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蠡(西元前五三六年七月二十六日楚靈王五年~西元前四四八年楚惠王四十一年),字少伯,又名鴟夷子皮或陶朱公。早年居楚時,尚未出仕,人稱范伯。以經商致富,廣為世人所知,後代許多生意人皆供奉他的塑像,稱之財神。

他出身貧寒,但聰敏睿智、胸藏韜略,年輕時,就學富五車,上曉天文、下識地理,滿腹經綸,文韜武略,無所不精。

范蠡在官場,可以扭轉乾坤,挽一個國家狂瀾於既倒。

他在情場,贏得了當時絕代佳人的芳心,與之偕老。

他在商場,三次成為首富,被後世尊為商聖、財神。

史書評價范蠡,是華夏五千年以來絕無僅有的完人。而他的一生,可用三句話概括:年輕時看遠,中年時看透,老年時看淡。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這是李白為范蠡寫的兩句詩。

對於范蠡這個人物,有更多的分享。

伍子胥像。 ( Peter Potrowl/Wikimedia Commons )
伍子胥像。 ( Peter Potrowl/Wikimedia Commons )

01

范蠡出生於楚國宛地的底層,宛地雖然偏遠貧窮,卻沒能限制這位天縱之才的成長。

年少時的范蠡便因博學多才而聲名遠播,20歲時就受到了時任宛令文種的拜訪。然而,「橘生淮北則為枳」,你有驚世才華,生錯了地方也白搭。

當時的楚國政局黑暗,出了一位奇葩的楚平王,前半場娶了本該成為自己兒媳的秦女,後半場又亂殺有才能的大臣,逼走了伍子胥。最可笑的是按照當時的制度,像范蠡這樣非貴族出生的人,這輩子都別想當官。

想了想這滑稽的制度,又想了想楚平王那德行,范蠡頓覺這地方實在是待不下去了。敢問路在何方,路在東方。

當范蠡在東方的越國遇到了勾踐,就像是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兩個同樣懷有宏圖大志的年輕人一拍即合,惺惺相惜。年輕時天空可能很低,低到讓你無法伸展翅膀。而你可以把目光投向遠方,去尋找一片能讓你展翅高飛的天地。

范蠡滔滔不絕地講述着治國治軍之道,勾踐聽得兩眼放光。一拍大腿,就是你了,你就是那個可以讓我扭轉乾坤的人。而范蠡對自己、對事物的認識卻要更清晰深刻,他知道自己有很多不足,單靠自己是很難助越王成就霸業的。

這時,他想到了遠在故鄉的文種。

「老哥啊!你在那窮鄉僻壤最多也只能當個令尹吧!來這兒,你可以當丞相。」文種一聽,也是,在這兒的確是不可能熬出頭的,於是辭職信都沒有寫,便跑到越國。

年輕時看遠,不僅要看到廣闊的前景,還要看到自身的不足,看到朋友身上的優點,以補自己的缺漏。

勾踐和妻子到吳國當奴僕……(圖片:網絡圖片)
勾踐和妻子到吳國當奴僕……(圖片:網絡圖片)

02

在范蠡的那個時代,有一種智慧叫作「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換作今天的話說,你一定要明白,找到一個好的平台,跟對一個老闆,往往比你的才華和勤奮,更加重要。而你更加要明白,你認定一個平台,不是這個平台適應你,而是你能適應這個平台。

范蠡在越國這個平台上,遇到了一個欣賞他的老闆勾踐,但是勾踐一開始,也並不是對他言聽計從。當時的政治背景,是吳王夫差的父親闔閭,被越王勾踐的父親允常殺死。吳國日夜練兵,枕戈待旦,只為向越國復仇。終於,勾踐坐不住了。年輕氣盛的他打算先發制人,重現父親的輝煌。而范蠡深知,越國根本沒有準備好,此時與挾恨備戰多年的吳國決戰,越國必敗。

范蠡苦苦勸諫:「上天要求我們盈滿而不過份,氣盛而不驕傲,辛勞而不自誇有功。」但是這頓嘮叨,哪能制止得了頭腦發熱的勾踐。於是,夫椒一戰,越軍大敗,勾踐領着五千兵馬被圍困在會稽山上。

這個時候,范蠡給勾踐指了兩條路:要麼領着五千兵馬負隅頑抗直至灰飛煙滅,要麼放下架子委屈求和,哪怕是屈身為奴。

勾踐選擇了後者。只要活着,一切都還有機會。

勾踐和妻子到吳國當奴僕時,本想帶上文種,可是這時范蠡卻搶着同行,不是做作,不是諂媚,而是現實的需求。

他說:「四封之內,百姓之事……蠡不如種也。四封之外,敵國之制,立斷之事……種亦不如蠡也。」

前路屈辱的沉重與漫長,是他沒有預料到的,但是面對這種屈辱的堅忍,卻是他提前準備好的。范蠡,熬不過去就是永久的沉淪,熬過去就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年輕時看遠,是料知理想的背後必然是泥濘,是身赴泥濘之中時又能謀劃著理想。

