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兩個月,美國的一系列戰略系統操作對中國予以多方面打擊。例如,特朗普對中國經貿制裁的升級,美國軍費支出不斷膨脹,對中國千人計劃的審查,要求中共兩個主要官媒在美國登記為外國代理人,直接對中共軍方裝備部和個人進行制裁等。

對美國戰略系統來說,這個運作速度相當快。美國的高效行動說明兩點:一是各黨派已經聯合起來,把中國當做敵人,準備實施系統性打擊。二是,美國戰略系統的後台全力組織協調,逐漸形成對中國的系統化打擊。

特朗普將矛頭直指中共。特朗普作為當前戰略系統的中心,明確對系統打擊定調,即聚焦中共。特朗普在聯合國大會演講時說,「幾乎所有的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都經過了嘗試,它導致了苦難、腐敗和腐朽。社會主義對權力的渴望導致擴張、侵略和壓迫。世界上所有國家都應該抵制社會主義及其給每個人帶來的苦難」。特朗普在主持安理會的會議時,還指出中國干涉美國2018年中期選舉,不想讓他贏。

中國主動打擊美國,意味著中美矛盾不可調和。在本文接近完成時傳出一個消息,9月30日在中國南海,中國軍艦主動向美軍艦艇挑起衝突。另外,美國副總統彭斯的部份演講曝光,他明確指出中國從經濟、政治和軍事上全面出擊,打擊特朗普政府。以上進展意味著,中美的敵對矛盾已經完全不可調和,美國必然打垮中共。

本文簡要解釋美國的戰略路線,明確美國的戰略操作,簡要探討後續影響。主要包括五個環節:美國的政治派系,美國各黨派對中國的態度,美國戰略系統升級,美國政治鬥爭與司法影響,美國打垮中共的後續影響。

一、美國的政治派系

隨著美國分裂的形勢日益暴露,美國政治派系的分裂和鬥爭日趨嚴重,不僅主導美國未來的發展形勢,更決定美國對中國的態度。

總體上,美國分兩黨四派:兩黨指共和黨和民主黨,四派指共和黨的地方保守派和新保守派,民主黨的左派和極端派。目前四派的主要分佈是,特朗普代表共和黨地方保守派,布殊父子代表共和黨新保守派,克林頓集團代表民主黨左派,奧巴馬代表民主黨極端派。

民主黨是美國的共產黨,其核心理念、組織形式、操作方式都是典型的共產黨模式。總的來說,共產黨組織有兩個分支,一是知識份子組成的謊言機器,主要掌控政府、教育和宣傳(主流媒體)系統,對民眾尤其是年輕人洗腦; 二是底層暴民組成的違法暴力組織,暴力襲擊反對者。德國納粹(民族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蘇共、中共、歐美的民主黨和自由黨,都擁有這兩個主要組織。

美國特殊的政治體制導致民主黨的演變和分裂。克林頓上台後,通過加速全球化擴張,支持科技產業,促進金融業繁榮,將民主黨轉變成大金主集中,同時掌控教育和主流媒體的超級財富政黨。在特朗普與希拉莉的競爭中,政府、金融業、高科技、大企業、教育行業、醫療行業、外國金主紛紛給希拉莉政治現金,主流媒體全面支持希拉莉攻擊特朗普,表現出民主黨的大政府背景以及超強的資金動員能力。

奧巴馬則代表極端派,具有極強的組織動員能力。共產主義極端派的代表有中國的澎湃、紅色高棉的波爾布特和南美的格瓦拉等。極端派的特點是,積極推動大屠殺,以殺人為樂。奧巴馬上台後,致力於根本改變(Fundamentally Change)美國,積極支持黑命貴(BLM)、安踢法(Antifa)、大量吸引非法移民(尤其是具有暴力犯罪組織的非法移民)、大量引入穆斯林難民、支持毒品氾濫、支持同性戀、變性和男性進入女洗手間浴室等。在執法過程中,奧巴馬的司法部和FBI支持罪犯,反對警察等執法機構,製造規模越來越大的混亂。這個群體具有極強的動員能力,活躍在美國街頭,以及民主黨需要他們示威或打砸搶的任何地區。

由於地方保守派的持槍力量,極端派的勢力難以顯著擴大。在奧巴馬執政期間,雖然奧巴馬政府壓制執法機構,儘量調動暴民的行動,但是極端派的勢力範圍並沒有顯著擴大。其中最關鍵的環節在於,地方保守派堅持擁槍的權利(憲法第二修正案)。奧巴馬生性怯懦,缺乏知名共產主義極端者敢於殺人也敢於被殺的心理,不敢直接號召極端派行動,只是通過各種小動作加強對美國的滲透。奧巴馬和民主黨不斷提出限制民眾的持槍權,但每次都引發保守派的反對,並引發購槍熱潮。暴徒與訓練有素的持槍民兵的實力完全不對等,所以不敢輕易到持槍區打砸搶。結果是,控槍嚴格的民主黨統治地區,貧富懸殊更大,犯罪更密集,奧巴馬的老家芝加哥,可以說槍聲不斷。

地方保守派主要由基督教保守派組成。基督教保守派屬於保護憲法派,要求堅持憲法,小政府、低稅收、地方自治,堅決捍衛憲法第一(言論自由)和第二(持槍權利)修正案。地方保守派是與大政府對抗,抵制政府剝削民眾、反對金融操控、抵制政府剝奪個人自由的主要力量。地方保守派具有鮮明的意識形態導向,是反對共產主義無神論的主要思想和理論聚集地。茶黨運動的興起,就是堅持這些理念,獲得極大的共鳴,成為2009年後共和黨內的主要政治力量。

特朗普作為地方保守派的代表,越來越多提出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保守派主張。奧巴馬和加拿大杜魯多上台後,共同支持古巴卡斯特羅的共產主義政權,奧巴馬實現美古關係正常化。特朗普上台後,重新制裁古巴,並制裁委內瑞拉。在菲德爾·卡斯特羅死後,奧巴馬和杜魯多給古巴發唁電錶示哀悼,特朗普和彭斯則給佛羅里達的古巴裔社區發賀電,祝賀卡斯特羅死亡。另外,隨著委內瑞拉的形勢惡化,特朗普政府不斷吹風,推動社會主義政府垮台。

