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停火九十天的協議,到本周末已經過去了一半的時間。雙方談判交涉目前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未來四十五天內,如果雙方無法達成有效協議,美國將於三月初重新啟動加稅措施,而中國必然被迫跟進,貿易戰戰火必將再起。 目前可以得到的信息顯示,中國已經做出了所謂「可以做出的所有讓步」,包括購買大量美國貨品、向美資企業開放市場、把中國製造2025全面降級、全力保護知識產權、放棄強迫技術轉讓、停止政府支持的黑客攻擊、減少出口補貼等。但中國的讓步並不能讓美國滿意。美國還要求所謂結構性的改革,包括貿易體制、降低政府對貿易和經濟的控制、減少對企業的干預、放棄直接匯率干預機制、大幅度改變產業壟斷政策等。但最大的問題,也是目前雙方無法達成協議的主要障礙,來源於執行時間,以及如何監督協議執行效果,及隨後的所謂罰則,即如果不能按時執行,是否需要採取懲罰措施。

顯然,美國不會讓步,並且已經準備好了最壞的結果,事實上美國甚至希望最壞的結果會出現。因為在現行的機制下,美國利益受損已經20年的時間。2001年中國加入WTO後,每過幾年美國都會和中國談判落實中國承諾的問題,但17年之後,中國一系列市場開放、政府放棄補貼、資本項金融市場開放、人民幣匯率市場化等改革仍然遙遙無期,有些問題反而出現了倒退。而知識產權、網絡黑客攻擊,盜竊美國商業機密和強迫技術轉讓,被證實為中國的國家政策和國家行為。

對美國來說,信任是和中國達成協議的最大障礙。中國雖然在談判上做出讓步,但只要沒有嚴格的時間表和糾正措施,整個協議就毫無意義。中國WTO談判盡心了很多年,各個項目都制定了時間表,但最後幾乎無一執行,而外界也毫無辦法,坐視中國在國際貿易體系中耍賴漁利。

這類事情,每個企業甚至每個個人都曾經遇到。一般來說,最好的辦法就是不再和這樣的企業打交道,或者不和這種人來往。所以,美國對中國採取的所謂策略,其實只是人類最基本的反應而已。

不少專家認為,中國目前仍在採取「拖」字訣。他們認為,中國是一個迷信行政權力的國家,認為只要美國換個總統,目前的局面就會發生徹底的改變。現在距離下次美國總統大選還有不到兩年時間,大約七百天時間,談判九十天後,再給一個兩年的執行期,就已經跨過了總統大選時間。

目前特朗普在政治上面臨不少難題,聯邦政府已經關閉了三個星期,國內大部份媒體對特朗普敵意繼續。中國人或許認為,2020年特朗普將陷入困境,尋求連任會導致他採取柔軟的對外政策。一旦民主黨上台,美國對華政策會大幅度改變。

我不知道這個預測有多大幾率會出現,但很明顯的是,同樣判斷將促使特朗普和他的內閣採取更為強硬的手段,以及留給中國更加短的轉變時間。而這正是兩國貿易戰談判的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