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基因編輯技術在人體試驗的「率先使用」,到賀建奎的全球首例基因編輯嬰兒的誕生,中國基因編輯技術越發備受關注和質疑。

儘管國際社會一致批評賀的研究,中共也試圖隱藏,但中共的文件顯示,基因編輯是一個受到中共國家意志推動的研究領域。

從盛讚到指責 中共官媒對基因編輯異常反應令人質疑

賀建奎自2018年11月底宣佈全球首例基因編輯嬰兒(露露和娜娜)出生後,中共喉舌第一時間加以盛讚,《人民日報》吹捧這是基因編輯領域的「歷史性突破」。

而賀建奎本人早已是中共中央電視台(CCTV)的明星。2017年9月23日,CCTV為「喜迎中共十九大」製作的一個特別節目中,將賀建奎稱為「世界基因界的新牛人」。攝影機跟著他去了許多不同的地方,包括他的實驗室,他的公司,一家醫院,甚至是足球場,將他描繪成一個令人敬畏,深受喜愛的科學明星。

但是,令中共和賀建奎感到意外的是,當基因編輯嬰兒試驗對外公佈後,迎來的不是讚美之詞,而是來自全球的譴責。批評指,從倫理上講這是在「定製人類」;從技術上講,多年後很多意想不到的問題可能會浮出表面。

在國際輿論譴責下,《人民日報》緊急刪稿,CCTV也將2017年9月的節目從網站上拿掉。但是,從YouTube上仍可獲得該節目的存檔副本。

兩大官媒的異常舉動令人費解:中共政府對基因編輯研究到底持怎樣的態度?

基因編輯被列入中共五年規劃目標

中共國務院在2016年7月28日印發的一份文件中,充份披露了中共對發展基因編輯技術的大力支持。該文件是由國務院下發給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國務院各部委及各直屬機構。國務院在首頁上強調各單位要「認真貫徹執行」。

國務院2016年7月下發的文件。(中共官網截圖)
國務院2016年7月下發的文件。(中共官網截圖)

大紀元記者發現,在這份名為「『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的文件中,中共至少五次提到基因編輯,並將其歸類為「發展引領產業變革的顛覆性技術」,要求相關部門要「重視基因編輯」。

在文件中的「專欄21」,基因編輯也被納入「戰略性前瞻性重大科學問題」之列。文件在此處再次強調要「加強部署基因編輯」。

中央社等媒指出,國家政策的支持,使得基因編輯從此在中國進入了到高速成長的「快車道」。

《華爾街日報》披露,在中共的基因產業政策的推動下,約束較少的中國科學家在全球率先將基因編輯技術用在了人體試驗。《華日》發現,至少有86名晚期癌症患者的基因被編輯。

BBC報道稱,2018年早些時候中共批准的使用基因編輯工具CRISPR-Cas9進行基因編輯的臨床試驗,共涉及300位患者。

《華日》根據收集的資料披露,已經進行的基因編輯試驗從未被公佈結果,也沒有對受試者進行跟蹤,這令海外科學家感到震驚。他們認為,由於基因編輯在多年後仍有可能出現很多意想不到的後果,因此受試者應該被監測多年才合理。參與試驗的吳式琇醫生坦言,在一次試驗中,21名患者中至少19人死亡。他否認死因與基因編輯有關,但卻沒有給出更多細節。

《華日》還披露,在一項基因編輯人體試驗中,一名印度男子的癌症雖然有所改善,但卻患上心臟病和腦中風;這名已故男子的家人說,中國醫生們沒有調查死亡原因。這令外界質疑,基因編輯可能引發其它病症。

在中國,申請進行基因編輯人體試驗很容易。帶領杭州市腫瘤醫院的團隊試驗基因編輯工具的吳式琇醫生可以在患者身上進行試驗,這與全球同行業的做法大相逕庭。吳所在醫院的審核委員會只用了一個下午就簽字同意他進行試驗,無需經過國家級監管機構的批准,在不良反應報告方面要求也較少。

吳說,他曾試圖發表他的研究,但一些西方學術期刊拒絕接受。他沒有做出詳細說明。

基因編輯試驗的潛在後果

首先,從倫理上講,賀建奎的基因編輯嬰兒若不加控制,將會實現「定製人」。許多科學家和倫理學家擔憂,這樣隨心所欲地「創造」自己想要的孩子。原本由父母誕生而來的生命,將變成人造生命。從而帶來倫理危機。