在政策上,特朗普並不完全是保守派,而是很大程度上走中間路線,即新保守主義路線。中間路線的意思,是與大政府派妥協。特朗普妥協的結果,在很大程度上與新保守主義接近。大致上,共和黨建制派的主要導向是新保守主義,特朗普的中間路線等於和新保守主義政治妥協和利益交換。

新保守主義代表軍事鷹派,屬於地方保守主義和大政府的中間派。新保守主義一方面強調大政府,以此獲得大量的資源;另一方面依靠地方保守派提供的武力基礎,即大量的優秀兵源。兩者相結合,形成典型的對外鷹派思維,以及強大的武裝力量。

在共和黨內部,新保守主義派仍然佔據統治地位,而且全面參與到特朗普政府的運作中。 例如,議長瑞恩和參議院領袖麥康奈爾都是建制派,一方面支持特朗普減稅,另一方面要求特朗普簽署巨額政府開支議案。

特朗普對於國家戰略的思維,根本上也是新保守主義思維。特朗普的戰略報告,涉及到各個方面,是典型的新保守主義思維。特朗普將經濟安全置於核心地位,是特朗普的獨特貢獻,更豐富新保守主義的內涵。在國家戰略的指導下,美國軍費屢創新高。特朗普還責成國防部長馬蒂斯改革美軍,讓美軍更具有致命打擊能力。

在戰爭中,新保守主義的根本缺陷在於,沒有根本的戰略目標,無法維持有效的長期的統治模式。在伊拉克戰爭中,美軍快速打垮薩達姆政權,試圖在伊拉克建立民主制度。但是,在耗資超過2萬億美元和數千個軍人生命後,反而戰略失敗。美國自身也因反恐戰爭的拖累和原有問題,引發次貸危機。次貸危機後,奧巴馬對內改變,推動美國的暴民化政治。對外,奧巴馬快速從伊拉克撤軍,導致本來已經較為穩定的伊拉克變成巨大的政治真空。隨後,奧巴馬、希拉莉和麥凱恩等人發動「阿拉伯之春」,主導ISIS和埃及穆斯林兄弟會等恐怖組織的崛起,將中東的大片地區變成地獄,奧巴馬和麥凱恩被稱為ISIS之父。

二、美國黨派對中共聯合打擊

雖然美國黨派之爭日益激烈,但已聯合起來打擊中共。這裏需要強調的是,美國的內戰危機越臨近,雙方越需要內禍外轉,必須積極打垮中共。

根據不同黨派所處的危機程度,要求打擊中共的也相應不同。其中,大政府中的民主黨處於最劣勢,成為要求打擊中共的主要推動者。特朗普處於最優勢地位,打擊中共的態度最弱,不過最終仍然表明了主要戰略導向。

民主黨是中共生存的主要支柱。中共從抱上克林頓大腿開始,度過1994-1998年的執政危機。中共通過給克林頓的政治獻金,得到克林頓的最惠國待遇並加入WTO。WTO只是關鍵的敲門磚,更重要的是中共與民主黨建立起緊密聯繫。中共不僅通過金融市場給美國金融系統輸送數千億到上萬億美元的利益,更直接建立與民主黨政客的親密關係。其中較為明確的是,中共與原民主黨參議院少數黨領袖哈里·瑞德(Harry Reid)、前副總統拜登、前國務卿克里、現參議員黛安·費恩斯坦等家屬均有商業合作,中共注入大量資金。費恩斯坦公開支持中共,給費恩斯坦開車20年的司機是中共間諜。在民主黨的支持和推動下,大量訂單、企業、資金、技術和人才來到中國,支持中共的生存和發展壯大。

克林頓派民主黨在2016年競選大敗後,面對生存危機。民主黨本來想著控制全國,沒想到失去總統、國會、絕大多數州長、絕大多數州的絕大多數議席,完全邊緣化。民主黨不承認失敗,不總結大敗的教訓準備下一次選舉,而是掀起大規模對特朗普的抵制行動。可惜,特朗普一直看上去岌岌可危,但始終屹立不倒。

在抵制過程中,克林頓派日益陷入生存危機。主要在兩方面,一是極端派力量迅速增長。奧巴馬代表的極端派在抵制過程中最活躍,完全反白人、反男性、反政府、反法律、反執法機構、支持各種犯罪。奧巴馬試圖調動大政府的力量,掀翻合法選舉上台的特朗普,獲得民主黨內部的大量支持。二是,大量民主黨選民轉向中立派或者直接轉向共和黨。在民主黨的抵制過程中,很多溫和民主黨選民看到民主黨失去方向,根本提不出有助於國家發展的政綱,同時極端派掌控越來越多的話語權,開始與民主黨疏離,甚至乾脆轉到共和黨。

面臨生存危機,民主黨克林頓派成為積極推動美國打擊中國的主要力量。我在《特朗普風暴》和相關微博中多次強調,在對中共的態度上,東西部的民主黨態度並不相同。東部的民主黨出於當地經濟和選票的原因,完全認可特朗普對中國的競選態度,也積極推動特朗普對中國的制裁。民主黨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明確,在對中國的強硬制裁上,他與奧巴馬意見分歧,完全支持特朗普。這是舒默唯一表示,同意和支持特朗普的表態。希拉莉長期接受中國政治獻金,包括在2016年大選期間收受中國人的巨額獻金,但仍然親自出面,要求對中國採取強硬措施。

特朗普的緩慢行動,讓民主黨越來越急躁。特朗普上台一年多,遲遲不對中國動手,民主黨越來越不耐煩,無數次要求特朗普實施對中國的強硬政策。然而特朗普操作依然緩慢,民主黨急不可待率先行動,與國會共和黨一起,從國會推動對中國的圍剿政策。

在關鍵信號發佈後,民主黨控制的政府部門最先行動,實施對中國的具體打擊。隨著中美衝突的升級,民主黨的政府部門最積極,持續推動打擊向縱深發展。

新保守主義處於中間狀態,以武力為後盾,不斷推動對中共的壓制。新保守主義沒有民主黨的緊迫感,但也對特朗普緩慢行動不滿。在國會,新保守主義與民主黨共同操作,不斷提出新的議案,通過新議案,從不同方面對中國施壓。 尤其在中國的政治和軍事擴張方面,新保守主義極其關注,與民主黨大政府派一道,推動各種對中國的壓制措施。在國會中,民主黨極端派和地方保守派對中國的態度更加負面,除了費恩斯坦這種被中共餵飽的之外,絕大多數議員都支持對中國進行壓制。

