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光緒元年二月二十八日(西元1875年4月4日),清明前一天,上海招商局福星輪運載漕米、綢緞、布疋等貨物由上海赴天津,同船載有江浙海運委員三十幾人,又搭載其他乘客數十人。

輪船行至黑水洋[1]附近,遇到大霧,剛好迎面遇上英商怡和洋行的澳順輪,來不及躲避,被澳順輪撞上,其後沉沒。當時正好是半夜,全船的人都已睡覺了,結果旅客、船員等隨船沉溺。

海運委員中,有一人是滿人,他從蘇州起程時,夢見有人拿著一紙公文給他看,公文上面寫著「水府」二個大字,下面說有公事邀請他參加會議。他醒來後立即告訴其他人,以為是不祥之兆,想將行程改由陸地而行,聽到的人都譏笑他。

後來他自己也以為夢境不足為憑,於是仍到上海乘坐福星輪,結果遇難而死。此滿人的家人後來領取了資助其辦理喪事的錢財。

另有一姓林的海運委員,動身那天,已經是黃昏時刻,一隻狗橫臥在大門外面,姓林的未看見,誤踏在狗身上,跌倒在地,傷了足,不能前往,只好改期,竟然因此而倖免於難,難道其中沒有天意嗎?

又有一江姓委員,剛上輪船,見到各艙的人已經坐滿,行李幾乎無位置可放。且見到在船上的人個個都顯得面目模糊,形狀可怖,再認真地看,又變回平常人模樣。於是決意搬行李下船,等待下班輪船再前往,因此倖免於難。

有一叫長櫬的滿洲籍委員,在蘇州授職後,等候補缺等了很長時間,日子過得十分困窘。上司同情他,便給他一個津運的差事,使他能得薪水養家。長君接受委任,辭別妻子而去。

長櫬上任後不到十天,長君的妻子早晨梳洗完畢,出門到水井汲水,忽然倒地,以長君的語氣大呼說:「輪船失事,我已死了,可速請吾友顧竹臣大令來!」大令是指元和縣知事顧思賢。顧君來到後,就向他訴說了沉船的始末,此時蘇州城的人尚未得知沉船的消息,眾人聽了皆大驚。

長君又說:「我死後,在陰間已經得到了差使。由於掛念著家貧子幼,所以連夜趕回來。」又囑咐好友說:「我的兒子剛剛十歲,無人撫養,希望您看在昔日的交情上,能把他帶走,就如家裏多了一個小僕吧。」說完流下了眼淚,其好友也哭著答應了。

長君接著說:「我妻如此命苦,在人世間也沒有甚麼好處,就當與我一同赴冥間去吧。」於是眾人爭相勸道:「你兒子尚年幼,如果沒有有母親的撫育,如何得以長大?請勿作此想法。」長君想了好一會兒,才答應說:「好吧。」於是答謝眾人,辭別而去。

此時其妻突然醒了過來,問她鬼魂附體之事,她全然不知。只是說剛出門口之時,突然覺得一陣冷風,吹向身上,就不省人事了。過了二天,沉船的惡耗才傳了過來。

中國古來有鬼神和託夢之說,豈是可用「不科學」一語來糊弄帶過呢?

資料來源:《清代野記》、《庸庵筆記》、《庸閒齋筆記》

註[1]:航海者對於今黃海的不同段海面分別稱為黃水洋、青水洋、黑水洋。因海水呈現的顏色作了這樣的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