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道爾著書論通靈 「富有魅力,才華橫溢,善於觀察,冷靜睿智,善於抽絲剝繭,通過科學及演繹法推理破解案情謎團。」與此相對應的在世界上頗有知名度小說中的人物,非福爾摩斯莫屬。其創作者——英國著名偵探小說家柯南道爾(Conan Doyle),自然被稱為「福爾摩斯之父」。據說,由於厭倦再寫福爾摩斯的故事,柯南道爾在《最後一案》中安排福爾摩斯在探案時死掉。但由於廣大讀者的激烈反應,柯南道爾不得不在隨後的小說中讓他「復活」。

有意思的是,柯南道爾一直對神秘的話題感興趣。1887年,28歲的他加入了位於漢普郡南海城鳳凰廬的共濟會,成為這個有些神秘的組織的一員。不過兩年後他申請退會,1902年再次加入,1911年再次退會。

也是在1887年,他在南海城受到一個朴茨茅斯文學與哲學學會會員的影響,開始了一系列關於靈性方面的調查,包括參加約20次的降神會、心靈感應實驗以及與可以通靈的靈媒共處。當年,他在寫給唯靈論雜誌《Light》的信中,宣稱自己是一名唯靈論者,並且談到了一件令他信服的特殊超自然事件。

1889年,柯南道爾成為漢普郡心靈研究學會的創始人之一。4年後,他加入了倫敦的心靈研究學會,並隨後參加了在德文郡進行的一次鬧鬼調查。

與過世親人溝通?

使柯南道爾更加寄情於唯靈論的是在他的幾位親人相繼過世後。妻子路易斯霍金斯(Louisa Hawkins)、兒子金斯利(Kingley Doyle)、弟弟英尼斯(Innes Doyle)、兩個姐夫及姪子去世後,他參加了一個研究超自然的協會,試圖與死者的靈魂溝通,探索人類死亡後的世界。

從1918年開始,柯南道爾共完成了19部關於靈魂與生命主題的著作,如1919年出版的《生命信息》、1922年的《賢能降臨》。1926年,他還出版了兩卷書《靈性史》。

柯南道爾還認為,許多被診斷為精神疾病的人都是精神被其它靈體佔有了而造成的。這與中國人所說的一些跳大神的半仙、被附體大概是一個意思。

事實上,西方從19世紀中期開始出現了廣泛的「靈性復興」。一方面是基督教在民間復興,另一方面是非基督教信仰與通靈術等也在民間興起。如何與死去的亡魂溝通是當時一個非常熱門的話題。「靈性復興」的代表人物除了柯南道爾外,還有19世紀晚期英國著名物理學家、曾任伯明翰大學校長的約瑟夫洛奇爵士(Sir Joseph Lodge)。1916年,洛奇爵士在出版的《雷蒙德或生與死》一書中,詳細講述了自己通過各種靈媒與在一戰中陣亡的兒子雷蒙德溝通的經歷。此書在短短兩個月內就連續出版了6次,成為暢銷書。

不僅柯南道爾和洛奇爵士有過通靈體驗,在同一時期的法國著名物理學家、雙雙榮獲過諾貝爾獎的居禮夫婦也有過類似體驗。

居禮夫人的「科學

實驗」——降神會

1905年,當時著名的靈媒帕拉蒂諾受邀來到了巴黎。歐薩皮亞帕拉蒂諾(Eusapia Palladino,1854~1918)出生在意大利的一個山村農民家中,不認識字而且長相平平。童年時父母皆亡,她成為了孤兒,14歲被狠心的祖母送去當了女僕。成年後,她酗酒並與海員廝混。不過,她卻具有很多其他人不具備的能力,比如她可以讓傢俬飛起來;她只需把手張開,就能在紙上留下書寫的痕跡;她還可以向外延伸她的身體,用無形的手臂觸碰他人;她甚至還可以與鬼魂對話……諸多神奇的事情讓她在那個時代成為受人矚目的通靈人。當時不少著名的科學家都試圖研究她的行為,以評判通靈人的真實性。這其中也包括居禮夫婦。