特朗普上台後,新保守主義實力快速增長,也越來越強硬。特朗普上台後,對新保守主義做出兩個重要貢獻,一是大幅增加軍費,推動美軍加速進入F35戰機時代,對特種部隊進行新一代升級,強化網絡戰部隊,建立太空軍。二是任命馬蒂斯做國防部長,開始清除奧巴馬時代的軍隊嚴重腐敗,重塑美軍戰鬥力。馬蒂斯是美軍中的傳奇人物,其措施極為快速高效。即使如此,記者對白宮的爆料書中說,特朗普對馬蒂斯仍然不滿意,認為馬蒂斯是「溫和派」。特朗普的態度,說明其對美軍的發展要求極高,同時也說明美軍目前的強大程度。在美國軍力重塑的背景下,美軍可以更輕鬆地全面打垮中共。

在特朗普的支持下,國會更有信心,推動新保守主義的各項政策,對中國進行全面的戰略壓制。戰略壓制的操作,主要由新保守主義控制的部門實施。這些部門的行動,雖然相對民主黨控制的部門慢,但比特朗普派快得多。

特朗普作為商人總統,代表地方保守主義,掌控美國戰略導向。在對外政策上,特朗普作為商人,從各個方面表現出無利不起早,在經濟上符合地方保守主義的基本原則。更重要的是,如我之前預測,特朗普上台後對中國的所有操作,採取循序漸進的模式。特朗普持攘外必先安內的原則,不斷與中共接觸,最初並不採取實質行動。時機成熟後,特朗普開始對中國動手。特朗普的注意力集中在經濟領域,通過經濟操作,對中共的壓力逐漸增強,謀求安全穩妥的解決方式。

特朗普提出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的認識,標誌著地方保守主義的政治立場正式確立。特朗普通過強調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全面否定老布殊以來的美國主導政治理念,並且否定過去100年來的進步主義/自由派(Progressive/ Liberal)的政治導向。特朗普的政治立場,同時針對國內和國外。

在國內,共和黨與民主黨的矛盾已經不可調和,特朗普必須依靠地方保守主義。特朗普上台後,美國兩極化的趨勢加劇,大多數人走向極右和極左,中右或者中左越來越沒有生存空間。民主黨作為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政黨的實質,日益暴露在美國民眾眼前。卡瓦諾法官事件,標誌著民主黨不僅試圖打擊特朗普提名的法官,更不惜代價摧毀卡瓦諾法官的個人和家庭。卡瓦諾事件意味著,地方保守主義與民主黨/共產主義之爭,進入你死我活階段。

委內瑞拉的形勢惡化,對美國產生直接心理影響,映射美國國內的狀況。自從「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的門羅宣言後,中美洲國家的事件,對於美國人來說如同國內事務。在委內瑞拉/古巴問題上,桑德斯和奧巴馬表現出積極支持查韋斯和馬杜羅的社會主義政權,特朗普彭斯政府則堅決反對委內瑞拉。委內瑞拉映射到國內,民主黨控制的區域,包括底特律、芝加哥、巴爾的摩等城市,在民主黨的長期統治下,成為兇殺犯罪之都,加州在民主黨的控制下,以三藩市和洛杉磯為代表,正在一步步走向底特律和芝加哥。

在美國與中國的關係的問題上,特朗普在聯大的演講,為美國打垮中共提出根本的意識形態導向。特朗普強調社會主義的關鍵問題,就是權力擴張的問題,這個定義直接讓人聯想到中共的權力擴張:在中國國內,中共迫使外資合資,並且強迫進行技術轉讓;在國際上,中共推動一帶一路,並且以經濟支持委內瑞拉,直接威脅到「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特朗普的聯大演講,意味著要調動所有戰略力量打垮中共,消滅中共權力擴張的基礎。

特朗普對於社會主義的界定,是對新保守主義進行約束。特朗普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出自新保守主義思維,把中國定義為競爭對手。表面上,這個定義似乎比較明確,但是當涉及到根本的戰略目標,與競爭對手的戰略範圍界定,如何操作,操作到甚麼程度,完全處於模糊狀態。在實際的操作中,新保守主義總是傾向於熱戰,在民主黨的狂熱支持下,新保守主義派隨時可能失控,與中國全面軍事戰爭。特朗普通過強調打擊中共權力系統,強有力控制局勢,竭力防止軍事戰爭的爆發。特朗普在與北韓的操作中,在美國接近於毀滅性打擊北韓的邊緣,有效緩和了局勢,成為特朗普的重大政績。

總而言之,在對中國的態度上,特朗普一方面支持建設更加強大的美國戰爭機器,支持美國戰略系統對中國的啟動和升級;另一方面約束美國戰爭機器,防止共和黨建制派和民主黨推動的中美軍事戰爭。

三、美國戰略系統的升級和操作

中共挑戰特朗普政府,引發美國戰略導向轉變,最後把中國當作主要的戰略打擊目標。在美國戰略系統啟動和升級過程中,中共曾有機會避免更大損失,但中共完全不了解美國,堅持對美國的強硬態度,最後導致美國決心徹底打垮中共。

美國對中共的戰略系統啟動和升級,大致分為四個階段:

1、 從經濟夥伴變成戰略競爭者

特朗普剛上台時,把中國看作經濟貿易夥伴。特朗普在競選期間,大力抨擊中國偷走美國的工作,但是特朗普也很清楚,中美經貿關係的緊密互補關係,所以,如果中國在經貿關係上有所讓步,增加對美國產品的進口,就可以繼續保持較好的中美經貿關係。(特朗普對中國的意圖,我在《特朗普風暴》中有詳細的分析,至今依舊有效。)

其時,特朗普的主要目標是美國盟友。特朗普的真正目的是,改善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後,把矛頭指向北美貿易協定、歐洲、日本和南韓。特朗普準備重新定義美墨和美加關係,聯合英國打垮歐盟,同時改善美俄關係。

為了阻撓特朗普的戰略意圖,民主黨大政府搞出通俄門,強烈抵制美俄關係改善。而且,民主黨聯合中共、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和英國首相梅,共同抵制特朗普的意圖。特朗普對杜魯多和梅一度極盡關心,給英國和加拿大開出非常優厚的條件,包括批准美加石油管線,結果卻被杜魯多和梅在背後捅刀子。同樣,特朗普對中國表示極大的合作善意,中共卻把特朗普的善意當軟弱,趁機擴大對美國的貿易順差,實力打擊特朗普執政。

