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入2019年,大陸民間有說逢「九」向來多事,有「逢九必亂」之論。中共今年恰逢六四30周年、打壓法輪功20周年等重大日子,同時面對中美貿易摩擦引發的經濟危局,被指深陷內憂外患,面臨重重難關。

歲末年初,北京接連幾次講話。在新年致辭中說:中國「正面臨百年未有的大變局」。隨後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紀念會上提出「一國兩制」統一台灣,並稱「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1月4日,在中共軍委工作會議上,北京又表示,軍隊要強化打仗意識,做好軍事鬥爭準備。

壓力重重的2018年剛剛過去,北京在踏入2019年的這些表態,立刻激起軒然大波。中共內政外交的真實處境,引來外界解讀。

2019逢連串大事  外媒:中共內憂外患危險多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稱,2019年國家主席習近平正面臨內憂外患。一方面,中共在面臨著各式各樣國內的敏感事件和挑戰,如2019年正值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殺事件30周年、中共前黨魁江澤民1999年發動殘酷鎮壓法輪功學員20周年,以及達賴喇嘛被迫離開西藏60周年。

與此同時,國內經濟已經步履蹣跚。中央減少債務的舉措導致基礎建設和投資放緩,而GDP增長率也不如以往亮眼,甚至連一向以發表不實數字聞名的中共各種機構,也漸漸轉為擔憂的語氣。

在內憂之外,北京還和美國進行了貿易戰。2018年,華盛頓針對數千億美元的大陸商品提高關稅,雖然目前停戰到2019年3月1日,但中共在這段期間必須對美國放軟,因為貿易戰使得大陸的經濟增長出現疲態。

報道指,除了貿易戰外,北京還和特朗普政府開闢了新的戰線,包括南海爭奪和中共商業間諜等等,使得經濟問題延伸到了政治和軍事問題,導致處理難度更高。

貿易戰壓力難解  特朗普指華經濟弱願妥協

目前北京所遭遇的種種問題,最主要誘因就是與美國的貿易糾紛。昨日在北京登場的中美副部級經貿磋商,是「習特會」達成停火協議以來,中美雙方首次面對面磋商。但彭博報道,今次談判可能不會產生重大突破,若未能達成協議,中美在3月恢復關稅的風險會很高,預計之後會有更多高層討論。

中美談判前夕,美國總統特朗普美國時間周日表示,美國加徵關稅已令中方受挫,認為中方意欲解決問題,「中國想要達成協議。他們的經濟現在不好⋯⋯這給了他們很大動力要進行協商。」

剛過去的周五(1月4日),中共央行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一個百分點,被指幅度大於以往,釋放資金約1.5萬億元人民幣,被視為應對國內增長放緩與美國關稅壓力的舉措。

不過,野村首席中國經濟學家陸挺昨日發表報告稱,在上半年預期經濟進一步放緩、信貸下行周期、中美貿易戰、樓市降溫,及耐用品銷售下滑等不利因素下,僅僅開閘放水遠不足以阻止經濟增速進一步下滑。

經濟下滑 救市無力

2018年,中共央行已經連續四次定向降準,救市規模較2008年金融海嘯更龐大。不過,去年12月中共官方公佈的數字,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跌到了49.4,為兩年多的最低點,預示著中國經濟面臨著下滑的壓力。有預測說,貿易戰將造成中國GDP下滑1到1.5個百分點。

政論家陳破空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現在已經全面出現了失業潮和企業倒閉潮,民營企業一片哀鴻,外資大舉撤離。農民工找不到工作,大學生畢業就失業。中共經濟運作的三駕馬車已經失靈,開始滑向深淵。而且現在中共提出犧牲百姓利益,以此保持宏觀金融體系的生存。置民生於不顧的做法,更加劇了官民對立。

