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特朗普總統於2016年當選以來,他將貿易作為其主要政策之一。特朗普拒絕「全球主義」,支持美國國家安全,以及打擊不公平的外貿措施,標誌著美國對外貿易政策的根本性轉變。

在特朗普決定對鋼鐵、鋁和中國產品徵收關稅後,2018年的貿易衝突升至三十多年來的最高水平。美國還對外國直接投資施加了限制。特朗普一再強調,他支持既自由又公平的貿易。「首先說明一點,我明白貿易能給經濟帶來的益處,我只想為美國的企業和員工達成更好的交易」,特朗普告訴他的競選經濟顧問摩爾(Stephen Moore)和拉弗(Arthur Laffer)。這兩位經濟學家共同撰寫了《特朗普經濟學》一書。

特朗普專注於恢復就業和保護美國本土企業,這是塑造其經濟政策(包括貿易)的支柱之一。特朗普當選後履行了他的總統競選承諾,在貿易方面,他宣佈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簡稱TPP)並放棄《歐美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協定》(EU-US 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簡稱TTIP)的談判。特朗普還宣佈重新就《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簡稱NAFTA)的條款進行談判,他稱NAFTA為「美國歷史上最糟糕的貿易協議」。

改版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

去年特朗普政府通過對已有24年歷史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進行改版,從而結束與美國兩個最大貿易夥伴加拿大和墨西哥的緊張貿易關係,實現了去年最大的貿易談判勝利。

這三個北美國家於2018年11月30日在阿根廷舉行的G20峰會期間簽署了一項新的貿易協議,即《美墨加貿易協定》(U.S.–Mexico–Canada Agreement,簡稱USMCA)。該新協議還必須得到三國各自的國會批准才能最終生效。

汽車的新「原產地條款」是對舊協議的重大改進。根據新協議,至少75%的汽車組裝部件必須產自北美,高於舊協議的62.5%。新協議還為在汽車行業聘用高薪勞動力提供激勵機制。

USMCA也顯示了美國計劃削弱中國與美國盟國達成貿易協議,將中共統治下的中國與新的全球貿易秩序進行隔離。

USMCA有一項旨在阻止其它自由市場國家與中共達成貿易協定的「毒丸(poison pill)條款」。根據毒丸條款,若任何一方(如墨西哥或加拿大)與非市場國家(如中國)簽訂貿易協定,將允許其它方(如美國)終止USMCA。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前成員穆洛伊(Patrick Mulloy)稱這(毒丸條款)是一項「高明而有力的條款,因為這將改變世界貿易協議的整體參數」,穆洛伊在2018年10月接受採訪時說。

中美貿易戰

多年來,中共當局一直拒絕美國要求其改變不公平的貿易行為。美國指責中共利用包括實物和網絡盜竊及強制技術轉讓在內的各種不正當手段從外國公司竊取關鍵技術和知識產權。

據伊諾多經濟公司(Enodo Economics)的首席經濟學家喬伊利瓦(Diana Cheylova)說,自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全球化一直都是為了把中國納入世界經濟體系,「儘管加入了世貿組織,但中國從未達成美國所期望的完全成熟的市場經濟。」根據喬伊利瓦的說法,中國是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而大部份西方國家相對而言成為全球化的受害者。

特朗普於2018年12月在G20峰會上取得數次在貿易談判上的進展,其中包括中美貿易戰的暫時停火和對世貿組織的改革。特朗普和習近平於12月1日在峰會期間的雙邊會談結束時宣佈美方的關稅增加暫停90天。作為協議的一部份,中共首次公開承諾進行結構性改革,以解決美國長期以來的擔憂。

目前尚不清楚中共是否會在90天的停火期內履行其承諾。然而,「如果它發生了,將成為有史以來影響最大的協議之一」,特朗普在會後說。

在峰會期間,其它經濟發達國家的領導人支持特朗普並首次同意對已有23年歷史的世貿組織進行改革。特朗普一再指世貿組織是一個「災禍」。與會的G20國家作為一個整體承認世貿組織的多邊貿易體系失敗並需要改進。

貿易雙邊主義的興起

特朗普明確表示,對於達成區域性或多邊協議,他更傾向於達成雙邊貿易協議,「相信我,我們將會達成很多貿易協議,但它們將是一對一的,而不是一鍋粥(似多邊協議)。」特朗普與他的內閣認識到雙邊交易對美國的巨大益處,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美國能夠從其雙邊貿易夥伴那裏獲得比其多邊夥伴更多的讓利優惠。

特朗普年前發起了一項關稅行動,這是他為美國工人階層打造一個公平競爭環境並結束對美國不公平貿易行為的務實性戰略的一部份。「我們將看到誰(在貿易上)公平地對待我們、誰不公平對待我們」,特朗普2018年3月8日在白宮表示,同時推出了鋼鐵和鋁的關稅。

幾個星期後,特朗普宣佈他與南韓達成一項貿易協議。據白宮說,這是美國歷史上第一次對已有貿易協定的重新談判。雙方於9月簽署了經修訂的雙邊自由貿易協定,稱為「美韓自由貿易協定」(U.S.–Korea Free Trade Agreement,簡稱KORUS)。

通過KORUS,美國將從南韓進口的鋼鐵減少了30%,並使美國汽車商獲得了出口優惠。特朗普指該新協議將減少美國對南韓的貿易逆差,並增加美國公司的出口機會。該協議也具有重要的國家安全影響,因為它減少了美國對外國鋼鐵和鋁的依賴。3月份對工業金屬徵收的關稅引發了對美國國內工業金屬生產的再投資,帶來了數千個就業崗位。

提倡增加關稅的前參議員貝赫(Evan Bayh)表示,這些金屬對美國國防工業至關重要,「這就是為甚麼我們必須至少保留生產軍需的鋼鐵和鋁製品的能力」,他在美國原鋁協會(American Primary Aluminum Association)主辦的一次活動中說道。

特朗普政府還與歐盟達成協議,宣佈與歐盟的貿易關係進入一個「新階段」。特朗普與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同意共同努力來消除美歐之間工業品關稅和其它貿易壁壘。雙方首次達成諒解,合作打擊不公平貿易行為,及對世界貿易組織(WTO)進行改革。

特朗普的關稅戰略也使東京在壓力下與華盛頓進行雙邊貿易談判。日本首相安倍晉三(Shinzo Abe)此前曾抵制雙邊會談,而更傾向於通過TPP與美國達成多邊貿易協定。9月雙方同意開始就雙邊自由貿易協定進行談判。為了避免美國對進口汽車徵收關稅,有傳言說安倍放棄了他早先的立場,已經向美國做出了讓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