2017年11月,特朗普訪問中國,做最後的努力。然而中國以空洞的豪華宴請,和毫無誠意的超大規模空頭訂單,糊弄特朗普。中國還故伎重演,拿出對奧巴馬訪中時實施的下馬威手段,引發大會堂美國特勤放倒中國保安的嚴重外交事故。

12月,特朗普出台《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把中國視作戰略競爭對手。特朗普離開中國後,對中國的態度徹底轉變,準備對中國實施戰略壓制。隨後《安全戰略》公佈,凸顯兩點,一是經濟安全成為安全戰略的主導,是特朗普政府的創新;二是把中國定義成戰略競爭對手,等於對中國的定義完全改變。

通過經濟安全,特朗普把整個戰略系統掌控在自己手中。本來,美國戰略系統雖然功能完善,但相互隔離,很大程度上各自為政。特朗普以經濟為中心,整合美國戰略系統。在特朗普的推動下,雖然各子系統尚不能完全協調,但不至於失控。而且特朗普對內施政公開化,不會出現奧巴馬秘密運一飛機歐元給伊朗做贖金的事件,也能在內部更好地貫徹其戰略思想。

特朗普把中國定義為競爭對手,意味著美國與中國經濟的切割。如果按照正常思路,中美保持正常的經貿關係,中國可以支持美國打擊歐洲和日韓,獲得更多的市場份額。特朗普的做出戰略競爭對手的決定,意味著中美經濟切割,無論對美國還是中國的整體經濟,都將造成重大打擊。

特朗普的決定得到民主共和兩黨的廣泛讚譽。無論民主黨兩派還是共和黨建制派,從各自控制的角度出發,都歡迎特朗普的定義。有了這個定義,很多對中國的對峙行動可以名正言順展開,不需要特朗普特批。地方保守派出於對中國的共產主義體制、中國搶奪美國工作機會、中國以垃圾產品壓垮美國高品質產品等的因素,也支持這個定義。

2、戰略競爭者升級為近乎敵人

在美國的戰略分級中,有時會出現中間定義。例如,在戰略中性的立場情況下,即非敵非友的狀態下,可能還需要進一步定義,是偏向敵對,還是偏向友好。

在戰略競爭者的定義明確後,美國進行一系列初步操作,試探對中共的限制行動。在經濟上,美國對中國光伏產品增稅,對全球徵收鋼鋁稅,圍堵中國繞道其它國家,對美國實施鋼鐵傾銷。

在中國元首稱帝消息放出和正式稱帝期間,美國立即做出反應,對中國的態度向敵人偏轉。 美國對中國的500億美元產品徵稅,也提上議事日程,開始對中國進行直接經濟打擊。

在這個階段,美國仍抱一絲希望緩和兩國關係。在中美經貿衝突開始之際,美國商務部長羅斯、貿易代表萊特西則和納瓦羅不斷提醒中國,要求中國讓步。

中國把這三人視作貿易鷹派,當成主要敵人。實際上,他們三人屬於溫和派。羅斯反覆強調,只要中國多從美國進口能源、晶片和食品,能大量減少中美貿易逆差。萊特西則對中國的要求也較溫和。即使希望中共垮台的納瓦羅,也主要聚焦經濟領域。

中國便宜沒佔夠,不願做任何讓步,引發美國的打擊。從中立的角度,中共此時的心理很奇怪。中國對美擁有巨大順差,同時對美國實施高關稅和非關稅壁壘,大量偷盜美國知識產權。而美國比中國強大得多,來中國溫和地討要一點利益,中共不僅不讓步,還很強硬。

3、戰略敵人的確立與初期打擊

特朗普對中國的500億商品開徵關稅,引發中國的貿易戰叫囂。隨後,雙方關係快速惡化,美國最終把中國確立為敵人的角色。

特朗普對中國開徵關稅是無奈之舉。特朗普提出,根據特別301調查,中國侵犯美國知識產權,所以對中國500億美元的商品徵稅。特朗普提出這個數額時顯得像個重大事件,其實500億美元商品不到中國對美出口的十分之一,還分兩部份實施。在中國提出磋商時,特朗普暫緩實施,希望談出成果。

如果了解美國政治鬥爭就會明白,特朗普的徵稅行動完全是被迫之舉。中國對美出口不斷增加,順差屢創新高,對特朗普不斷打臉。無數人嘲笑特朗普的談判藝術,原來就是外貿逆差越來越高。更重要的是,美國政治鬥爭日益激烈,民主黨和共和黨建制派對特朗普的壓力越來越大,要求特朗普對中國採取更激進的打擊措施。特朗普面對壓力,採取雷聲大雨點小的貿易制裁,提醒中國做一定讓步。而且,特朗普明確,中國不要貿易報復。

中共以為,美國和特朗普是紙老虎。當特朗普決定徵稅後,中共全國動員,叫囂貿易戰,號稱打崩美國,打擊特朗普票倉,打垮特朗普。中共媒體連篇累牘的報道,很快傳到特朗普政府和其他各個戰略環節。

特朗普幾個小動作導致中共快速慘敗。中共的叫囂引發特朗普的行動,真正開始打擊中共。 特朗普採取很個人化的操作模式,以大量戲耍和少量打擊,讓中共目瞪口呆,手足無措被動應對,創下史上最恥辱戰敗紀錄。

在特朗普進行打擊期間,其經濟政策也更加強硬。在雙方的貿易談判中,美國代表團到達北京,提出極強硬的談判姿態和條件,要求中國全面改革貿易系統,實施與美國的公平貿易,在兩年內減少2000億美元的貿易不平衡數額。這種談判姿態,與最初羅斯希望中國多採購美國商品,差異極大。

特朗普對中共的打擊很快取得顯著成果。中國經濟急轉直下,股市不斷下跌,而美國經濟更強勁,股市保持堅挺。特朗普的打擊引發整個戰略系統積極操作,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

首先,美國有決心打垮中共。由於中國挑戰美國的姿態,引發美國戰略系統的啟動和升級。中共馬上報復,打擊美國農民,打擊特朗普票倉,讓特朗普極其憤怒。在雙方交戰過程中,中共不僅違背限制衝突的原則,更違背公事公辦的原則,把國事變成個人恩怨,得罪美國政界最鷹派的人群。美國把中國視作戰略敵人,將完全打垮中共,並追究個人。

