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夏天,在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一場探討中共對外干預活動的研討會上,三位主講嘉賓講完話,進入觀眾問答環節。

「讓中國(中共)大使館的先問。」哈德遜研究所中國戰略中心主任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笑著說;當時高級研究員普萊斯納(Jonas Parello-Plesner)正望著台下踴躍舉手的聽眾準備選出第一位發言者。

美國之音說,這句似乎不經意說出的玩笑話引得不少現場觀眾四下觀望,雖然那次研討會上是否真有中共大使館派來的官員不得而知。

但這確實不是笑話,中使館官員出席西方一些重要研討會,並恐嚇與會者的情況已經發生在很多國家。

中使館官員被曝拍照恫嚇

美國之音報導,倫敦一家外交政策智庫近日透露,他們在議會大廈舉辦活動時,中共駐倫敦大使館的官員多次出現,給在活動中對北京提出尖銳問題的人拍照,以此作為恫嚇手段。

亨利·傑克遜協會(Henry Jackson Society)的報告顯示,這種恫嚇只是北京在英國干預活動的冰山一角。他們通過各種手段壓制針對北京的異見聲音。

這個智庫的亞洲研究中心主任約翰·海明斯(John Hemmings)說,中共統戰部也忙於在英國媒體中發揮影響力。

「只需看看英國報紙中夾帶的《中國日報》和《人民日報》」,他在推特上說,「中共駐英國大使劉曉明發表了大量評論文章(十年中大約有60篇),卻鮮有人提出另外的觀點。」

亨利·傑克遜協會的報告指出,「中國(中共)運用其『銳實力』強制影響外國政客、學者、智庫的觀點,用這些手段消除批評聲音,塑造對中共當局有利的意見。」

2017年末,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首先提出了「銳實力」的概念。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曾深入剖析北京的「銳實力」, 探究中國如何滲透、操控民主國家。 報導說,澳洲和德國是最早深受其害的國家。

中使館官員出席 恐嚇或驅趕批評者

報導說,旅居墨爾本的華裔作家齊家貞早在十多年前就有體會。

2005年澳大利亞國慶日,她買了兩張餐券,帶著先生出席「華聯會」(墨爾本上海總商會和維省華人聯合會的簡稱)主辦的慶祝澳洲國慶餐會。剛一坐定,就有一位《大紀元》報的記者過來對她說:「齊阿姨,我先走了。」

她正納悶怎麼活動還沒開始就要離席,就看到主辦方不耐煩地驅趕這名記者。「我在澳洲第一次看到有人如此地粗魯,如此凶狠地趕走一個記者。」齊家貞告訴美國之音。

她和先生也沒有心情吃飯了,追上記者問個究竟。原來那次活動上還請了六位中共領事館的官員。這些官員一進門就看到那名《大紀元》記者,直接質問主辦方:「是她走,還是我們六個人走?」

中共滲透行為引起警惕

近期,中共的滲透行為也正引起美國的廣泛警惕。去年11月29日,美國知名智庫加州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發表213頁的重量級報告——「中國影響與美國利益,提高建設性警惕」,警告說中共正全面滲透和操弄美國政府、大學、傳媒、智庫、企業和僑界。

這份由32位研究中國問題的傑出學者聯名發表的報告歷時1年半時間完成,揭示了中國共產黨如何指導其在海外的媒體終端運作。報告總結說,「換句話說,它們就是反對西方的意識形態。」

去年10月,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的對華政策演講中說,「中國共產黨政府正在獎賞或脅迫美國的工商企業、電影製片廠、大學、智庫、學者、記者、地方、州和聯邦政府官員。」

彭斯表示,美國幫助中國進入世貿組織,是希望中國成為自由國家,不僅是經濟,更是政治上,「希望中國尊重傳統的自由主義原則、尊重私人財產、個人自由和宗教自由,尊重人權。」彭斯的講話被認為是美國對華關係的重大戰略性轉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