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90天談判」的時間已經接近一半,中美雙方官員終於在1月7日開始了為期兩天的談判。原訂是「副部級」的談判,但是中共副總理劉鶴卻「意外」入場了。彭博社引述知情人士的消息以及他們看到的照片顯示,劉鶴也參加了這次談判。只是目前不清楚劉鶴談了甚麼,也不清楚參加了多長時間。

這次談判,最初人們並不看好,因為這很可能是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財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與中共副總理劉鶴進一步會談的「殿場」。劉鶴提前現身,讓這次談判的結果產生了變數。

點擊下載視頻

達成談判 北京要過「7大關」

儘管如此,外界還是無法「樂觀」,因為要想達成談判,北京要過「7大關」。彭博社指出,中美貿易談判有「7大關鍵」,北京只有過了「7道坎兒」,才有可能與美方達成協議。

這「7道坎兒」,每一道都是「難關」,分別是知識產權、華為和5G、中國製造2025計劃、能源、農產品進口、汽車關稅和銀行市場准入。對中共來說,前三個「坎兒」是最棘手的。

大家知道,美國一直指控中共強迫美國企業轉移敏感的技術和盜竊知識產權。「習特會」上,北京承諾要做「結構性的改變」。

目前中方已經有了一些「示好」動作,包括在最高院成立「知識產權法庭」、公佈「外商投資法」草案等。但是香港經濟日報指出,「細節和執法才是關鍵」,這「攸關磋商的成敗」。也就是說,北京立法後是不是真正執行,這個令人懷疑。中共的法律不少,但依法執行的並不多。

說到華為和5G,這也是美國的對中共的一項指控,就是華為受中共指令,對美國進行間諜活動。儘管華為從不承認,但美國還是要求加拿大政府逮捕了華為副董事長、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而且美國已經禁止政府採購華為產品,並且正在聯合包括「五眼聯盟」國家在內的盟友一起,圍堵全力發展5G技術的華為。

而中國製造2025計劃,被中共看作是「長期經濟發展目標」的必備基礎,涉及10項高科技領域。中共的目的是到2025年,中國跨入「製造業強國」,在高科技領域統領全球。

所以中共「以國家力量介入」,違反WTO規則,對外國投資者構成不公平的競爭。這也是美國第一批關稅的重點所在。據內情人士表示,如果有利於結束貿易戰,北京可能「願意修改」這個計劃。

特朗普一直很「樂觀」

雖然對北京來說,談判的難度很大,但是美國總統特朗普一直是「樂觀」的。昨天他在白宮又一次表示,兩國談判進展順利,中方希望達成協議。他說「中國希望達成交易,他們的經濟現在不好,這給了他們更大的談判動力。」這與他上個星期的說法是一樣的,他說中國經濟表現不佳,使美國處於非常有利的談判地位。

相對而言,中方明顯「低調謹慎」。中共新華社的微信帳號每天發佈的「早知天下事」對這次談判隻字不提。外交部也只是表示,雙方都同意按照「習特會」的共識,就解決經貿分歧開展積極和建設性磋商對話。但是直到開始談判,中共一直不公佈談判具體人選。

中美姿態迥然不同,「低調謹慎」的中方顯然給人壓力很大的感覺。而且劉鶴「降級」參加談判,外界認為,可能中共感到了時間緊迫,希望儘快與美方達成實質性的協議。因為中共領導人正得出一個「嚴峻的結論」:貿易爭端正阻礙經濟增長。

貿易戰重創中國經濟

有知情人士和商界高管對華爾街日報表示,特朗普政府的貿易攻勢對中國出口導向型製造業的衝擊尤其嚴重,不僅企業的新訂單減少,而且迫使工廠減產和推遲投資以及招聘。無論大型國有企業還是小型民營企業,去年12月都出現了新訂單下降,導致衡量工廠活動的官方指標降到了3年來的最低水平。

放緩的不僅是製造業,消費者支出也明顯減少,導致汽車和其它商品銷量出現下降。一些政府顧問和經濟學家估計,去年第四季度的經濟增長率將低於6.5%。其實許多分析師和投資者認為,6.5%這個數字也是假的。但即使這樣,這也是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中國最低增速。

也就是說,貿易戰讓「中國經濟很受傷」,已經難以承受。雖然中方已經有一些讓步措施,但除了特朗普之外,其他美國官員一概「沉默」。甚至萊特希澤還認為有必要採取額外關稅措施,迫使北京做出「真正的讓步」。

劉鶴現身 北京真急了

這個背景下,劉鶴「意外」現身了。說是「意外」,其實更可能是北京著急了,因為在一切聽黨指揮的中共體制中,劉鶴不太可能「率性而為」。一旦達不成協議,貿易戰將「捲土重來」,甚至可能戰火更旺,這將是「無法承受」的痛。

劉鶴現身,談判結果有了不可預知。英國麥蓋提(HIS Markit)公司首席經濟師比斯煤氣公司(Rajiv Biswas)對德國之聲表示:「中國可能不得不在關鍵議題上對美國做出重大讓步。」

但很多分析人士仍然對雙方談判打「問號」。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認為,90天內達成協議「夠嗆」。

北京能不能越過這「7大關」呢?我們拭目以待。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