其次,美國有充份的信心。在中國叫囂貿易戰後,特朗普略施小計令中共慘敗,中國經濟一塌糊塗。最初,很多美國專家教授強調,與中國打貿易戰,美國將很受傷,但特朗普反覆強調,很容易。當中國經濟衰敗的狀態表現出來,美國朝野都相當吃驚。美國人一方面認可特朗普的信心和高超的手段,另一方面意識到中共竟然如此不堪一擊,因此積極準備展開全方位打擊。

第三,美國有系統的方法。美國戰略系統具有極強的組織學習能力,隨時根據最優方法學習和複製,再落實到行動中。在特朗普對中國採取有效打擊手段後,美國整個戰略系統都複製類似於特朗普的操作模式,從各個角度對中國打擊。子系統也隨時評估對中國的打擊效果,以便採取下一步行動。

4、全面打垮中共,追剿中共人員和家屬

進入2018年9月,美國內部鬥爭日益白熱化,特朗普在外交關係上取得一系列進展,全面打垮中共成為各派主要目標。

2018年的美國中期選舉,矛盾更加尖銳,衝突更加集中。中期選舉與2016年大選的敵對形勢類似,但力量對比明顯改變。2016年,美國處於全面崩潰邊緣,地方保守派處於完全劣勢。特朗普上台後,把美國從全面崩潰的邊緣拉回來,而且不斷支持地方保守派力量的重組和發展壯大。反過來,大政府集團的民主黨和共和黨建制派,力量加速削弱,已經處於明顯弱勢。民主黨企圖奪回國會,使特朗普變成跛腳鴨總統。

在鬥爭中,對中國政策成美國外交的關鍵環節。特朗普先與墨西哥簽訂雙邊協議,又以高壓手段要求杜魯多讓步。杜魯多在最後時刻讓步,意味著特朗普的北美貿易政策成功實施。特朗普通過外交手腕,迫使金正恩承諾棄核(在特朗普任內完成),並且推動南北韓的和平談判,雙方的和平宣言也接近達成,這是特朗普的另一個重大外交勝利。日韓到美國,給特朗普送上經濟大禮,支持特朗普的政治地位。 特朗普政府對伊朗重新大規模製裁,導致伊朗政權陷入動盪,與奧巴馬給伊朗大規模進貢形成鮮明對比,也得到美國民眾的廣泛支持。對於歐盟,民主黨和特朗普在爭奪不同國家,目前尚處於暗戰中。面對美國中期選舉,中國是最不確定因素,因此也是關鍵環節。

對於中國,各黨派都在玩硬漢遊戲,全面打擊中國。在硬漢遊戲中,誰對中國更強硬,就能得到更多支持。由於選舉形勢嚴峻,硬漢姿態比2017年大幅升級。2017年,各黨派都是口頭上對中國強硬,特朗普甚至對中國示好。在2018年9月開始的選舉中,都必須採取切實措施,強有力打擊中國。

在相互鬥爭的三方,不同黨派控制的不同的部門,表現出不同的姿態。

特朗普保持審慎,採取最明確、有序、保守的打擊行動。特朗普的一系列操作,從保守主義的角度,可圈可點:

首先,在大方向上, 特朗普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定調,關鍵聚焦於中共。從戰略目標的角度,把中共與中國民眾分開,集中打擊中共權貴、僕從及其支持者。

其次,特朗普聚焦於中國經濟。在公開媒體上,不少特朗普以前和現在的智囊都在說,特朗普的目的是,給中國造成最大化的痛苦,以迫使中國接受美國的要求。但是,從9月開始,特朗普的目標明顯改變,這些提法已經過時。納瓦羅對中國的經濟戰略思維,正式成為特朗普政府的主導思維,美國將在經濟上全面碾壓中共,直到中共解體。

第三,在系統戰略操作上,特朗普不斷把目標精確化,聚焦於中共。這種操作如同廚子不斷剔除肌肉,最後只剩骨頭架子。例如, 美國不僅對北韓嚴厲制裁,同時軍方已經制定對金正恩的斬首計劃並演習。特朗普突然與金正恩安排會面,取得朝鮮半島和平的重大突破。通過與北韓的和談,進一步孤立中共。在其他領域,特朗普也同樣操作,對中共的目標日益精確。

第四,特朗普步步為贏,逐漸取得成果。特朗普每一步都穩紮穩打,試圖通過最小的實際行動,達到最大的擴散效應。在特朗普採取任何措施之前,特朗普絞索中的美聯儲加息縮表和匯率操縱國都已起到約束作用。特朗普在500億美元的徵稅過程中,已經促使大量資金和生產流出中國。2000億美元的堅決行動,更將迫使產業鏈的大規模轉移。特朗普重新談判美墨加貿易協議,堵住中國產品繞道進入美國的漏洞。通過這些方式,特朗普穩紮穩打,在不明顯影響美國經濟的同時,不斷削弱和肢解中國經濟。

中共陷入恐慌和精神分裂的狀態。在正常的狀態下,經濟是最主要的指標,中共應當隨時根據經濟狀況理性決策,從而選擇最優利益結果。但事實上,在與特朗普打交道的過程中,中共缺乏基本的理性思維。最初蔑視特朗普,對特朗普的要求和警告置之不理。特朗普開始制裁後,叫囂打垮特朗普政府。特朗普略施小計中共慘敗後,又擺出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無賴模樣。特朗普正式開啟大規模打擊,中共又假裝受害者,不得不與特朗普對抗到底。9月後,中共完全不知所措,一方面希望與美國緩和關係,一方面又表示堅決對抗。

新保守主義集團準備在軍事上對中國極限施壓,並且全方位政治打擊。隨著對抗升級,雙方可能擦槍走火進入突然的戰爭狀態。新保守主義的行動,主要表現為以下特點:

首先,在軍事領域,新保守主義採取極其強硬的立場。雖然特朗普清晰界定,以打擊中共為主,核心是遏制中共的權力擴張,不過新保守主義比特朗普更主動,通過越來越積極的軍事壓制行動,不斷打擊中共的勢力範圍。