分析認為,經濟不穩加劇了中共治下累積的各種社會問題,而中共則不斷投入資金加強維穩,把社會變成了「大監獄」,全方位地監控社會。但是控制越大,反抗越強,對中共不滿的情緒來自方方面面,包括宗教、族裔、退伍軍人、金融難民,甚至是既得利益集團。

中共嚴重分裂 內部勢力或伺機反撲

國際問題專家唐浩表示,北京對這次貿易戰處理失當,也使中共權貴利益集團的利益和佈局遭到了重挫,諸多中國企業營收慘跌。不少權貴分子和紅二代對北京當局明裏暗裏地表達不滿,對北京進行「挑戰」、「逼宮」,局面相當被動尷尬。

前不久,總部設在北京的多維新聞網出現了一篇文章「防止極左撕裂中國,習近平應負責任」。這篇文章直接向北京當局叫板挑釁,不可謂不嚴厲。可是一天之後,這篇文章出現「180度」轉彎,變成了「防止極左撕裂中國,習近平強勢撥亂反正」。

而在近期的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北京強調「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維護習核心」等。

分析認為,種種現象反映中共內部極可能出現了激烈的政治較量。也就是說,北京的權力核心其實並不穩定。雖然拿下了周永康、薄熙來等大老虎,但「老虎王」江澤民和曾慶紅還逍遙法外。他們可能會利用一切機會,給北京製造麻煩,甚至要替換習近平。

體制內外呼聲:籲中共退出歷史舞台

體制內外的巨大壓力和挑戰下,中共近日強勢宣告兩岸「必然走向統一」與「一國兩制」,被視為時機不尋常。外間分析認為中共或欲挑起人民的「愛國熱情」,借樹立「外部敵人」,把敵意轉嫁到台灣,轉移人們的焦點。

不過,體制內外不滿中共的呼聲已此起彼落。知名自由派、北大教授鄭也夫近日撰文指,中共執政70年「給中國人民帶來太多的災難」,完全喪失了自我糾錯的機制,應該自動「淡出歷史舞台」。

2019年元旦前夕,中國網上也流傳一份《中國百位公共知識分子發表「改革開放」40年感言》,質疑中共「改革已死」。

輿論認為,進入2019年,中共正面臨諸多問題,分析認為,體制內學者大膽發聲之際,外部人士更已形成共識:只有解體中共,北京才可能擺脫困局,中國才可能走出困境。

社會活動人士胡佳認為,今年是「六四」三十周年,也是中共篡政70周年,這兩種矛盾的力量會在今年有所碰撞。

胡佳指出,中國的改革已死,中共不可能對自己「動刀子」,應該另外想辦法。中共不會主動退出歷史舞台,應該喚醒更多的普通公民,勇敢地在同一個時段,有足夠多的人要求社會變革,推動社會進步。

九評編輯部新書《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中指明出路:神早已安排好了一切,幫助解體中共的人,會擁有「天賦神授」的真正權柄。但是如果死抱中共不放,那就會招來災禍與魔難。因為「神安排了中共最後的解體」。◇

劉鶴現身中美首日談判 王岐山月底或見特朗普

由美國副貿易代表格里什(Jeffery Gerrish)率領的美國貿易談判代表團抵達北京,昨日開始舉行為期兩天的副部長級貿易談判。報道指副總理劉鶴昨日意外現身會談現場,但並不直接參與這為期兩天的談判。

雖然特朗普總統美國時間周日對談判表示樂觀,不過,北京是否會在關鍵的市場准入,以及知識產權等重要議題上做出真正的讓步還有待觀察。這次赴京的美國貿易代表團以副部長級為主,涵蓋農業部、商務部、能源部及財政部等部門的代表。各方專家解讀認為,這次談判是為接下來的重量級談判做準備。

另外,中共外交部昨日證實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將於1月21至24日出訪瑞士,出席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年會,並在會上致詞,但稱目前「沒有聽說」王岐山會與同樣出席的特朗普會面,不過彭博報道,美方或會派出貿易副手與王岐山會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