉密,中國人沒有權利知道。2. 北京高院回答:外交部答覆正確,我們不管。中國的版圖中國人不能知道,誰能知道呢!這個問題太深奧了,無法解答。」

根據歷史資料參考:唐努烏梁海,屬於中國領土,1914年被沙俄佔領,16萬8604平方公里,現俄羅斯圖瓦共和國管理,歷史上其它中國政府從未在法律上正式放棄俄佔唐努烏梁海的領土主權。
但在江澤民主政期間,與俄羅斯簽訂了一系列賣國條約,這塊領土被割讓給了俄羅斯。

江澤民兩次簽約出賣國土  斬斷中華民族生路

1999年12月9日和10日,江澤民在北京與來訪的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簡稱《議定書》)。在《議定書》中,江澤民出賣了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寶貴領土,相當於東北三省面積的總和,也相當於40多個台灣。

2001年7月16日,江澤民又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在莫斯科簽署《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使俄羅斯與清政府的一系列「不平等條約」正式合法化;其中包括1860年俄國與清政府簽訂的《中俄北京條約》。

這些條約將屬於中國的海參崴及鄰近遠東地區正式劃給俄羅斯,包括俄國屠盡當地中國人佔領的江東六十四屯。連不平等條約《璦琿條約》都承認江東六十四屯(3600平方公里,相當於香港面積的3倍多)是中國領土。

出賣罪行還包括連同自金代開始即歸中國管轄、在《中俄尼布楚條約》中明確劃歸中國的庫頁島(7萬6400平方公里,相當於兩個台灣面積)。江澤民出賣國土總面積約160萬平方公里,還包括上千個島嶼。《條約》承認這些土地「永遠」不再為中國領土。

《議定書》還將大片未經簽約而被沙俄強佔的領土永久性地劃歸俄國,這其中包括1953年聯合國大會表決裁定為中國領土的唐努烏梁海地區(約17萬平方公里,相當於貴州省面積)。

江澤民總共出賣了東北地區約300多萬平方公里在歷史上有爭議的疆土給俄國,相當於110個台灣的面積。

江還將本屬吉林省的圖們江出海口劃給俄國,從而封死了中國東北通往日本海的唯一出海口。讓正在進行的中俄圖們江出海口問題的談判功虧一簣。

這意味著吉林省呼喊多年並投入巨大人力物力財力的「開邊通海戰略」化為烏有。當時琿春土地價格一落千丈,很多投資者遭受重創。

江澤民還命令已經從中俄國境線後撤的中國邊防軍再後撤100公里,100公里內不設防。

更令人髮指的是,江澤民簽訂的賣國條約實際上斬斷了中華民族的生路。中國人的祖先留下的這片遼闊而肥沃的土地,不僅覆蓋著大片原始森林,而且蘊藏豐量的礦產和石油,是未來中華民族騰飛和崛起最寶貴的生存資源。在中國960萬平方公里的國土上,原始荒漠及徹底荒漠化的國土約佔國土總面積的33%,嚴重水土流失的國土約佔38%,而剩下生存條件較好的國土只佔國土總面積的不到1/3,中華民族的人口重心已經從中原黃河流域向東南退到沿海一弧、沿(長)江一線,背後已是大海。人口還在繼續增加,耕地還在繼續減少,環境還在繼續破壞。中國國土對人口的承載力已逼近極限。江澤民出賣的這片遼闊富饒的土地本來是中國未來生存和發展的希望,實際上江澤民已經把中華民族的後路徹底斬斷,把炎黃子孫逼入絕境!

條約簽訂後,俄羅斯媒體曾大肆報道,國內歡慶不已,但中國民眾當時卻毫不知情,官方嚴密封鎖消息。中共也怕公開條約詳情導致政權垮台。這便是中共內部後來了解了情況也不追究江澤民責任的原因。

2004年10月17日,中共外長李肇星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又在北京簽署《中俄關於兩國邊界東段的補充協定》,在江澤民原來簽署的賣國條約《中蘇東段國界協定》、《中俄西段國界協定》的基礎上,又把多半個黑瞎子島也徹底賣了。

2008年7月21日,在江澤民的干預之下,中共外長楊潔篪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簽署了《中國俄羅斯國界線東段的補充敘述議定書及其附圖》,標誌著中俄4300公里的邊界全線勘定。

2013年7月8日,中俄海參崴聯合軍事演習,海內外輿論一片譁然。就連陸媒《現代快報》官微都發文說:「中俄軍演處為中國割讓,在這裏軍演,怎麼看怎麼有種羞辱中國的意味。你能想像我把你家給強佔了,然後再以主人的名義邀請你過來打麻將嗎?」

江澤民賣國背後的漢奸和淫亂醜聞

《江澤民其人》一書披露,江澤民賣國不是一時腦袋熱,是有歷史淵源的,江澤民的父親江世俊是日本漢奸,江本人也是日本漢奸。

1940年11月漢奸汪精衛的日偽政府成立後,江世俊投奔南京,改名江冠千。

侵華日軍特務總頭子、陸軍大將土肥原賢二有個得力助手叫丁默村(亦名丁默根)。丁默村在偽南京大學創辦「青年幹訓班」,直接為日偽政府培訓特務。「青年幹訓班」一共辦了4期,江世俊力薦其子江澤民參加了第4期培訓。

1945年前蘇聯紅軍突襲東北,獲得土肥原賢二的全部特工系統檔案,包括江澤民曾接受培訓的青年幹訓班的文字及照片檔案。

中共在1949年竊國建立政權後,江澤民1954年11月調往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工作。後來因為需要學會控制全廠供電系統,要去莫斯科培訓,1955年3月江澤民與12名技術員同赴莫斯科。

江澤民到達莫斯科不久,因他經常到處吹、拉、彈、唱,愛出風頭,被蘇聯情報部門注意上,後經調查發現,江澤民是大漢奸江冠千(江世俊)的兒子,蘇聯情報部門如獲至寶。

蘇聯情報部門克格勃先派出一美貌女子克拉娃引誘江澤民,江澤民與克拉娃兩情相悅之際,克拉娃在江的耳邊輕聲說出江的漢奸上司「李士群」三個字時,嚇得江六神無主。

克格勃乘虛而入,給了江一筆錢,除了保證不洩露他的漢奸歷史,還保證他回國前可以與克拉娃風流快活,唯一的條件是要他加入克格勃遠東局,負責收集中國留蘇學生及中國大陸各種情報。

江澤民自莫斯科回國後,繼續為克格勃效命。前蘇聯當局也信守承諾,沒有暴露江澤民的俄諜克格勃身份。1989年,江澤民踩著「六四」愛國學生的血,當上了中共總書記、軍委主席。

1991年5月,江澤民以中共中央總書記身份出訪俄羅斯,在參觀利加喬夫汽車製造廠時,克格勃特意安排江澤民「巧遇」當年讓江拜倒在石榴裙下的前蘇聯色情間諜克拉娃。江澤民當年間諜身份一旦暴露,不但要立刻下台,甚至可能會被秘密處死。江澤民心知肚明俄羅斯的苦心安排,就利用權力,跟俄羅斯做成這筆賣國交易。

對於被非法秘密出賣的大量中國領土問題,該如何解決,如何面對,《江澤民其人》一書曾指出,按照《維也納條約法公約》徹底調查江澤民簽約的動機,將其罪行公之於眾,這是中國討還北方領土的唯一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