中美軍事對峙已經形成,隨時出現直接衝突。美方的態度是,中國必須回到談判桌上,通過多層次磋商解決問題。不過中共也強硬表態,停止與美國經貿談判,進而停止與美方的外交安全對話。中美關係日益割裂,美國軍方更積極壓制中共,中共軍方不甘示弱,雙方對峙距離越來越近,出現直接衝突的機率非常大。

其次,在政治層面,新保守主義採取更積極的制裁姿態,與軍事行動相配合。在國會,新保守主義和民主黨共同操作,不斷推出新的打擊中國的政治措施,而且政治打擊的操作更提前更頻繁更綜合。政治制裁一方面推動美軍的軍事行動,一方面削弱中國的綜合力量。

新保守主義集團的行動將更激進。可以說,不管中期選舉結果如何,新保守主義集團力量都將遭到削弱,為了自救,新保守主義將加速對中國的政治和軍事打擊。由於中共的強硬態度,中美軍事對峙局面進一步加劇。

美國將隨時對中國實施軍事打擊。中共在克林頓、小布殊和奧巴馬執政期間,都進行過擦槍走火的試探,都令美國退縮。特朗普上台後,中國再次小試牛刀,偷盜美國置於公海的水下無人機,特朗普態度相當強硬,中共立即補救,把無人機歸還美國。隨著中美對峙加劇,一旦發生直接衝突,美軍將以強硬姿態對中國進行軍事打擊。

如果事態嚴重,美國將正式圍剿中國。目前,特朗普不斷加速裝備美軍,日本也大量採購F35戰機並全面軍事部署。一旦中美發生軍事衝突,美國隨時調集4-5艘航母到中國沿海,並徵用日本5艘輕型航母/准航母,加上美國在日本的軍事基地,迅速形成對中國的軍事圍剿態勢。

一旦美軍採取圍剿,中共隨時滅亡。在常規軍事力量上,美國超出世界其它國家的總和,並能隨時調集日本海空軍事資源(世界第二)。中國經濟完全對外依賴,美國一旦對中國圍剿,中國很快發生不可控的內亂,中共從內部瓦解,快速走向滅亡。

民主黨集團主要聚焦在政治和個人。在政治上,民主黨集團和新保守主義集團共同操作,不斷推動對中國的制裁。民主黨更注重小集團,致力於全面打擊小群體,並且摧毀個人和家庭。

民主黨具有長期種族歧視的歷史,尤其歧視華人。在19-20世紀,民主黨利用國會的主導力量,不顧共和黨反對推動排華法案,導致華人在美國長期受排擠。到近年,民主黨與參與民主黨的華人,向華人社區進行謊言宣傳,種族平權運動是黑人努力的結果,華人才獲得相對平等的權利。實際上,二戰中,中國作為美國盟國已經得到美國的大力支持,宋美齡更備受美國人推崇。二戰後,與美國簽訂友好條約,中國人可以隨意到美國,美國人也可以隨意到中國,美籍華人可以享受與美國白人類似的權利。而即使現在,加州民主黨的華人作為漢奸,支持民主黨推動的種族細分,剝奪無數華人進入更好大學的機會。特朗普上台後,哈佛耶魯等大學均曝出對華裔學生的歧視政策。特朗普政府司法部展開對哈佛的調查,哈佛試圖否認歧視華裔的事實。事件發酵後,民主黨普遍支持哈佛,而共和黨選民(尤其是絕大多數保守派選民)都支持華裔學生。

隨著勢力日益衰落,民主黨將利用中美矛盾更加積極發動反華行動。2018年的中期選舉,民主黨必將再度大敗,走向更邊緣化的狀態。不過,民主黨背後的大金主以及民主黨操控的各種政府機構和社會組織,絕不會輕易投降,民主黨會利用各種機會試圖重新崛起。隨著中美矛盾升級,民主黨將更多針對華人群體。由於共和黨保守派明確反對中共,對中共人員及家屬極其反感,所以未來,當民主黨發起新的排華行動時,沒有人出面保護中共人員和家屬,更沒人關注其生死。

四、美國政治鬥爭與司法系統轉變

美國政治鬥爭不斷升級,很快將進入你死我活的階段。美國二次內戰離必然爆發的時間點越來越近,內戰爆發前,美國各方更積極操作,通過打擊中國轉移國內矛盾。

在美國國內政治鬥爭日益激烈、外部對中國加強的情況下,美國的行動目標更加明確,行動速度更快。政治鬥爭影響司法系統,也為最後的結局做鋪墊。

1、 美國政治鬥爭的關鍵要點

隨著美國政治鬥爭的發展,對於中國的態度表現為三個要點,即戰略明確、操作加速、目標徹底。

首先,美國對中國進行明確的戰略定義,雙方實質上升為敵對國。南海軍艦事件,說明中美雙方對於敵對狀態,都心知肚明。不過從表現上,雙方對於未來的判斷還是有所區別。

我在《中美之戰和中共絕境》中說過,中共不僅與美國為敵,還把國事變成私人恩怨。特朗普在聯大的演講,表明美國的態度,把中共視為敵人以及對中國的貿易制裁升級,只是剛剛開始。

同時,中共領導人面對貿易戰升級,提出大不了自力更生(閉關鎖國)。中共的態度表明,中共對美國絲毫不了解,中共根本不可能回到閉關鎖國的狀態,美國必將不斷採取日益嚴厲的措施,徹底打垮中共。

其次,當前的各種跡象表明,美國戰略系統正在快速整合,碾壓式的系統操作將接踵而至。

我多次強調,美國戰略系統是龐大的體系,需要較長時間轉向,然後開始整體碾壓。美國最近的一系列動作,遠遠超出正常的戰略行動速度,因為民主黨和新保守主義已經等不及特朗普的戰略指向,率先行動投入戰略系統的全面準備。

美國的綜合打擊正在快速合圍,為碾壓式系統打擊做鋪墊。具體來說,美國在不同領域表現出來的狀態,說明系統性前期操作已經開始,戰略系統邊操作邊整合,不久之後即進行碾壓式的系統打擊。

第三,追剿中共人員和家屬,是美國戰略的關鍵目標。《中美之戰和中共絕境》中說過,當中美衝突變成私人恩怨,美國將來不僅追繳中共人員的資產,還將剿殺中共人員和家屬。美國對裝備部個人的制裁,是對中共相關人員的警告,不要再支持中共(權貴),以免將來牽連家人。

