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1月8日),陝西省漢中退伍軍人張扣扣替母報仇殺人案一審被判處死刑,張扣扣當庭提出上訴。張自行辯護時表示,母親被殺,讓他的命運因此改變。有不少網民留言表示:「刀下留人!」

今天上午9時,陝西漢中中院官方微博對張扣扣殺人案一審進行圖文播報。截止17時46分庭審結束。張扣扣因故意殺人罪及故意毀壞財物罪,被判處死刑。張扣扣當庭提出上訴。

張扣扣家屬希望當庭交納被害人4萬元賠款及庭下轉達張扣扣有意願賠償之事,但受害人家屬不接受。

張扣扣在庭審中表示,1996年其母被故意傷害致死案與他在2018年涉嫌殺人有因果聯繫,「我不是無事生非,案發前我的確心裏很壓抑,我(眼前)經常浮現我媽媽當時的情況,精神壓力大,看到王正軍的時候,我精神處於崩潰邊緣。」

其辯護律師殷清利表示,由於張扣扣入看守所時心電圖異常,有可能是心理疾病的因素所致,再加上張扣扣作案前、作案時看到王正軍時產生的一系列狀態,他認為應當由專門知識人士出庭和進行精神病鑑定。

但上述申請被法庭駁回。因為公訴機關認為,張扣扣屬於有預謀殺人犯罪;案前 、案中及作案思維清晰,精神狀況正常,對自己有辨認和控制能力。且其親屬及同村村民、工友、戰友、朋友均證明其身體健康,精神正常。

張扣扣對法庭陳述案卷,只提出「沒對王正軍補刀,其它屬實」。他在做自我辯護時說,「我堅持我的觀點。如果我媽媽不死,我的命運也不會因此改變,所有的一切都是王家造成的,並不是我對社會不滿,對工作不滿。」

在控辯雙方發表辯論意見時,張扣扣說:「我沒有給社會造成危害性,我沒有亂殺無辜。」

23年前目睹母親被鄰居王家二兒子王富軍打死,當時13歲的張扣扣還親眼見到公安人員解剖母親遺體。而法院最終認定的卻是王家未成年的老三王正軍打死了張母。被判七年徒刑的王正軍坐了四年牢就出來了。張家最終只拿到了1500元的賠償,連句道歉的話也沒有收到。

2018年2月15日12時20分許(大年三十),張扣扣持刀將鄰居王自新(男,71歲)及其長子王校軍(47歲)、三兒子王正軍(39歲)殺死,報了殺母之仇。王自新的二兒子王富軍因為沒有回家過年,沒有被張扣扣遇上。2月17日,潛逃的張扣扣到當地派出所投案自首。

張扣扣父親張福如於2018年7月31日向漢中市中級法院提出申訴,要求重審妻子被故意傷害致死案;同年10月19日,漢中市中級法院駁回其申訴。2018年11月15日,張福如又向陝西省高級法院提出同樣申訴,2019年1月3日,陝西省高級法院依然駁回。

這次庭審,張扣扣的辯護律師申請調取1996年張扣扣之母被殺案卷材料,法庭才同意調取。

網民:「刀下留人!」

庭審中,張扣扣在供述自已經歷時,提及自己在1999年底至2014年,因找工作、學挖掘機被騙,還多次被騙入傳銷組織,他當時就想以後要碰到騙他學挖掘機的人,就要整死那人。

網民對此議論紛紛,稱是法庭「故意的誘供!」還說「這番供述會導致他死定了」。

還有不少網民對張扣扣的遭遇感到痛心:「母親的去世給張扣扣造成傷害,親眼看到媽媽在自己的懷裏去世,這心裏的陰影終生難忘。換成任何一個人,都是終生難忘的!」

「雖然扣扣就是犯了不可饒恕的罪行,但是還是希望能『刀下留人』。這是我在網上追的第二篇直播報道⋯⋯ 如果當年的判決也是一命換一命,並得到王家的道歉以及經濟賠償,扣扣還會這樣嗎?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沒有如果,我知道13歲的他,那種恐懼,那種絕望,那種撕心裂肺,懇請留生路。」

但是,公訴人稱張扣扣是打著「為母報仇」的旗號,掩蓋其宣洩生活不如意之實;張的行為讓社會處於混亂和無序的狀態。

網民質疑道:「公訴人你好,張扣扣案件,影響並不惡劣,你沒看廣大網友的評論嗎?我們支持張扣扣!支持!除了死刑,我們接受任何審判!」

還有網民質問:「我想問,『為洩私憤和生活工作中的不如意』是從甚麼事實中看出的?」「十二次提訊同步錄像都沒有?警方怕甚麼?」

另有更多網民留言:「刀下留人!」「除了死刑,網友們都能接受。」

不過,還有網民表示擔憂:「殺的太多了啊,如果只死了當年的兇手王老三一個人,那兩個如果救活了,他肯定死不了。現在殺了三個,有點難說。」「這案件不能作為單一殺人案審理,要結合其母被殺案去適當量刑。」

張扣扣的辯護律師表示,張扣扣此前沒有任何違法犯罪前科,該案有著極其的特殊性,「張扣扣本質上並不是壞人,懇求法庭留給張扣扣一條生路」。

張扣扣最後陳述時說:「我對我所做的事情供認不諱,我希望給我一次機會,對社會造成不良影響我表示道歉,希望得到諒解,對被害人家屬表示歉意,希望能夠諒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