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聖誕節,中共接連公佈了《外商投資法》草案以及宣佈將採競爭中立原則,試圖緩解與美國的貿易衝突,然而,美國特朗普政府及商界人士對這兩個「聖誕禮物」完全不感興趣,因為看不到中方的實際行動。

去年聖誕節前夕,中共官媒報道,中共的「橡皮圖章」人民大會將審議《外商投資法》草案。兩天後的節禮日(Boxing Day),人民大會在網上公佈這項草案並徵求公眾意見。

中共在《外商投資法》草案禁止地方政府「強迫」外國公司將技術轉讓給國內合作夥伴,除非雙方「協商」同意技術合作。

同一天,中共國務院表示已經正式認可「競爭中立」(competitive neutrality)原則。這是經合組織(OECD)倡議的原則,中共如果執行這項原因,意味著中共的國有企業不會得到任何優勢,將獲得與私營部門及外商公司同等的待遇。

中美貿易戰在去年12月習特會後暫時停火90天,雙方預計在下周於北京舉行暫停8個月的另一輪談判,如果未能在3月1日以前達成令美方滿意的協議,美國將於3月2日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10%懲罰性關稅提高到25%。

習特會後,北京陸續釋出開放信號,除了前述兩項「聖誕禮物」,還包括重新購買美國大豆、粟米及液化天然氣、入世後首次開放美國大米進口、停徵美國製汽車報復性關稅3個月、調降700項商品的關稅、公佈最新版市場准入負面清單,以及逐年放寬對外商所有權的限制。

英國《金融時報》評論文章說,對於獲特朗普任命主導中美貿易談判的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及其他美國企業高管來說,《外商投資法》草案及競爭中立原則是了無新意的「聖誕禮物」。

《外商投資法》草案 中共自打嘴巴還是敷衍了事?

對於《外商投資法》草案,分析人士說,中共強調其納入「禁止地方政府強制技術轉讓」的規定,令人感到「非常奇怪」,看起來像是「中共自打嘴巴」,因為中共官員長期以來一直否認外制外商轉移技術,都是外商為了進入中國市場「自願」採取的行為。

這意味著,中共有可能只是敷衍了事,未來即使有「明文規定」限制強制技術轉讓,外商仍有可能「自願」地移轉技術。

哈里斯·布里肯律師事務所(Harris Bricken)合夥人丹·哈里斯(Dan Harris)告訴路透社,從中共過去幾十年的行為,可以推測這個草案只是「紙上談兵」,在現實社會中可能「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該事務所的另一名律師史蒂芬·迪金森(Steve Dickinson)告訴「南華早報」,外國公司和政府更擔憂的是「中共對外國技術的覬覦」,現在的強制技術轉讓根本不是來自法規的規定,已成為「慣例」。

「這個草案毫無意義,不會解決問題,美國貿易代表及其團隊非常清楚這一點,因此會忽視這個草案。」他說。

美方更關心中共打擊知識產權竊盜的具體行動

美國貿易談判官員及美企高管更關心的是,中共未來是否會採取實際的執法,處罰竊取美國知識產權的中國企業,而不是在中國企業被美國控告後採取報復措施。

特朗普政府去年10月底將中國企業福建晉華列入出口管制清單,因該公司被指控竊取美國晶片製造商美光科技的專利。中共官員隨後否認這些指控,並在一個星期後指控美光和兩家南韓晶片製造商涉及反壟斷行為。

中共支持競爭中立原則?美方:拿出實施細節

至於中國國務院宣佈將支持「競爭中立」原則,一位美國高管告訴《金融時報》,他對這項宣佈完全不感興趣,因為中共並沒有提出實施細節,外界不清楚它何時會真正地做到同等對待國營企業及其他業者。

中共的國營企業享有競爭優勢,例如許多被認定為「戰略性部門」的國營企業享有反壟斷法的豁免權利。

「他們(中共當局)是否計劃取消反洗錢的豁免,以及他們是否會加速對主要國有企業展開反壟斷調查?」該高管說。

《華爾街日報》此前報道,北京政府雖然在習特會後釋出一系列開放信息,但是特朗普政府談判官員不為所動,正在對北京施壓,要求其提出貿易和投資開放措施的細節。

特朗普政府官員及美企高管的反應,凸顯了中美貿易談判的核心問題,即過去中共從未實現承諾,美方無法單從中共公佈的白紙黑字法規草案或是口頭宣示,就相信中共落實承諾的決心。

因此,在更多的中方貿易談判代表強調他們在新法規及政策中表現的改革善意時,他們的美國同行就會提出更多的要求,希望看到中共提出具體行動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