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去年12月美國華裔科學家張首晟的「自殺」黑幕被曝光,很多在美華裔學者意識到了與中共打交道是相當地危險。其實,如果他們翻閱中共歷史,就知道絕大多數聽信了中共謊言、一心報效中共而選擇回國的海外人士,下場都很悲催。比如本篇中被稱為「中國石油之父」的肖光琰。

天真選擇回國

1920年出生在日本的肖光琰,祖籍福建,後移居美國。22歲時在美國芝加哥大學攻讀研究生,三年後獲得化學博士學位,其後留校先後任化學系助理研究員、校冶金研究所研究員。1947年8月起任美孚石油公司化學師。期間,曾4次獲得金質獎章。當時的他,完全可以用「年輕有為」來形容。

1949年,淳樸善良、滿懷愛國熱情的肖光琰參加了中共動員留美人士回國的「留美科學工作者協會」以及「中國學生基督協會」,接受了中共的宣傳,決意回國,並說服了一直反對自己回國的妻子甄素輝。甄素輝的父親曾做過孫中山的秘書。1950年12月,帶著與石油相關的大批資料和圖書,夫婦倆回到了沒有朋友、沒有親人的中國大陸。

對於從小接受西方教育、熱愛自由和音樂的肖光琰夫婦來說,國內外生活的反差是巨大的,但他們選擇了改變自己,讓自己適應所謂的「新生活」。

回國後不久,肖光琰被分配到了東北科學研究所大連分所,即現在的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工作。期間,他曾任研究員、研究室主任、研究所第一屆和第二屆學術委員會委員,並兼任旅大市歸國華僑聯合會副主席,當選為遼寧省政協第三屆委員會委員。而他從美國帶回的資料,對落後的中國石油工業有著巨大的幫助。

在研究所期間,肖光琰曾領導並參加了催化疊合、催化裂化、固體酸催化劑等研究課題,他主張發展的催化鉑重整技術,成為中國煉油技術的重要組成部份;他負責的加氫裂化催化劑研究,解決了中國噴氣燃料的問題……在不長的工作時間內,肖光琰在公開刊物上發表學術報告和論文29篇,培養了不少專業科研人員。其也因此被稱為「中國石油之父」。

思想改造運動中的打擊

然而好景不長。在他回國不到九個月的時候,針對具有西方民主思想的知識份子的思想改造運動開始了。從美國回來的肖光琰也毫無疑問地成為了批判對象。面對著「回國的動機是甚麼」的問題時,他徹底傻掉了,對於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中共政治,顯然不是單純的他所能了解和理解的。

於是,他不得不被動接受了來自周圍人的各種不切實際的評判:「思想反動」、「帶回資料是為了向上爬」、「十足腐朽的資產階級思想作風」、「有賣國思想」……在這樣的氛圍下,周圍人開始都躲著他,指責他,批判他。

苦悶中的肖光琰一遍遍給領導寫信,要求給個「說法」,在沒有得到「說法」後,他選擇了不去工作。他對妻子說:「我愛黨冒險回國,誰知黨不愛我,把我關在門外……對『新中國』,我有『失戀』的感覺,感到生活失去了重心和平衡。我感到前途悲觀。」

長時期精神上的壓力使他患上了嚴重的失眠症,只能頻繁吃安眠藥讓自己保持安靜。他變得更沉默寡言。

隨著韓戰的爆發,毛和中共暫時停止了對知識份子的改造運動。肖光琰在領導表示歉意後,開始重新工作。1953年,他們的女兒小洛洛的出生,讓他們的生活多了一些快樂。

「拔白旗」運動中再次崩潰

在1958年大躍進中的「拔白旗、插紅旗」運動中,被認為有著資產階級觀點的肖光琰被拔了出來,成了「白旗」。批判他的大字報鋪天蓋地,甚麼「對祖國毫無感情」,甚麼「執行的是掛羊頭賣狗肉唯有理論高的白旗路線」,甚麼「你想入黨,是對共產黨的污衊!」等等。

不僅如此,在當年的迎新聯歡晚會上,人們還將他編進了活報劇《洋博士現形記》。假扮他的小丑上台自報家門:「在下肖博士,靠父母的造孽錢,在美國混了個洋博士,聽說共產黨在中國掌權,待我偷點資料,溜進中國也好撈個一官半職……」

聽著這些侮辱性詞語,肖光琰的精神再次崩潰了,從此走向了消沉。大概此時,他已經後悔了當初的選擇。

文革一家在劫難逃

文革爆發後的1968年10月5日,大連化學物理所的工宣隊將正在病中的肖光琰抓進了牛棚,並抄了他的家。

在牛棚中,肖光琰一再被追問同樣的問題:「美國生活那麼好,為甚麼回來?」「你能把美國的資料弄到中國來,一定也能把中國的資料弄到美國去。你說,搞了多少情報?」無法說清這些的肖光琰遭到的是三角皮帶沒死沒活的抽打、嘲笑和謾罵,他被打得皮開肉綻,慘叫不斷。在酷刑折磨和辱罵下,他被迫寫下了26份「認罪書」。

這個一心報效中國的愛國知識份子終於嘗到了中共「鐵拳」的厲害。在放風時,人們恍惚聽到他的喃喃自語:「黨的政策不是這樣的……」「黨會給出路的。」

1968年12月10日晚,肖光琰再一次遭到了嚴厲的審訊和暴打。第二天早晨,他被發現死在自己的床鋪上。驗屍結果表明,他是服用過量安眠藥自殺的,終年48歲。工宣隊迅速在研究所大院內貼出海報:《特大喜訊——反革命特務分子肖光琰畏罪自殺是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偉大勝利!》。

當天下午,工宣隊到營城子農場,將正在那裏勞動的大連海運學院英語教師甄素輝帶回研究所,向其宣佈肖光琰的死訊,並讓其繼續交代問題。甄素輝沒有哭泣,只是看了丈夫的屍體一眼,並請求給兩天假,回趟家看一下多日未見的孩子。工宣隊同意了。

兩天後,甄素輝並未如期回來。她被發現和女兒一起在家中自殺身亡。甄素輝,終年46歲,女兒肖洛連,15歲。一家三口都選擇以死亡抗爭那個黑暗的年代。

結語

肖光琰夫婦死後被定為「特務集團」頭子,並成為毛澤東的侄子毛遠新親自抓的典型案例,編號「301」。此案中,由無辜的肖光琰夫婦又株連了11個單位26個更無辜之人,其中包括曾照顧過洛連小姑娘的鄰居老夫婦,曾給肖光琰打過針的女護士,曾與肖光琰交換過熱帶魚的老理髮員等人。中共罪孽何其深重也!而看不清中共面目的肖光琰地下應慨嘆當年為何缺了一雙慧眼吧。

參考資料:

1、《歷史的代價——「文革」死亡檔案》

2、網文《幻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