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底,中共判處國安部副部長馬建無期徒刑。作為繼周永康之後,在習近平反腐運動中落馬的國安系統最高級別官員,馬建獲囚終身的消息吸引了世界聚焦。儘管中共只宣佈了馬建與腐敗相關的三項罪名,但作為中共的前特務首腦,其更多的不為人知的罪行和內幕,正被逐漸揭開。

現年62歲的馬建,曾任國家安全部副部長。2018年12月27日,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發佈聲明稱,馬建收受了1.09億元人民幣的財物,以受賄罪、強迫交易罪和內幕交易罪三項罪名被判處無期徒刑。馬建當庭表示不上訴。

馬建的這三項罪名都與逃亡美國的富商郭文貴相關,郭自2017年1月起開始在網絡上披露中共高官貪腐內幕,但其爆料真實性多數都難獲證實。

據西南政法大學網站和財新網消息,馬建是西南政法大學(原西南政法學院)1980級學生,1985年畢業後不久加入國安,歷任國安部副處長、處長、副局長、局長和國安部部長助理,最遲於2006年升任副部長。

據外媒報道,馬建曾掌管國安部第十局,該局又名「對外保防偵察局」,負責監控駐外機構人員及留學生,偵查境外「反動組織」活動;馬建升任副部長後,接任部長呼聲甚高。

馬建的國安背景,致使案情細節難以見諸報端,但僅中共官方發佈的數條消息,便已透露出濃濃的詭譎氣息。

馬建案隱藏中共「機密」

2015年1月,馬建被中共「雙規」。但直到2016年12月,中紀委才通報將馬建開除黨籍和公職,移交司法程序,並稱其「對抗組織審查」。又過了兩年,馬建才最終獲刑。從馬建落馬到獲刑,期間長達四年,比其頂頭上司周永康案1年9個月的審理期,耗時多了一倍多。

更關鍵的是,法院宣判聲明稱,鑒於馬建案「涉及國家秘密」,法院已於2018年8月16日進行了不公開審理。法院還稱馬建具有「從輕處罰情節」。

馬建案為何耗時如此之久,到底是案情複雜超過周永康案,還是中共在顧忌前特務首腦背後的秘密?馬建落馬之初為何敢於「對抗」,最後為何又轉獲「從輕處罰」?

馬建一案雖然迷霧重重,但中共法院的宣判聲明,無意中已露出端倪:馬建案或牽涉中共不欲人知的「秘密」。

中共法院對馬建案的宣判聲明,透露許多信息。(中共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網站截圖)
中共法院對馬建案的宣判聲明,透露許多信息。(中共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網站截圖)

法院聲明中所公佈的馬建三宗罪,都僅涉及郭在國內的利益糾紛。這些情節早已被大陸媒體和郭文貴本人披露過多次,顯然稱不上秘密。

由此不難推斷,法院聲明隱藏了被中共視為「國家機密」的馬建罪行,而馬建起初有膽量對抗組織(中共),以及最後能獲得從輕處罰,都與這些中共見不得光的秘密有關。

中共到底想遮掩甚麼「國家秘密」?大紀元時報抽絲剝繭,逐步揭開馬建和中共不為人知的更多罪行。

郭文貴自爆阿聯酋身份 戳破中共「中東佈局」

中共法院對馬建案的宣判聲明,其實已經透露出許多信息。聲明披露了馬建在國內如何為郭文貴的生意保駕護航,但隻字未提主管特務工作的國安部副部長馬建,在海外替郭做了甚麼。

從法院聲明這一細節中,不能看出中共欲遮掩的馬建「罪行」,應當包括他在海外的活動。

事實上,郭文貴早已率先揭開了這一秘密,而且相關爆料的真實性,罕見的獲得了中共的證實。

2017年4月23日,郭文貴在推特(Twitter)上公佈了他戴阿拉伯頭巾的照片,並自曝「阿布扎比公民」身份。

無論郭文貴是有心或無意,他此舉無疑是捅了一個天大的馬蜂窩。幾天後推特關閉了郭的帳號。值得一提的是,在郭文貴披露「阿布扎比」的4天前,中共證實對郭發出了「紅色通緝令」。

阿布扎比酋長國(Abu Dhabi),不但是阿拉伯聯合酋長國中最大的酋長國,同時也是與中共關係最密切的中東「戰略夥伴」。

中東一直都是世界石油重地,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進口國,其中一半石油進口來自中東。中共覬覦中東,並非秘密。已過世的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前主席麥凱恩(John McCain)就曾指出,中共在中東「有所圖謀」。

一直以來,中共都是通過支持巴勒斯坦、伊朗等中東政權,以及通過增大對中東的投資和貿易,來加強對中東的滲透。其中,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是首個同中共建立戰略夥伴關係的海灣阿拉伯國家,也是中共選中的踏足中東的橋頭堡。

阿聯酋的阿布扎比王儲穆罕默德2014年提出「重振絲綢之路」構想,被外界視為呼應中共2013年倡議的「一帶一路」戰略。2015年12月阿布扎比王儲訪華,與中共達成深度合作,其中包括組建100億美元的中阿基金,以配合中共的「一帶一路」。

