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鞏是蘇軾的好朋友,字定國,號清虛居士,是北宋的詩人、畫家,喜歡上書議論朝政。蘇軾由於寫了一些發牢騷的奏摺,被認定為譏諷朝廷,關在烏臺審訊,這就是「烏臺詩案」。

之後蘇軾被關入大牢,幾個月後終逃殺身之禍,被貶黃州;王鞏受牽連,被貶到更偏遠的嶺南賓州。大難臨頭,王鞏遣散家人,不願家眷隨己到蠻荒送死,但家中一位名叫柔奴的歌女,毅然陪伴他共赴嶺南,不離不棄。

嶺南賓州就是今天的廣西賓陽,當時卻是極其荒涼潮濕的地方,所謂「瘴癘之地」,惡性瘧疾流行,很多被貶嶺南的人都病死無回。

五年之後,王鞏奉旨得以北還,帶著柔奴去黃州與老友蘇軾相聚。蘇軾見了他們,幾乎沒有認出,王鞏居然比五年前還年輕,面色紅潤、神采煥發,性情更為豁達,沒有一絲落魄的滄桑。而且,柔奴不僅沒有因為歲月而憔悴,反而更顯清麗,笑顏裏好像還帶著嶺南梅花的清香。

蘇軾問柔奴,嶺南的生活一定很艱苦吧?柔奴淡然地笑說:「此心安處是吾鄉。」蘇軾大為歎賞,寫下了《定風波‧南海歸贈王定國侍人寓娘》:

「常羨人間琢玉郎,天應乞與點酥娘。盡道清歌傳皓齒,風起,雪飛炎海變清涼。

萬里歸來顏愈少,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試問嶺南應不好。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鄉。」

王鞏蠻荒歸來反而面如紅玉,此事並非虛傳,在當時文人的書中也有同樣記載。

其實王鞏到了嶺南賓州,歷經九死一生,一個兒子死在那裏,另一個兒子死於家中。名為「監賓州鹽酒務」,實際他就是個賣鹽、賣酒的小商販,生活極其艱苦。情志不舒,物質匱乏,愁都愁死了,怎麼還會「黑髮如漆」、「 面如紅玉」? 王鞏有甚麼保養的秘方?

當時就有人說他是修行的結果;在給蘇軾的信中,王鞏確實也大談道家長生之術,說自己在賓州修行。《素問‧上古大真論》言:「精神內守,病安從來?」

中國古代養生家認為,防病、治病的最佳良藥就是調養精神,保持好的心態。可見正是修行,使王鞏不怨天尤人,對患難安之若素,劫後才青春煥發,氣足神完。

二十歲就成名的蘇軾,後半生屢遭貶謫,一生娶了三個妻子也都早逝,晚年又有喪子之痛。從政四十年,三十三年是在被貶謫的異鄉度過。

宦海沉浮,蘇軾也曾掙扎、徬徨、孤寂,「揀盡寒枝不肯棲」,也曾感嘆「何時忘卻營營」。 被貶黃州時,人生的順逆,在他看來,「也無風雨也無晴」;再貶惠州,他把所有的困厄愁苦都變成了甜蜜,「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三貶海南,他發出了「九死南荒吾不恨」的心志。

蘇軾一次比一次被貶謫、徬徨、更偏遠, 黃州、惠州、儋州,三個被貶謫之地,最後竟成了蘇軾引以為功業的地方:「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

白居易有詩云:「無論海角於天涯,大抵心安即是家。」如果內心安定,即便困於傷心之地,也如同身在故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