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1月7日),美國商務部長羅斯表示,貿易戰正在損害中國經濟,令北京當局無法解決大批民眾就業問題。

羅斯周一上午在CNBC《財經論壇》(Squawk Box)節目中表示,美國對華關稅措施造成中國經濟放緩,對中共政府來說,這是一個不可小覷的「大問題」。

羅斯說,離鄉背井到城市尋找工作機會的中國人民,在失望之餘只好返回家園。「這將造成很實際的社會問題,因為那是一群對社會現狀非常不滿的人。」他說。

羅斯表示,中共目前面臨「二元決策」(binary decision):被美國調高懲罰性關稅,或者與美國達成協議。 

他指出,美國對中國的出口遠少於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北京正在發現它依賴美國的程度。

羅斯說,在華營運的公司正在將製造轉移出中國,除了美國外,有些公司轉移到其它亞洲國家。

對於周一在北京登場的中美新一輪談判,美方派出六位副部長級官員的談判團隊,羅斯說,這是「很適當的層級」,因為需要解決的問題眾多,包括最終的執法和履行承諾的確認。

中美在7日及8日於北京進行去年特習會後的第一輪談判,美方由副貿易代表格里什(Jeffrey Gerrish)率團,其他6名主要成員包括USTR首席農業談判代表陶德(Gregg Doud)、農業部(USDA)主管貿易和海外農業事務的次長麥金尼(Ted McKinney)、商務部主管國際貿易事務的次長卡普蘭(Gilbert Kaplan)、能源部助理部長溫伯格(Steven Winberg),及財政部主管國際事務的次長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

中共外交部周一表示,雙方官員在7日的會談中均表達了共同努力以實現習特會共識的意願。

羅斯認為,中美貿易談判很可能達成一個雙方能夠接受的協議。主要包括三個方面。其一是中國擴大從美國進口商品,進口更多的大豆及能源等,這個中方比較容易做到。

第二個則是中共的結構性改革,這個比較困難,因為涉及到保護知識產權及市場准入等。

羅斯說,最後一個是最困難的,就是有甚麼機制可以確保中方能夠落實協議,因為根據以往的歷史,中共在遵守協議履行方面做得非常不好。

去年12月習特會後,中美達成暫時停火90天及展開談判的共識,若未在今年3月1日前達成協議,美國將自3月2日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懲罰性關稅,由10%提高到25%。7日是中美官員在宣佈停火後首次面對面的談判。

上周日(1月6日),特朗普總統在白宮對媒體記者表示,他對貿易談判持樂觀態度,「我認為中方希望得到解決,因為他們的經濟表現不佳,這給了他們很大的談判動力。」

《華爾街日報》1月6日引述知情人士的話報道,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的速度超過預期,中南海領導層的官員認為與美國的貿易衝突正在縮小中國經濟的增長。

在過去幾個月中,中共高級官員試圖淡化中美貿易緊張局勢對中國的影響,告訴公眾貿易衝突只是傷害中國股市的指數,使其成為一個再次購買中國股票的好時機。

至於蘋果公司下調財測,羅斯說,「我不認為蘋果公司收入減少與現在的中美貿易談判有任何關係。因為,蘋果公司的產品並沒有受到關稅措施的影響,所以與中美貿易衝突沒有關係。」

自去年以來,中國經濟持續下行,去年12月的採購經理人指數(PMI)跌破50,結束了大約兩年的擴張,進入衰退。去年11月工業利潤同比衰退1.8%,連續第8個月下滑,且是近3年來首度出現負增長;該月的零售額降到15年來的最低水平,汽車銷售則是出現近7年來最大跌幅。

為救經濟,中共央行星期五宣佈降準1個百分點,釋放資金約1.5萬億元人民幣。

相較之下,美國經濟數據仍維持榮景。據美國勞工部4日公佈的數據,美國去年12月非農就業人數飆升31.2萬,遠超過專家預期的17.6萬,另去年全年就業人數共新增260萬,達到2015年以來的最高水平。

此外,過去一年,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年增長率超過3%,從去年9月開始,失業率連續3個月維持在3.7%,達近50年來的最低點。去年10月和11月,美國工人的工資增長率達近10年來最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