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日,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古丈縣疫苗受害兒童家長符女士,在微信群裏發出緊急呼籲,其丈夫向鵬飛於1月1日前夜,在北京中南海前遭當地警方截訪,並將其連夜帶回老家拘留。

丈夫進京上訪被抓

符女士告訴大紀元記者,向鵬飛於去年12月27日,隻身一人再次踏上了進京上訪之路,為的是給孩子儘快爭取到進一步有效治療的機會。

符女士說,進京後,第一次丈夫去信訪局時被攆出來,他就一個人揹上帳篷和被子在寒冷的北京街頭睡。去年12月31日,向鵬飛再次去信訪局,又被趕出門後,他隨即去了中南海,在那裏,被警察截訪強制帶回古丈縣拘留。

左圖的白色麵包車是抓捕向鵬飛的警車。右圖是他揹著帳篷被子準備露宿北京街頭。(受訪者提供)
左圖的白色麵包車是抓捕向鵬飛的警車。右圖是他揹著帳篷被子準備露宿北京街頭。(受訪者提供)

三個孩子因注射疫苗1死2病

電話採訪中,符女士講述了她們全家的悲慘境遇:「我大兒子因為打疫苗已經死了,現在女兒和1歲多的二兒子也出現了淋巴結腫大,症狀與大兒子生前一樣。」「他們都是因為打了預防結核的卡介苗造成的。」符女士說。

她的大兒子於2016年3月1日在古丈縣中醫院出生,生下來後醫生就給他接種了預防結核的卡介苗,但未告知家長,半個月後,大兒子左手腋下淋巴結開始腫大並發高燒,自治州醫院檢查結果是淋巴結炎。

符女士到古丈縣疾控中心去詢問,回覆稱可能是疫苗正常反應。她又帶著孩子去了古丈縣醫院,醫生也稱這是打疫苗後的正常反應。

在此後大約一年的時間裏,孩子斷斷續續一直感冒發燒,淋巴結炎也轉移到頸部,湖南省兒童醫院檢查結果是複合型淋巴結結核,後轉診到湖南省胸科醫院,在那裏確診為血行波散型結核,那時孩子已經快不行了。

「因為沒有那麼多的錢治病,2018年4月21日,他爸爸領著兒子一路乞討,在從懷化去北京的火車上,兒子兩次要回家找媽媽,凌晨一點多鐘時,兒子死在了爸爸的懷裏,當時只有2歲零2個月。」符女士此時已泣不成聲。

稍微平緩後,她繼續說:「到最後,我也沒見到大兒子一眼,他爸爸回來後也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到這個時候,我們去找古丈縣衛計局,他們還說孩子的反應是正常的。」

「大兒子非常聰明,也疼媽媽,他死了後,我的精神受了刺激,經常恍恍惚惚的,有一段時間就想自殺。」符女士說,那時她剛生下女兒,還在坐月子。

符女士與大兒子的合照。(受訪者提供)
符女士與大兒子的合照。(受訪者提供)

古丈縣中醫院在未告知父母的情況下,給孩子注射了卡介苗。(受訪者提供)
古丈縣中醫院在未告知父母的情況下,給孩子注射了卡介苗。(受訪者提供)

而她的二兒子也是在縣中醫院出生,女兒在縣人民醫院出生,他倆被打疫苗的時候,兩個醫院也都沒有出具告知書,未提到有甚麼危害。

不幸的是,二兒子打了疫苗半個月後,也出現了跟大兒子一樣的情況,腋下淋巴結腫大,現在一直是呼吸困難。

3個孩子都遇到了相同的問題,符女士開始上網查詢發現可能是疫苗造成的。在北京兒童醫院的建議下,她帶著2個孩子到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做檢查,診斷結果是卡介苗有害效應。

符女士的女兒腋下淋巴結腫大破裂後,兩個多月還沒癒合。(受訪者提供)
符女士的女兒腋下淋巴結腫大破裂後,兩個多月還沒癒合。(受訪者提供)

符女士的女兒曾住院搶救。(受訪者提供)
符女士的女兒曾住院搶救。(受訪者提供)

記者了解到,眼下2個孩子的醫療費成了大問題。

符女士的女兒因吃治結核藥對肝功能造成很大損害,現在孩子每天要吃四五種藥,半個月去醫院做一次檢查、抽血、打針,有必要的時候還要做B超、CT等,醫生說,打了這種疫苗後對身體損害很大,需要長期治療。

「以前我家庭很幸福的,丈夫是修理電單車的,為了給孩子治病,家裏所有的東西都賣掉了,我最大的心願就是把這2個孩子治好,我不能再失去他們了。」符女士哭著說道。

草菅人命 問題疫苗事件反覆發生

在過後的二十多年裏,中國大陸不斷重複發生問題疫苗事件,導致兒童死亡殘廢。

2007年,山西發生多起兒童注射疫苗後致傷致死的事件。因事件涉及民眾的生命安全、當地政府涉嫌違規授權不合格企業生產疫苗,當局始終隱瞞真相,直到2010年事件才被曝光。

2015年,山東省發生非法經營疫苗案,大量未經冷藏的疫苗類產品流入多個省市,疫苗案涉及24個省市。

2018年7月15日,吉林省長春長生生物公司因為瘋狗症疫苗記錄造假被曝光,3天後,又曝出該公司百白破(百日咳、白喉、破傷風三合一)疫苗被驗出不合格。

而在長生生物之前,2017年11月3日,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生產的一批40萬支百白破疫苗(批號為201607050-2)也被驗出不合格,分別銷往重慶和河北。但事件隔了9個月後才公開。事件轟動全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