目前,美國各派聚焦於2018年中期選舉,淡化中美的對抗升級,儘量避免節外生枝。如果理解《特朗普風暴》的內容,再稍微結合美國現實,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特朗普將在中期選舉中繼續取得勝利,同時大政府中的民主黨和共和黨建制派進一步萎縮,處於更加絕望的境地。屆時,大政府為了自身生存,將積極推動對中國全系統打擊,特朗普也將在很大程度上放任。當然,中共準備硬抗到底,中美衝突將全面升級。

中共滅亡的速度將比人們的想像快得多。從戰略實力上,美國與中國相差2個指數級,意思是,美國不需要戰爭即可打垮中共。目前,中國經濟已經全面起爆,本身接近滅亡。在過去時代,中共會尋求美國的支持,而現在,美國不僅不幫助中共繼續維持,還升級打擊。在內外的雙重打擊下,中共將很快滅亡,世界將目瞪口呆。對美國人來說,也是倍感震驚,中共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2、特朗普風暴與美國政治鬥爭白熱化

特朗普風暴引發的美國政治鬥爭尖銳化,對中美關係有關鍵影響。如果內部矛盾不激烈,美國可以容忍中國繼續佔便宜,偷美國技術,保持對美國的巨額貿易順差。特朗普上台,一切都改變,如我最初所說,特朗普當選總統將是美國歷史轉折點。

《特朗普風暴》及相關文章,對美國政局進行全面分析和預測。過去兩年的美國政治形勢演化,一是完全印證《特朗普風暴》分析和預測的準確性,二是明確《特朗普風暴》闡述的基本定位,對今天的美國政治局勢完全有效。

簡要地說,《特朗普風暴》中闡述的三大關鍵部份:

首先,特朗普上台前,美國面臨全面崩潰的危機,包括政治與經濟崩潰、社會與文化崩潰、外交崩潰。

其次,特朗普上台後,重新鞏固美國基礎,發展美國經濟,政績斐然。不過由於特朗普的中間路線,在一些關鍵事件上退縮,導致眾多重大問題沒有得到解決,後果日益嚴重,包括大政府的系統腐敗、築牆、非法移民、犯罪、毒品氾濫等。

第三,美國面臨第二次內戰。特朗普上台後,美國的矛盾衝凸顯性化,社會公開大分裂,矛盾日益激化,憲法危機的問題全面暴露。從客觀角度,特朗普個人無論如何努力,都無法化解整個社會的矛盾。當前,特朗普以令人瞠目結舌的經濟增長,竭力維繫美國的表面穩定。不久的將來,隨著世界經濟大崩潰,美國內容利益矛盾不可調和,第二次內戰必然爆發。

美國政治矛盾日益激化,一方面印證《特朗普風暴》的總體內容和方向,另一方面隨著矛盾衝突日益暴露,也意味著越來越接近內戰。

在政治鬥爭中,特朗普在不斷取得勝利。表面上,特朗普遭遇民主黨大政府的不斷狙擊,包括通俄門、特朗普政府的洩密和內訌、妓女問題、各種人出書指責特朗普不稱職。主流媒體作為民主黨大政府的宣傳工具,不斷強調問題,顯得特朗普執政岌岌可危。民調顯示,特朗普獲得的支持率不高,而且隨時降低,顯得特朗普很不受歡迎。但真實的情況是,特朗普在政治和經濟上不斷取得進展,受到越來越廣泛和有力的支持。

與此同時,特朗普的中間路線面臨重大危機。特朗普上台主要靠兩大基礎,一是地方保守派的政治支持,二是經濟發展的承諾。《特朗普風暴》對特朗普的執政態度非常明確,一方面不斷預測特朗普推動美國經濟,將獲得超乎絕大多數人想像的經濟增長,另一方面對特朗普政治上的中間路線,持批評態度。當前,美國經濟超乎尋常的火熱,加上民主黨為了一己之私禍國殃民的本質暴露,大量中間派和溫和民主黨倒向特朗普和共和黨。但是,當前世界經濟主要基於泡沫,一旦中共滅亡,世界經濟大崩潰,美國也會陷入經濟崩潰的狀態。特朗普目前缺乏堅決的態度,沒有積極整合保守派的政治資源。 經濟崩潰後,特朗普將措手不及,執政陷入新的重大危機。

卡瓦諾法官作為近期焦點,集中體現美國當前的政治鬥爭狀況。特朗普提名卡瓦諾為新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後,美國政治鬥爭的重心逐漸轉向卡瓦諾。卡瓦諾法官本來是中立派,最初由小布殊提拔,在奧巴馬時代任聯邦巡迴法庭法官。卡瓦諾無論法律觀點還是人際關係,都非常注意兩黨平衡,他還積極栽培年輕的女律師女法官,推動法律界男女平衡。而民主黨決議阻止卡瓦諾的大法官任命,即使卡瓦諾在聽證會上的表現幾乎無懈可擊,民主黨依然以性侵的名義對卡瓦諾人格詆毀。

卡瓦諾法官面對的形勢,如同司法界的2016年總統大選重演,只不過主角由特朗普換成卡瓦諾。民主黨的喪心病狂,女權婊的荒唐,共和黨的軟弱,一一昨日重現。卡瓦諾在國會聽證上的慷慨陳詞,震撼美國。卡瓦諾明確指出,民主黨是代表克林頓,為了報復2016年特朗普在競選總統中獲勝,不僅阻止他的任命,還要摧毀他個人、他的名譽和他的家庭,攻擊他的支持者,民主黨的行為是國家的恥辱。

卡瓦諾事件意味著美國的分裂和憲法危機公開化,權力機構全面捲入政治鬥爭中。本來司法系統作為美國政治體制的遮羞布,不同派系的法官任命時各有立場,但司法系統要求法官在政治上保持中立,尤其是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更要表現中立姿態。由於民主黨的行為過於卑劣,卡瓦諾在聽證會上直斥民主黨,可以說非常不中立。

