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4日傍晚,中共央行發佈降準消息,決定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有業界人士表示,以往降準只是每次下調0.5點,此次降準力度大於以往。而有大陸金融機構認為,今年每季度都有降準的可能。

中共央行4日宣佈全面降準,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其中,2019年1月15日和1月25日分別下調0.5個百分點。同時,2019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貸便利(MLF)不再續做。

央行對此表示,此次降準將釋放資金約1.5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加上即將開展的定向中期借貸便利操作和普惠金融定向降準動態考核所釋放的資金,再考慮今年一季度到期的中期借貸便利不再續做的因素後,淨釋放長期資金約8000億元。

央行此次降準的力度超出以往。京東數字科技副總裁、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表示:「此次一次性降準兩個0.5個百分點,共計1個百分點,而歷史上大多數是一次降準0.5個百分點。」

中信證券固收首席分析師明明也表示,1月降準已在預期之內,但1個月內兩次降準的操作是超預期的。

據中證網表示,有金融界人士認為,2019年每季度仍有降準可能,全年約有200個基點的降準空間。

中國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預計,未來每個季度均有降準可能。一是央行口徑外匯佔款已連續4個月減少,隨著外貿順差趨於收窄,預計外匯佔款總體呈現下降趨勢,需要繼續通過全面降準對沖外匯佔款減少導致的基礎貨幣投放壓力;二是從歷史和國際比較看,這次降準後大型金融機構13.5%的法定存款準備金率仍處於相對高位;三是儘管MLF等貨幣政策工具的使用確保了市場流動性需求,但由於其期限短和成本高等原因,不利於金融機構做好資產負債管理、降低資金成本。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李赫表示,預計2019年還會有2~3次降準。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也預計今年央行將下調存款準備金率3個百分點。華泰宏觀李超團隊認為,2019年央行會有3~4次降準。

同時,李超認為,除了降準之外,央行有望在二季度減息。第一,大陸宏觀經濟基本面回落速度有望超出預期,PMI反映出來的經濟活力快速回落,央行貨幣政策有望全面轉向穩增長目標。第二,隨著美聯儲加息步伐減緩,外部貨幣環境的改善使得我國央行掣肘因素減少,央行減息的壓力降低。

對此次中共大幅度降準,海外評論人士文小剛表示,肯定是中國的經濟下滑危機比外界預料得更為嚴重。

他說,去年12月份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和財新製造業PMI均降至臨界點50以下;去年底召開的中共中央經濟會議承認經濟面臨下行壓力;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經濟學教授許小年去年12月18日在杭州就經濟問題發表演說時表示,中國經濟有工業化的紅利已經耗盡、債務等三隻灰犀牛,所以未來3至5年難以反彈。

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中共央行原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余永定日前在接受陸媒第一財經專訪時表示,中國經濟面臨經濟體制改革、經濟結構調整、金融風險的防範、房地產泡沫、企業槓桿率過高、影子銀行風險、地方融資平台違約等等諸多問題,但最緊迫的問題是經濟增速的持續下降;尤其是大陸經濟學家、中國人大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松祚公開演講時說,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構的研究小組內部報告指,中國今年的GDP增速實際為1.67%,甚至為負值等等。

文小剛認為,無論是中共官方,還是體制內金融學者都紛紛表示中國經濟出了大問題。這還沒有計算中美貿易戰會給今年中國經濟造成的巨大衝擊。而此次中共降準又重新回到貨幣寬鬆的老路上去了,這樣會使中共在金融領域去槓桿的努力前功盡棄,中共現在為了保經濟增長,已經冒著金融及經濟領域崩潰的危險。

倫敦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Capital Economics)的中國經濟學家埃文斯-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認為,政策刺激措施是在年底之前給增長設置一個底線,但不會帶來經濟的強勁復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