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年前的「陝北千億礦權糾紛案」卷宗丟失風波持續發酵。1 月6 日,中共央視前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發佈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錄製的第三則影片。新影片講述了王林清分管領導杜萬華和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干預審判的一些細節。這是繼12 月30 日、1 月3日之後,王林清的第三段自拍影片。

第三則王林清影片中揭露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涉案細節。圖為周強資料照( 大紀元資料室)
第三則王林清影片中揭露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涉案細節。圖為周強資料照( 大紀元資料室)

同一天,有接近王林清的人士對大陸財新網表示,王林清曾經在1 月3 日到單位露了一面,之後被帶到最高法院附近的一家賓館接受該法院一個調查組的訊問。家屬對調查組的調查方向感到擔憂。文章還表示,在第一個影片公佈後,王林清曾對一些朋友表示,自己的性格不適合體制。

當晚,崔永元在社交媒體上發出一則留言:「王林清,請馬上聯繫我,我要確定你安全,這是我們約好的。」短短的一句話,暗示王林清已經「失蹤」,而且可能還有要「發起營救」之意。

王林清失去聯繫,再度推高了「千億礦權案」的波瀾,也更引起人們對這個發生在中共最高法院的「離奇」案卷失蹤案的關注。然而令外界不解的是,中共通常會對這種涉及最高層醜聞的消息和評論全方位封鎖,但是這次不一樣,「基本上放行」。

「周院長有明確指示」官搶民財干擾法官辦案

「陝北千億礦權糾紛案」是指榆林凱奇萊能源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凱奇萊)法定代表人趙發琦與陝西省地質礦產局(下稱西勘院)的勘探權爭議。雙方於2003 年簽了協議,凱奇萊出資1,000 萬人民幣與西勘院合作勘察陝西波羅井田煤礦。

在探明該井儲藏約19 億噸優質煤後,西勘院要求終止合同,並於2006 年與香港女商人劉娟的「香港益業投資公司」簽協議,「一女兩嫁」。這起涉及陝西當局搶奪民企財產的糾紛,持續了十餘年。

王林清在最新的影片中表示,2016 年3月,他所在的最高法院民事審判第一庭(簡稱民一庭)已經對陝西千億礦權案審理完畢。即對於「關於凱奇萊公司起訴受讓西勘院礦業權的訴訟請求」達成一致意見,涉事企業凱奇萊與西安地質礦產勘查開發院(簡稱西勘院)的合作開發合同有效、西勘院構成違約、西勘院應當把探礦權轉讓給凱奇萊公司。

王林清表示,對於合議庭一致的礦權歸屬意見,他的分管領導杜萬華要求他重審。「儘管你們合議庭意見一致,但鑒於這案件的關注度高,而且背後的利益很大……不能因你們合議庭一致意見就這麼定了。」還說「周院長有明確指示,要發回重審」。王林清表示作為案件承辦人,不同意重審,這違反民事訴訟法。但杜萬華命令說,「你保留個人意見,趕緊回去合議。」

在崔永元同時公佈的「民一終字第81號」判決書的批示文件中顯示,杜萬華在2017 年11 月23 日的批示中提到判決書做了三次修改,並請周強作出批示。12 月18 日的補充批示中,杜萬華寫道,「本案判決書周強院長已經審核,請即發」。

根據2012 年修訂的中共《民事訴訟法》規定,原審法院對發回重審的案子做出判決後,當事人如果繼續提起上訴,那麼二審法院不能再次發回重審。目前的信息顯示,在最高法院審理的這起案子已經是二審。所以影片中王林清提到的周強明確指示「發回重審」,明顯是違反中共法規,而且是最高法院的最高層直接「干預」。

崔永元於2018 年12 月26 日在微博揭露,中共最高法院竊取了陝西商人趙發琦,與陝西地質礦產局一樁價值千億大案卷宗。而該「先判後審,卷宗被盜兩年無下落」。崔永元還稱,52 歲趙發琦已經為此打了12 年的官司。承辦該案的法官叫王林清。

1 月2 日,崔永元在置頂的微博中發佈了王林清的第一則自拍影片。影片中,王林清說自己是中共最高法院民一庭的法官,作為千億礦權案的承辦人,承辦的該案二審卷宗在警備森嚴的最高法院被盜走了。他說,自己作為一個普普通通的司法人,至今都想不到會發生這種事情。他還提及最高院的一名庭長與周強涉及該案卷宗被盜事件。

3 日,王林清的第二段自拍影片曝光。影片中,他指證最高法院的高層領導及該院紀委的負責人,捲入了另一宗涉及巨額利益的民事案件。其中最高法院紀檢組辦公室主任,強行要他按最高法院領導的意思改判,在拒絕後他到外地講課的時候遭緊急抓捕,被關押審問幾天。

王林清再度表明,因為他在最高法院工作期間的離奇遭遇,促使他錄下這些資料,以防不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