危機首先來自於共和黨的軟弱和內在分裂。在特朗普上台後,共和黨擁有總統、參議院和眾議院的主導權,但民主黨仍然佔據主導地位。任何關鍵時刻,總有共和黨議員跳出來支持民主黨,打擊共和黨的議事日程。例如,在取消和取代奧巴馬醫療上,麥凱恩出爾反爾,跳出來反對共和黨,讓民主黨獲得重大勝利。在卡瓦諾投票事件上,參議員Flake 又跳出來,支持民主黨,要FBI介入調查。在聽證後,特朗普說感覺女教授很可信,讓FBI在一周內出調查結果。把女教授內容虛假、矯揉造作和自相矛盾的聽證表現說成有力,表現出共和黨從特朗普到各議員對民主黨的軟弱。這種姿態表明,共和黨毫無用處,民主黨日益囂張。

特朗普對女教授的態度反水,再度激化矛盾。兩天後,特朗普看到民意洶湧,迅速改變口徑,先是揭穿民主黨部份議員的黑歷史,進而對女教授質疑,這才把共和黨的導向拉回到正確軌道。正確軌道就是,特朗普再次強硬,不再按照民主黨主流媒體的規則遊戲,不再按照共和黨設計的民主黨壞和女教授值得同情的劇本念台詞,而是對民主黨和說謊的幫兇(女教授)進行抨擊。特朗普的態度意味著,保守派與民主黨的矛盾完全不可調和。

日益激烈的政治鬥爭解決方式只有一個,美國的第二次內戰。2018年中期選舉,將是極其重要的選舉。民主黨預計,在2018年的中期選舉中,通過藍色波浪(blue wave)奪回國會的主導權,以阻止特朗普的執政,不過民主黨必將失敗,特朗普進一步擴大戰果。然後,民主黨將更加瘋狂,美國二次內戰的臨界點越來越近。

(由於卡瓦諾事件的重大意義,集中反映美國的社會分裂、政治分裂、和憲法危機,我將在《美國政治鬥爭與第二次內戰 》中系統分析)

3、政治鬥爭與追剿中共人員和家屬

美國司法系統早已失去獨立性,按照黨派劃分。只不過,法官們藏在幕後,假裝公正。

民主黨試圖摧垮卡瓦諾法官,卡瓦諾在聽證會上痛斥民主黨,揭出美國司法系統的實質。眾所周知,美國國會是黨派爭鬥的展示場。早在特朗普上台後,多項政策被民主黨的聯邦地區法官和巡迴庭非法阻擋,表現出司法界的黨派之爭。卡瓦諾法官事件,把司法系統也公然變成黨派爭鬥的場所。

美國司法系統的黨爭,意味著追繳中共人員和家屬將不受任何阻礙。在過去,中共權貴和僕從一方面在中國國內和國際舞台反美,另一方面將家人和財產轉移到美國。民主黨大政府與中共勾結,中共的行為完全不受追究。特朗普風暴改變美國趨勢,民主黨大政府轉身積極打擊中共。隨著中美衝突加劇,中美敵對關係確立,美國打垮中共後,司法系統將批准各黨派的動議,支持追剿中共人員和家屬。

五、中共滅亡以及後續影響

隨著美國戰略系統的升級,對中國的打擊也不斷升級,中共必然滅亡。不過,中共對美國的態度以及中共滅亡速度的快慢,對後續的局勢有著重要影響。

中共的態度和滅亡速度,主要可分三個假設狀況,並且形成相應的影響:

1、中共及時停止與美國對抗,同意美國的經貿條款

雖然中美已是敵對狀態,但是官方仍然保持基礎外交關係。特朗普政府尚未宣佈,中國是美國的戰略敵人,中國也沒有官方明確,美國是中國的敵人。關鍵在於,中美經貿關係過於緊密,即使雙方在政治上敵對,也不能像美蘇冷戰那樣斷絕各種聯繫。

如果中共停止與美國對抗,並且同意美國的經貿條款,雙方的敵意消失,美國戰略系統也將停止行動。不過,美國提出的經貿條款已經很明確,中共如果接受,等於無法繼續從經濟中抽血,很快瓦解滅亡。

對中共來說,自我滅亡的選擇過於艱難。中共的掌權派很清楚,如果對美國完全讓步,意味著中共滅亡,自己也失去權力,這比死亡更恐怖。所以,中共會堅持與美國對抗到底,即使自己滅亡,也要讓美國遭受重創。

有一種微乎其微的可能情況,中共權貴內部出現反對力量,掀翻掌權派,同意美國的條件,中共隨之滅亡,這是中美兩國整體損失最小的狀況。中共滅亡後,中國還有少部份復甦的機會,與美國結束敵對的權貴能得到保護,並能保住在美國的家人和財產,其他中共權貴和僕從及家人將遭到追剿。

2、 中共繼續與美國對抗,直到中共滅亡

中共希望用持久戰把美國拖垮,重獲生機。當然,中共的預期必然落空,局勢只可能按照我預測的趨勢發展,一方面,美國將在特朗普風暴的推動下不斷從世界抽血,經濟日益強勁;另一方面,中國經濟全面起爆,中共體制失去生存基礎,很快解體,突然之間滅亡。

在中美對抗過程中,美國會對中國不斷打擊。每一次打擊,都加速中共的解體和滅亡。這裏要明確的是,美國在打擊過程中不是毫髮無損,也會付出一定代價。

中共滅亡後,美國將全面追剿中共人員和家屬。中共敢於瘋狂毀滅中國的關鍵原因,是把家人和財產都轉移到了西方國家,中國一旦風吹草動,他們立刻離開,不管身後洪水滔天。他們萬萬想不到的是,隨著中共滅亡,高舉自由人權旗幟的美國和其他民主國家,會對他們徹底追剿。無論怎麼後悔,一切都太遲。

3、中美對抗演變成軍事對峙,甚至擦槍走火,直到中共滅亡

這個結果,對中國打擊最沉重,美國也遭受巨大損失。按照中共的行為,這種狀況很可能發生。2018年9月30日,中國軍艦在南海撞向美軍艦艇,迫使美艦轉向,中共的進攻性一目瞭然。

軍事對峙後的中共滅亡後,中國陷入內亂,大物理朝最慘烈的方向發展。海外華人也將受到極大影響,不僅中共人員和家人遭到追剿,支持過中共的人也將受到懲罰。如果衝突進一步升級,海外華人受影響更大。

(本文節選自《中共滅亡在即》)

後記:就在本文剛完稿,美國副總統彭斯發表關於白宮對中國政策的演講,正好印證本文觀點,對彭斯演講不另做解讀。

2018年10月4日

(轉自中國文化經濟研究所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