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4日傍晚,中共央行發佈降準消息,決定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一個百分點。有業界人士表示,以往降準只是每次下調0.5點,此次降準力度大於以往。對此,海外評論人士文小剛表示,肯定是大陸的經濟下滑危機比外界預料得更為嚴重。

他指,去年12月份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和財新製造業PMI均降至臨界點50以下;去年底召開的中共中央經濟會議承認經濟面臨下行壓力;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經濟學教授許小年去年12月18日在杭州就經濟問題發表演說時表示,大陸經濟有工業化的紅利已經耗盡、債務等三隻灰犀牛,所以未來3至5年難以反彈;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中共央行原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余永定日前在接受大陸媒體第一財經專訪時表示,大陸經濟面臨經濟體制改革、經濟結構調整、金融風險的防範、房地產泡沫、企業槓桿率過高、影子銀行風險、地方融資平台違約等等諸多問題,但最緊迫的問題是經濟增速的持續下降;尤其是大陸經濟學家、中國人大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松祚公開演講時說,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構的研究小組內部報告指,大陸2018年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速實際為1.67%,甚至為負值等等。

文小剛認為,無論是中共官方,還是體制內金融學者都紛紛表示大陸經濟出了大問題。這還沒有計算中美貿易戰會給今年大陸經濟造成的巨大衝擊。而此次中共降準又重新回到貨幣寬鬆的老路上去了,這樣會使中共在金融領域去槓桿的努力前功盡棄,中共現在為了保經濟增長,已經冒著金融及經濟領域崩潰的危險。

另外,媒體引述專門觀察大陸經濟的國際調查研究機構「中國褐皮書」(China Beige Book,CBB)董事總經理卡濟(Shehzad Qazi)稱,大陸經濟於2019年已經放緩,但中美貿易爭議形成另一個巨大壓力。他指,以出口貿易為主的廣東地區,已是關稅戰爭的明顯受害例子。若3月1日起再加徵關稅,大陸企業面臨的壓力會難以忍受。

此外,英國顧問公司「伊諾多經濟」(Enodo Economics)長期關注大陸經濟的專家喬伊列娃(Diana Choyleva)表示,大陸正處於最艱難時刻中期,「根據我20年觀察中國經濟與市場的經驗,這是我最擔心看到的狀況,就是中國共產黨是否有能力不偏離軌道。」她還指,中共推出許多刺激經濟的政策,但只會在今年上半年有效,接著就會回到下滑的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