其次,從技術上講,基因編輯技術能否有效幫助人類擺脫疾病,目前尚存很大爭議。

BBC報道說,改變一個人基因後的長期影響目前還是未知數。比如,預料外的變化可能導致細胞癌變,如果患者身體對插入的基因有反應,可能觸發免疫反應。

修改基因,操作過程中很可能出現「脫靶效應」,誤傷其它基因,造成基因突變、基因缺失、染色體異位等後果。中國科學院生物與化學交叉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椰林此前對BBC表示,基因編輯CRISPR技術脫靶效應很明顯,「除了目標基因外,還很可能導致其它基因損傷。這種副作用在動物身上經常發生,概率非常高,並不是一個罕見的事情。」

此外,基因並不是獨立存在,還會不斷和其它基因互動。修改一個基因,可能影響其它基因的運作,甚至改變細胞的整體行為,對人的器官和系統都產生嚴重影響。基因改造所導致的不良後果,如同是一顆長期潛伏在體內的炸彈。

如果是人類的胚胎基因被修改,胚胎的任何變化都可能遺傳給後代,這意味著,哪怕是一小點改動都可能會帶來深遠影響。

美國科學家警告說,多年後意想不到的後果可能會浮出表面,並強調需要對患者進行長期跟進。

中共政府否認資助基因編輯嬰兒項目 引外界質疑

賀建奎的基因編輯嬰兒試驗激起全球學術界的批評後,中共政府開始否認提供過資金支持。

賀建奎承認,基因編輯嬰兒的結果是不小心公佈的,「由於實驗的保密性不強,所以數據被洩露了」。

據英文大紀元報道,賀建奎工作的南方科技大學很快就切斷了與他的關係。該大學表示,賀自2018年2月以來一直處於停薪留職狀態;他的研究是在校園外進行的;該大學和他所在的部門說他們沒有意識到這個項目。

基因編輯嬰兒露露和娜娜出生的深圳和美婦女兒童醫院也否認參與了賀的實驗。

然而,針對這些機構突然表示不知情或未參與,一些中國問題專家表示高度懷疑。

中國問題評論人士文昭在他的YouTube節目中表示,根據賀建奎提交給中國臨床試驗登記處的材料,賀建奎獲得深圳和美婦女兒童醫院倫理委員會批准進行實驗的日期是2017年3月7日,而那個時候,賀仍然在南方科技大學工作。

在幾個中國網站上可以看到賀的《倫理評價申請表》掃瞄件,顯示了深圳和美婦女兒童醫院的官方印章以及七名倫理委員會成員的簽名。審查的結論是,「該實驗符合道德標準,獲得該委員會的許可。」

賀建奎提交給中國臨床試驗登記處的材料顯示,他的項目由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資助。但該委員會否認資助了賀的項目。

文昭對深圳市科技創新委員會的否認深表懷疑,他說,除非賀建奎能在家打印現金,否則他沒有辦法在沒有外界資助的情況下開展這麼龐大的項目。

前上海某大學的理學教授草祭分析說,基因編輯的嬰兒項目是由高層中共領導人推動、委託南方科技大學,並由賀建奎的團隊執行。

草祭認為,賀的項目涉及數億元人民幣。如此龐大的資金不能簡單地撥給一名副教授,該項目一定是已經得到高層政府部門的支持。

草祭還發現,賀建奎是一位精英生物學家,他通過「千人計劃」從美國被招募回南方科技大學。入選「千人計劃」的科學家的薪水和研究經費水平遠遠高於國內其他科研人員。因此,如果沒有高層當局的支持,賀不可能從該大學獲得長期無薪假期來進行他的基因編輯項目。而且科技部有專項經費可支持這類不能公開的研究項目。

草祭表示,賀建奎的實驗涉及從200多人中篩選出來的數十名候選人。最終參加實際實驗的每對夫婦都可以從南方科技大學獲得28萬元人民幣(40,630美元)的補償。

草祭認為,在諸如中國這樣嚴密控制的社會,如果沒有國家高層支持,上述所有這些都是不可能的。

草祭認為,賀的問題是「不小心洩露了國家機密」,這才是他要面對的,也是他「最大的麻煩」。

曾任中共軍隊主任醫生和前哈佛醫學院心血管研究員,現任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主席的汪志遠先生說,基因編輯嬰兒試驗在中國進行並不讓他感到驚訝。

汪志遠說,在共產主義治下的中國,人類生命的尊嚴得不到尊重,而醫學倫理卻被無情踐踏。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賀建奎的團隊告訴參與實驗的父母,如果在這個過程中出現任何問題,他們將「處理」「有毛病」的嬰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