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準媽媽懷孕的時候,很多準爸爸都經歷過一些難以解釋的身心狀態,比如情緒不穩、晨吐、背痛、嘴饞等等,好像也「懷孕」了一樣。

這在醫學上被稱為擬娩綜合症(Couvade Syndrome),又稱擬娩症候群、產翁現象;在西方,人們也稱之為「感性妊娠」(Sympathetic Pregnancy,共鳴懷孕),是「假性懷孕」的一種。

擬娩綜合症的症狀都是不自主出現,明顯的狀態包括:心情低落,昏倦失眠,背部疼痛,焦躁不安,注意力不集中,甚至個別人還會腹部微隆。

擬娩綜合症通常在妻子懷孕前3個月時出現,之後症狀會減弱或消失,然後在孕期後3個月時再次出現,在孩子出世後徹底消失。

研究者發現,美國準爸爸中有1/4出現擬娩綜合症,在瑞典、澳洲和泰國,這一比例分別為20%、31%和60%左右。

為甚麼會出現擬娩綜合症?

關於擬娩綜合症的成因,精神科專家們提出了各種假說,有的說,準爸爸在妻子妊娠期感覺受冷落,潛意識中可能想要重新獲得關注;也有的說,準爸爸對未出世寶寶的父愛,引起了體內荷爾蒙變化。

據加拿大紐芬蘭紀念大學(Memorial University of Newfoundland)的一項研究,夫妻二人在嬰兒出生前夕,催乳素和皮質醇水平很接近。孩子出世後,父母的性類固醇(睪酮和雌二醇)濃度均較低。有擬娩症狀的男性催乳素水平較高,睪酮明顯減少。研究者分析,這些荷爾蒙的變化增強了父嬰的情感紐帶。

還有學者猜測,這是準媽媽身體周圍能量場的變化所致。

耶魯大學資深精神病學專家Bernard Beitman在其專文《非統計學家的巧合學探究》(A Non-Statistician's Approach to Coincidences)中寫道:「發生感性妊娠的男子,變得與他懷孕的妻子步調高度一致。在這個過程中,雖非有意尋求,他卻可以深切地感受到她的狀態。」

Beitman概括道:「這是一種生理上的同理心。」

他認為,婦女懷孕時,其身體內外能量場的變化非常強烈。丈夫不自覺地調諧——在生理上向妻子靠攏,使他得以與妻子保持一種同步和溝通的狀態,於是,就出現了擬娩綜合症。

準媽媽Theresa Santos的經歷

「我們在紐約停留的最後一個早晨,有一大堆事需要在晚上登機之前完成。特別是我,需要做許多事,因為有些事情我做起來比丈夫更熟練、更有效率,包括打掃衛生、洗衣、收拾行李。他打起包來井井有條,但我速度更快。我丈夫早上要做的只是去商場買些東西,包括再買一隻行李箱。」

「我上周和上上周幾乎每天早上都發生孕吐,所以我早上動作通常都很慢。但星期天,我早早醒來,感覺非常好。我精力充沛,效率很高,這是多日沒有的狀態。相反,我丈夫卻感到噁心和疲憊,好像那天他替我承擔了晨吐。」

清閒的丈夫似乎在不知不覺中,代替繁忙的妻子承擔了懷孕的不適。

丈夫提前「感知」妻子懷孕

在另一個有趣的案例中,威斯康辛州的一位婦女5年來一直想要孩子。一天早上,她的丈夫醒來時聞到早餐的味道忽然感到噁心,立即衝到衛生間嘔吐;第二天早上還是如此。情況是,這位婦女有了身孕。

他有晨吐症狀,而她卻沒有。這種情形一直持續了4個月,即使在這位丈夫與妻子相距數里時,他的症狀也沒有消失。

擬娩綜合症與「遙感」

Beitman說,理解擬娩綜合症背後的機制,有助於我們理解一種神秘現象——親人間的「遙感」,也就是當遠方至愛的親人陷入痛苦時,你也可能出現痛苦的感受。

美國猶他州女子Nicole Mayhew就是一例。一個尋常的星期一,她突然有種很不安的直覺,讓她必須提前請假回家看看丈夫。

43歲的Scott Mayhew被壓在家裏的SUV車身下已經1個半小時了,他斷了6條肋骨,還受了內傷,心裏一直在祈禱妻子能快點回家救他。

不知Nicole如何感知到了遠方丈夫的盼望。醫護人員告訴媒體:「如果他在汽車下再待久一點,可能就沒命了。」

和擬娩一樣,這種身心的共鳴也是在無意當中產生的。不過,擬娩和親人間的遙感有兩個不同:擬娩的男子大多知道妻子有身孕,但在遙感案例中,他們並不確知親人在經歷痛苦,卻能有所感應;擬娩的丈夫大多在妻子身邊,有遙感的人並不和親人在一起。

Beitman認為,無可否認,擬娩和遙感確實有許多相似之處,他猜測二者很可能是同一種機制在起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