在帕拉蒂諾到達巴黎後,居禮夫婦、1913年諾貝爾生理學獎獲得者查理斯里奇特(Charles Richet)和其他幾名科學家組成了研究小組。里奇特忠實地記錄了一次居禮夫人參加的降神會。

「(這個降神會)……發生在巴黎的心靈研究院。出席的人只有居禮夫人、X夫人——居禮里夫人的一個波蘭朋友、考特爾——心靈研究院的秘書。居禮夫人坐在帕拉蒂諾的左手邊,我坐在她的右手邊,X夫人坐在相對較遠的地方做記錄,考特爾坐得更遠,在桌子的另一頭。考特爾在帕拉蒂諾的身後掛了一張雙層的窗簾,因此屋裏的光線較暗,不過足以讓我們看清楚居禮夫人的手在桌子上握著帕拉蒂諾的一隻手,我也同樣握著帕拉蒂諾的右手……我們看見窗簾被拱了起來,就好像一個大的物體在推動它一樣……我要求觸碰窗簾……我感到了一股阻力,並抓到了一隻手,我用我的手握住了它……即使隔著窗簾,我都能感覺到那隻手的手指……我牢牢地握著那隻手,握了29秒。在這段時間當中,我觀察到帕拉蒂諾的兩隻手都在桌子上,我同時詢問了居禮夫人,她是否保證了她對帕拉蒂諾的手的控制……29秒之後,我說道:『我還想要別的東西,我想要一枚戒指。』我立即就在那隻手上感覺到了一枚戒指……看起來很難再去想像另一個更加有說服力的實驗……在這次實驗中,不僅一隻手被具體化了,同時還有一枚戒指。」

儘管沒有紀錄說明居禮夫人對這次降神會的反應,但她的丈夫居禮卻認為這是「科學實驗」。他在另一次降神會上親眼目睹了桌子的神秘飛升,東西從房間的這頭飛到那頭,一雙看不見的手撫摸、碰觸他。在1905年7月24日給朋友古依(Gouy)的信中,居禮寫道:「這真的很有趣,我們所看到的現象完全不是甚麼詭計……我希望我們能夠讓你相信這些現象,或者這些現象中的一部份。」

在居禮去世前不久,他給古依寫下了他最後一次參加降神會的感觸:「在我看來,這裏有一個我們根本沒有意識到的全新領域的存在,它充滿了新的事實和物理學的知識。」

對於丈夫的突然離世,深愛丈夫的居禮夫人將自己的痛苦寫在了日記中,諸多充滿靈性的文字讓我們相信她對靈魂世界的存在並非是暫時的。比如:「我把我的額頭抵著(棺材),我向你說話,我說我愛你,我永遠用我的整個身心愛著你……在我的額頭和冰冷的棺材接觸的地方傳來了一股力量,這力量是溫暖的,它讓我感覺到我會找到活下去的勇氣。這是一種錯覺嗎?還是從你那而來的力量呢?它凝聚到了棺材裏,然後傳遞給了我……就像是你給我的愛憐?」

1908年,心靈研究協會在意大利那不勒斯成立了由3人組成的委員會,進一步研究帕拉蒂諾的超能力,這其中包括著名超自然學者卡林頓(Hereward Carrington)。最終,卡林頓以自己的名譽擔保,的確存在著一股人們看不見的神秘力量。

這股神秘的力量究竟是甚麼呢?誰在主宰?人類為甚麼看不見?也許正如居禮所言,這是一個我們沒有意識到的全新領域,而這個全新領域的存在也在告訴世人,世界遠比人類肉眼所看到的複雜,在人眼所看不到的空間中還有許許多多未知的生命。若想了解這些未知的事情,人類必須改變自己現有的觀念,以謙卑之心仰望上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