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花,指水氣遇冷凝結的「花朵」,姿態曼妙,變化萬千。在民間故事中,冰花還擁有神奇的一面,可以感通人的運程,預示人的前程。

宋朝年間,錢塘南新有一個人叫萬延之,進士乙科出身,做過宣義郎(文官)。由於秉性剛直,在州縣做官期間,不善於曲意逢迎、折腰事人,到了中年,就辭官回家,移居餘杭。

他看到苕溪、霅溪一帶的湖澤可以耕種作田,於是買了下來。後來,餘杭遭遇連年旱災。因萬家田地地勢低窪,反而糧產獲得豐收。每年收租都有上萬斛盈餘。萬延之常常對別人說:「我以萬為姓氏,今年收成萬石,正好足夠了。」 隨後,他著手營建大宅院,打算用於養老。

萬延之當初赴任時,由於銅禁嚴格,他花了十文錢買下一個瓦缶,用來洗手洗臉。當時正值嚴寒酷冷,往瓦缶裏倒熱水洗臉。洗完臉後,倒掉缶裏的殘水,沒倒淨剩下的水就會結成冰。但見冰花猶如一枝桃花的形狀。儘管看到的人都覺得很奇異,但還是認為冰花是偶然結成的罷了。

正值嚴寒酷冷,往瓦缶裏倒熱水洗臉。洗完臉後,倒掉缶裏的殘水,沒倒淨剩下的水就會結成冰。(fotolia)
正值嚴寒酷冷,往瓦缶裏倒熱水洗臉。洗完臉後,倒掉缶裏的殘水,沒倒淨剩下的水就會結成冰。(fotolia)

第二天,萬家人洗完臉後,發現餘水又結成一枝冰花,猶如盛開的雙頭牡丹。次日,冰花的形狀,像滿缶寒林、水村竹屋、斷鴻翹鷺,宛如一幅圖畫,遠景近景皆有。

此後,萬家就將瓦缶層層包住,用白金護起,珍重的收藏起來。遇到天寒地凍時,即預約客人,設宴款待,取出來供客人欣賞,每次結冰,從來沒有出現過相同的畫面。《春渚紀聞》的作者何薳也曾有幸欣賞過幾次。

冬天時植物枝條被冰雪覆蓋,形成特殊的景致。(KARL-JOSEF HILDENBRAND/AFP/Getty Images)
冬天時植物枝條被冰雪覆蓋,形成特殊的景致。(KARL-JOSEF HILDENBRAND/AFP/Getty Images)

最詭異的是,上皇登極,頒發恩典,凡是退休的官員照例陞遷一級。萬延之陞遷宣德郎(文散官,正七品)。誥書下達的那天早晨, 正好是萬延之的生日。親朋好友都來為他慶生祝壽。

碰巧,那天也是大寒天。萬家取出瓦缶,放在宴席上。倒進一些水,不一會兒,就結成冰花。人們看到,冰花的畫面,是一座山石,石頭上坐著一個老人,壽龜、仙鶴分別列於老人的身旁,儼然一副壽星的形像。

凡是看到這幅冰花的人們,無不咨嗟驚歎。有人認為瓦缶是陶器,經過凡火燒製而成。如果不是蘊含著五行精氣,又怎會出現這等奇異的事。但究竟是怎麼回事,人們始終說不清楚,道不明白。

萬氏得到瓦缶之後,生活更加富裕了,但對待下人卻更苛刻、刻薄了。後來,有人撮合萬家三兒子和副車王晉卿的孫女成親。這場婚姻就花費了將近二萬緡錢。萬家之子得以補三班借職。

後來萬延之死了,補三班的萬家三子也去世了。萬家剩下的財產就被王氏全部席捲一空。萬家另外二個兒子無力和權貴抗衡,最終落得只能到親友家輪流寄居的下場。

看著萬家前後巨大的變化,眾人才開始明白冰花的寓意。萬家的榮華富貴,猶如寒冬時節結下的冰花,只能供人戲耍,卻不能持久。最後,這個瓦缶落入蔡京家。

蔡京是宋徽宗一朝禍亂國家的罪人之一,並且位居六賊之首。由於他迷惑國君,擅政專權,橫徵暴斂,導致百姓苦不堪言,為社稷帶來很多災難。雖然沒有記載,落入蔡家的瓦缶上演了哪些奇聞。但觀覽蔡京一生,他坐擁榮華富貴,手握朝政大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權力,最終也猶如瓦缶冰花,不能長久。最終,蔡京也落得餓極而死的下場。

(據《春渚紀聞》卷02、《宋史》卷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