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正大力發展第五代無線網絡技術(5G),對美國電信公司構成威脅,並引發國家安全問題。專家警告說,為了贏得下一代的移動技術競賽,美國政府必須採取快速行動。

網絡空間被認為是現代戰爭的第五個戰略領域,其它四個領域是陸、海、空和太空。中共正在以國家補貼的形式大力投資5G網絡,目的是打敗競爭對手並在5G競賽中取得全球的統治地位。

通信公司里瓦達網絡(Rivada Networks)的創始人德克蘭·甘利(Declan Ganley)將中共的5G威脅比作珍珠港事件。七十七年前,日本襲擊了位於夏威夷珍珠港的美國海軍基地,將美國拖入二戰。

「我們正處於歷史上的一個關鍵時刻,你需要知道你面對的是甚麼」,甘利解釋說,在日軍襲擊前的一個星期天早上,美國陸軍的雷達操作員其實已經發現了大量快速逼近的飛機,然而他們認為是美國的B-17轟炸機群而忽略了它們。同樣的,今天的美國人也沒有意識到他們的「屏幕上」出現了甚麼,「現在它已出現在視線範圍之內,為了打敗它,美國現在必須採取行動」。

出於對國家安全風險的考慮,華盛頓已禁止中共的兩大電信設備製造商——華為和中興在美國市場銷售其網絡設備。美國還聯繫其盟友阻止從中共公司購買5G服務。然而中共和其電信營運商正在努力成為這項新技術設備生產的領軍力量。據德勤(Deloitte)諮詢公司稱,中共在移動技術方面的投資已超過美國。「中共的五年經濟計劃指定在5G及相關行業投資4千億美元」,德勤的報告稱中共的戰略正在製造「5G海嘯」,企使美國難以趕上。

網絡新時代

第五代技術(5G)標誌著無線網絡行業新時代的開始,它將取代第四代移動(4G)網絡。5G有可能通過數據速度的大幅提高和互聯網變革來改變我們的生活。它還可通過物聯網實現大規模的設備連接。

新技術不僅適用於手機,工業機械、農業設備、汽車和許多其它設備也將使用5G技術。「它將通過網絡領域觸及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甘利說道,「而網絡領域就是未來的『珍珠港事件』將要發生的地方。無論哪個國家控制了5G的架構,都將擁有巨大的戰略安全性,坦率地說,也擁有了經濟優勢」。

預計5G及後續技術將帶來價值數萬億美元的經濟效益。更快的數據傳輸和更可靠的網絡連接可以整體提高經濟生產率。「這是一項技術變革,任何一個國家一年的GDP都有可能增加至少0.75%至1%以上」,甘利說,「這將導致重大的經濟變革」。

中共的5G戰略

5G的國際標準將於2019年制定,預計到2020年將進行大規模的行業部署。美國和中國公司正在進行激烈的競爭,以確保在競爭中獲得先發優勢。

北京已經認識到5G的巨大經濟優勢,並在其「中國製造2025」計劃中將5G定為國家優先項目。因此,中共用國家補貼的形式支持其移動營運商和設備製造商在5G開發上的努力。

目前,高通(Qualcomm)、英特爾(Intel)、思科(Cisco)、亞馬遜和谷歌等美國公司是下一代網絡開發的全球業界領頭羊。然而中共的國家干預政策削弱了美國公司的競爭力。

根據甘利的說法,北京已經發現了一個在全球範圍內主導網絡領域的機會,為了建立5G網絡,中共一直在全球範圍內利用(當地的)移動營運商作為「特洛伊木馬」為中國公司進行游說。「這是一個很厲害的計劃,並且幾乎奏效了」,甘利解釋說,當地移動營運商想要使用中國公司的技術,因為中國公司的技術得到中共的國家補貼顯得更便宜,而當地移動營運商(由於私營性質)並不會受到本國戰略問題的困擾。

然而,加拿大當局最近逮捕了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給中共帶來了很大的挑戰。從中共對孟晚舟事件的激烈反應,世界各國政府紛紛認清了華為是中共政權的一個重要工具。「考慮到中共的獨裁政體及其至上而下的腐敗運作方式,華為能否被各國政府信任並為該國提供下一代的網絡基礎設施開發?我認為這個問題的本身已提供了答案」,甘利說。

根據甘利的說法,為了贏得5G競賽,美國首先必須消除中共多年來一直在利用的移動商業模式中的漏洞。甘利稱,這些本國公司為了能獲得相應的5G頻譜(spectrum)會向政府提供大量的前期支票,這會影響他們與中國公司競爭的財務能力。

甘利解釋說,西方政府需要通過創建容量批發市場(wholesale markets for capacity)來改變當前的商業模式。類似於電力行業,頻譜歸政府擁有,「如果你這樣做,就可以阻止中共的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