2018年7月習近平訪問阿聯酋。圖為阿布扎比王儲陪同習檢閱儀仗隊。(網絡截圖)
2018年7月習近平訪問阿聯酋。圖為阿布扎比王儲陪同習檢閱儀仗隊。(網絡截圖)

2016年9月中共獲得阿布扎比的門戶港口——哈利法港2號碼頭35年的特許經營權,中共企圖將哈利法港打造為「一帶一路」輻射歐洲、地中海的運輸樞紐。2018年7月,習近平當選終身制的中共國家主席後,首次出訪的第一個國家就是阿聯酋的阿布扎比酋長國。

阿聯酋,已成為中共擴張霸權的「一帶一路」戰略的關鍵環節。郭文貴自爆「阿布扎比公民」身份,相當於在國際上撕開了中共對阿聯酋和中東的詭秘圖謀,攪亂了中共的阿聯酋「攻略」。

馬建不為人知的第一宗罪

過去數年郭與中共的相互爆料,已曝光郭的靠山之一就是國安副部長馬建。郭文貴的阿布扎比公民身份,極易被聯想到馬建負責的海外特務工作。

郭自爆身份,相當於變相揭破中共滲透中東的「阿聯酋攻略」, 馬建因此也就背上了破壞中共「中東佈局」的大罪。

事實上,中共當時馬上進行了補救,試圖將輿論導向對郭文貴的腐敗指控。不過,中共欲蓋彌彰的補救措施,反而印證了郭文貴這次爆料的真實性,並在無意中洩露出更多秘密。

2017年5月1日,推特(Twitter)上有爆料稱郭文貴目前最大一筆外債來自阿布扎比,金額達30億美元。5月2日,阿聯酋外長訪華,與中共達成協議,同意配合中共「反腐敗追逃追贓」,外界相信該協議是針對剛剛自爆有阿聯酋公民身份的郭文貴。

隨後中共釋放出更多更具「權威性」的爆料,試圖坐實郭的腐敗罪名。

2017年7月,陸媒財新網刊發特稿《郭文貴的底牌》,披露說郭文貴盯上了「阿布扎比王室的豐厚資金」,2013年前後,郭憑藉馬建的支持,「騙取個別阿布扎比高層的信任,進而以投資中國金融資產為餌,與阿布扎比王室成員成立阿中基金」。

財新網說阿布扎比早在2012年就打算成立前文提及的「中阿基金」(2015年12月正式成立),郭文貴從中「嗅到了可利用之機」,並把成立基金的計劃告訴了馬建,還想出一個具有槓桿效應的名字——「阿中基金」。

郭「仰仗時任國安部副部長馬建的支持,又有聯合國四方特使身份的貝理雅(Tony Blair)『站台』,郭文貴以國家合作之名獲取了阿方信任」。2014年12月「阿中基金」正式成立。

財新網稱,郭文貴的「阿中基金」和政府間商議的「中阿基金」完全不相干;郭用重複抵押的資產,換得阿布扎比先後出資30億美元。財新網稱,其中大部份資金被郭失敗的投資給套牢,剩餘資金被郭挪為己用。

馬建秘訪阿聯酋 暗藏中共「中東佈局」

財新網的文章主要是針對郭文貴,並未細說馬建是如何支持郭獲取阿方信任。但後續的更多爆料補足了這些細節。

2017年9月,有海外中文媒體刊發多篇報道,披露了更多信息。報道稱,2014年郭文貴和時任國安部副部長馬建一起到阿聯酋會見其內務和情報部長。馬建主動提出並承諾幫助阿聯酋和阿拉伯世界,讓中共切斷與以色列的關係。郭文貴則表示他可以為切斷以色列和中共的合作關係而做出奉獻。兩人的建議得到阿聯酋的積極響應。

海外媒體爆出的這一猛料,解釋並印證了財新網報道中,郭是如何「以國家合作之名獲取了阿方信任」。

報道還指,馬建和郭文貴要求與阿聯酋成立基金,並接管哈利法港,他們承諾讓中共政府要求所有石油公司使用該港口。這一說法雖然難獲證實,但中共2016年拿下哈利法港2號碼頭的特許經營權,證明哈利法港的確是中共在中東的目標之一。

中共2016年獲得阿布扎比哈利法港特許經營權。圖為哈利法港。(影片截圖)
中共2016年獲得阿布扎比哈利法港特許經營權。圖為哈利法港。(影片截圖)

由此海外中文媒體的爆料從側面證實了,馬建在協助郭文貴從阿方「吸金」的過程中,並非單純的以權謀私;更有可能是在執行中共的阿聯酋「攻略」時,讓郭渾水摸魚,作為中共的白手套、從中牟利。

如果郭未曝光「阿布扎比」,那麼這一中共機密很可能成為馬建「對抗組織」的籌碼。然而,該隱秘被郭戳破後,破壞了中共的中東戰略,就成為壓垮馬建,但中共又不欲人知的第一宗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