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創始人任正非的女兒、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於去年12月1日在加拿大被捕,可以說是2018年的一件相當大的事情。證據顯示,從2009年到2014年,華為涉嫌利用其在香港的非官方子公司「Skycom」在伊朗開展業務,違反了美歐對伊朗的制裁禁令。作為「Skycom」董事的孟晚舟並未如實說明其和華為是同一家公司的事實,誤導美國金融機構與「Skycom」進行生意往來,從事與對伊制裁相牴觸的業務。目前,美國政府以欺詐罪為由,正尋求引渡孟晚舟到美國。

諸多證據已經表明,「Skycom」確實隸屬於華為,而對於華為是否違反制裁協議、與伊朗暗中交易,有華為前員工「林夕」(網名)不久前透露,之前曾在微信群裏爆料公司年齡歧視、逃稅,以及參與伊朗業務的兩名華為員工,在約好接受媒體採訪後突然「失蹤」。據信其已被當局拘捕。

其中一位網名「愛吃蘿蔔」的說自己可以證明華為賣了設備給伊朗,並說自己「在12~14年就做IranCell項目」,曾去伊朗出差,自己護照上也有伊朗的簽證頁。網名「張祿」的也透露,華為賣設備給伊朗是公開的秘密,自己10年前就曾賣過交換機。

顯然,華為的大膽並非始於孟晚舟。令華為和其背後的中共尷尬的是,根據美國媒體報道,2015年7月,「伊核問題」達成全面協議後,美國與伊朗關係快速升溫。應美國的要求,伊朗曾向美國公開了受制裁期間,中國企業與伊朗之間的各種貿易往來。這其中包括中興、華為等企業與伊朗的交易內容。而美國是否在引渡孟晚舟的聽證會上使用這些證據,還有待觀察,但這對華為和孟晚舟來說,應該不是甚麼好消息。

還有更多信息表明,華為不僅違反了美歐對伊朗的制裁禁令,而且還曾違反聯合國針對伊拉克的制裁禁令。

來自《觀察》網站的文章稱,2004年10月6日,美國伊拉克調查團首席武器檢查員查理斯·道爾夫向美國國會提交了《伊拉克武檢報告》(全稱:《美國中情局特別顧問關於伊拉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綜合報告》以下簡稱《報告》)。《報告》分為六個部份,其中提到了伊拉克的薩達姆通過向中國輸出石油,積極和中國交往,就是為了通過中國來影響聯合國安理會和國際社會,「旨在結束聯合國制裁,並通過外交和經濟手段破壞後來的石油換食品專案」。

由於物質利益的驅使和意識形態上的親和,中共很快和薩達姆政權打得火熱,並不顧聯合國的制裁協議,私下和伊拉克發展軍事和經濟往來,政治上逐漸淪為薩達姆在聯合國和國際社會的傳聲筒和應聲蟲。

《報告》專門有一節介紹了中共是如何幫助伊拉克發展無線通訊的。聯合國的制裁決議中對無線通訊的種類和功能做出了詳細限制,以阻止伊拉克發展威脅鄰國和世界和平的現代化軍力。但中共卻通過華為等公司,在無線電通訊方面大力幫助薩達姆。

《報告》寫道:「無線通訊是中國公司和伊拉克一個頻繁合作的領域。而無線電通訊技術既可用於民用又可用於軍用領域。薩達姆政權用中國生產的電路板和光纖把靜態指揮、控制和通訊基地聯繫起來。聯合國的制裁條例限制伊拉克恢復遠端通訊系統。因此此類現代通訊設備也在受限制之列,因為它們既可民用又可軍用。伊拉克政權繞過了聯合國的限制,在聯合國的監督範圍之外用現金購買或非法獲取等手段獲得了這些物資和技術。」

報告指出,整個2000年期間,華為公司和另外兩家中國公司大規模地參與了巴格達市區和周圍的通訊工程工作,包括供應、安裝無線通訊開關、十萬條線路,並敷設光纖電纜。2001年初,華為公司撤回一個價值3,500萬美元的移動通訊合同,藉口是很難從一家美國公司獲得關鍵設備。但是,到了2002年,華為公司又利用印度的公司做中間商繼續非法向伊拉克提供光纖傳輸設備,用於那裏的無線通訊專案。

此外,根據《報告》,中國不止一家公司違反聯合國決議,而它們之所以如此大膽,就是因為要聽命於中共。更讓人震驚的是,中共甚至還幫助伊拉克發展違禁武器,如導彈。《報告》稱:「本質上講,中伊之間的採供關係在政治上是有問題的,經濟上是只求實利的,但最終卻為伊拉克提供了違禁物資,主要是遠端通訊設備和彈道導彈設備。這種關係使伊拉克得以改善自己已有的導彈能力。」

在中伊交易中,中共常常利用幌子公司和中間公司,以掩蓋自己的惡行,這與華為涉嫌利用其在香港的「Skycom」在伊朗開展業務如出一轍。

另據美國中情局的資料顯示,華為不僅曾在阿富汗為塔利班政權裝設電話通訊系統,替伊朗政府裝配電信定位技術監控伊朗民眾,還曾幫助非洲、中亞、南美等政府構建監聽及定位系統。

2007年10月《波士頓環球報》的一篇報道援引密歇根州的共和黨議員麥考特致議員的公開信,稱:「1998年,江澤民宣佈了中國共產黨對自由世界『超限戰』中的外國政策原則:用武力威嚇,用金錢誘惑。在2000年,中國共產黨成立了一個資訊作戰部作為軍隊的第五分部。現在,我們面臨中共進行資訊戰的企圖。」

麥考特並指出,由前解放軍官員任正非設立的華為公司被視為「中國最不透明的公司之一」。在2002年9月19日眾議院軍事委員會聽證會中,威斯康辛大學法學院教授米爾霍林闡述了華為對伊拉克提供科技上的協助。而在更早的2000年,中情局還發現華為販賣光纖設備給薩達姆以提升伊拉克的軍事科技和通訊,這直接違反了聯合國的國際禁運規定。

毋庸置疑,一路走來的華為,之所以一再違反相關制裁措施,樂意與獨裁政權為伍,完全是因為背靠邪惡的中共政權。是以,無論華為再怎麼漂白自己,都無法說清自己與中共的關聯,也因此無法贏得世界的信任。同樣基於這樣的背景,孟晚舟未來的命運也堪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