03

在逆境中,有的人昂首挺胸直面挑戰,有的人則把頭低到了塵埃裏。但在能力不夠時,昂首的只會碰得頭破血流,而低頭的反而很好地保護了自己。范蠡陪着勾踐,這一低頭,就到了人生的不惑之年。無論是歸國前還是歸國後,范蠡都在手把手地在教勾踐如何去裝孫子。同樣不論是歸國前還是歸國後,范蠡都一直在為越國做迎頭反擊的準備。

用奇珍異寶和美人西施漸漸腐化夫差,同時積極發展農桑,整頓軍備。在國內建一精悍小城,在吳越邊境建一破敗大城,小城用以練兵,大城用以迷惑吳國。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中年時看透,看透的應該是時機。

終於,時機來了。

公元前四八二年,在吳國北上與齊晉爭霸被打得七零八落後,越國的朝堂正在交頭接耳地商量着一件大事。此時,二十二年堅忍背後,為的就是等待這一天!

三千越甲勢同群虎下山,奔流而下,吳國王畿在頃刻間土崩瓦解。吳王夫差一如當年的越王勾踐,乞求和談。願效法當年勾踐,入越為奴,只求保得宗廟周全。而此時勾踐也一如當年夫差動了惻隱之心。范蠡見狀上前對勾踐一番耳語:大王難道想讓這世上再出現第二個勾踐?勾踐細思後,一陣後怕,收起了對吳王的悲憫。

中年時看透,看透的是時勢,在成與敗之間一擊即中,出手果斷,態度堅決,不給自己後悔的機會。

04

公元前四七三年,太湖之畔燈火璀璨,酒香肉香四溢,絲竹管弦之聲不絕於耳。

越王勾踐在這裏大擺慶功宴,當提到首功當屬范蠡時,卻發現這第一功臣竟不在場,人們四處尋找卻始終毫無蹤影。太湖湖心,一葉扁舟在夜色中緩緩搖曳。舟中載有兩個人,一個是范蠡,另一個是西施。

在范蠡背後的煙火中,是他花了大半生建立起的不世功業。而他身旁的,是這一生最摯愛的女人。伴着遠方若隱若現的歌舞聲,二人悠揚遠去,消失於昏暗而又微茫的滄波之中。這世上再也沒有范蠡這個人了。

范蠡走的時候,給文種留了一封信:

「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越王為人長頸鳥喙,可與共患難,不可與共樂。子何不去?」

讀完信後,文種惶惶不可終日,他稱病不上朝,可最終還是因讒言被越王賞賜了一把寶劍。他用這把劍自殺了,與當年伍子胥的結局如出一轍。

歷史總在用相似的故事告訴我們,這世上最難讀懂的是人心,可偏偏這世上最需要讀懂的也是人心。

人到中年,便要看透人心的變化,可藉勢扶搖而上,亦可避鋒明哲保身,在這一進一退中把握人生的張力與尺度。

05

多少年後,在宋國陶丘出現了一位叫鴟夷子皮的六旬老人。人們只知道他從太湖方向而來,以及他有一位美貌的妻子。

鴟夷子皮是一個狂人,他有着滿腹經綸,想想人生已經進入了下半場,得找個有意義的事打發打發無聊的日子。那就先定個小目標,先掙他個一億玩玩吧。

憑藉著宋國通徹東西南北的地理優勢,以及一系列令人稱奇的商業操作,鴟夷子皮的這個小目標很快就實現了,他也自稱為「陶朱公」。掙的錢是十輩子也花不完的,可是生活又變得無趣了。那就把錢全部裸捐出去,從頭再玩一次吧。

如此反覆,三成巨富,三散家財。

年老時看淡,萬丈豪情早已逝去,功名利祿也如過眼煙雲,這世上可以用物質衡量的東西,都成了身外之物。

而有些無形的東西才是真正值得珍視的,或關於善良,或關於真情。西湖之畔,碧水如畫,湖中心的小舟如一朵閑雲般隨着輕微的風波悠哉徘徊。

一位耄耋老人坐在舟上吹出清悠笛聲,身旁依靠的是他兩鬢斑白的老伴。

輾轉一生,老人的心如這西湖水般澄澈。

輾轉一生,一湖,一舟,二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