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一屆的元崗村太平清醮,剛剛在上月完成了一連四日的醮會,村民按照傳統連日舉行儀式,酬謝神恩,祈求風調雨順,合境平安。

元崗村太平清醮保留了不少太平清醮的傳統儀式習俗,儀式相對齊全。元崗村與多條村落關係友好,正醮日前來賀醮的各村代表和龍獅麒麟數量頗多;村民的好客亦吸引了不少村外人士前來參觀或參拜,令元崗村在醮會期間變得相當熱鬧。

醮會場面熱鬧 打醮傳承文化

元崗村太平清醮的主醮場設於村內的眾聖宮前。(大紀元合成圖)
元崗村太平清醮的主醮場設於村內的眾聖宮前。(大紀元合成圖)

太平清醮,簡稱「打醮」,是本港特定鄉約社群的一項傳統宗教節日活動,據稱源自清朝政府取消遷界令,鄉民返回新界故土後出現的宗教儀式,鄉民舉行醮儀祈求社區得到神明庇佑,風調雨順,合境平安。

位於元朗八鄉的元崗村,每八年舉行一屆太平清醮,最近一屆剛剛在去年12月8至11日(戊戌年十一月初二至初五)舉行,日期按照頭名緣首(打醮時侍奉神明的代表)的八字,聘請勘輿學家擇吉日而定。

元崗村村前展示社會各界向村民致賀的大型花牌,沿錦上路兩旁掛起;村中設置了神壇及戲棚,多項儀式主要在眾聖宮前舉行;村內的遊樂場、元岡公立學校籃球場及元岡幼稚園場地擺滿了盆菜宴的餐桌,邀請村民及村外來賓享用;戲棚入口旁還設有多個攤檔,售賣傳統小食、熟食等。

主醮場上的神棚,左邊為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主醮場上的神棚,左邊為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人緣榜。(陳仲明/大紀元)
人緣榜。(陳仲明/大紀元)

喃嘸率領十八緣首在神棚內進行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喃嘸率領十八緣首在神棚內進行儀式。(陳仲明/大紀元)

金龍(左)及醒獅在眾聖宮前。(陳仲明/大紀元)
金龍(左)及醒獅在眾聖宮前。(陳仲明/大紀元)

戲棚及前方的攤檔。(陳仲明/大紀元)
戲棚及前方的攤檔。(陳仲明/大紀元)

在一連四日的打醮中,村民按照傳統舉行了各項儀式,包括「取水淨壇」、「揚幡」、「啟壇建醮」、「打武」、「行鄉」、「啟人緣榜」、「走赦書」、「放生」、「祭大幽」、「送神回位」、「行符」等,由喃嘸主持,十八名緣首參拜。

正醮日上午進行「行鄉」,村民在喃嘸、緣首、龍獅的帶領下,浩浩蕩蕩前往八鄉古廟參拜。(陳仲明/大紀元)
正醮日上午進行「行鄉」,村民在喃嘸、緣首、龍獅的帶領下,浩浩蕩蕩前往八鄉古廟參拜。(陳仲明/大紀元)

打醮的第三天(12月10日)為正醮日,當日上午進行「行鄉」,眾人在喃嘸、緣首、龍獅的帶領下,從元崗村浩浩蕩蕩出發,沿錦上路、南慶東路、上村前往八鄉古廟,中途拜會蓮花地和上村石頭圍,並參拜祠堂及社壇。隊伍在正午抵達八鄉古廟參拜並作午休,逗留個多小時後踏上歸途,「行鄉」歷時四小時完成。下午各友好村落帶同龍、獅、麒麟前來村中道賀,場面墟冚。正醮當日還有「啟人緣榜」、「迎聖」等儀式,晚上賓客雲集,參與醮會慶典。

眾人在「行鄕」期間參拜神壇。(陳仲明/大紀元)
眾人在「行鄕」期間參拜神壇。(陳仲明/大紀元)

元崗村金龍在八鄉古廟前舞動。(陳仲明/大紀元)
元崗村金龍在八鄉古廟前舞動。(陳仲明/大紀元)

八鄉古廟前舞龍。(陳仲明/大紀元)
八鄉古廟前舞龍。(陳仲明/大紀元)

第四天(12月11日)舉行的「祭大幽」,是打醮的高潮,村民抬起「大士王」在鄉間巡遊,俗稱「大士出巡」。出巡後,喃嘸誦經並燃點香燭,把「大士王」火化,醮會至此時亦告結束。另外,當日舉行的「放生」儀式,由於原來舉行地點的環境已有變化,村民需要到較遠的地點「放生」和「放水燈」。

大士王。(陳仲明/大紀元)
大士王。(陳仲明/大紀元)

「打緣首」定頭名緣首

圖中為頭名緣首黃錦聯。(陳仲明/大紀元)
圖中為頭名緣首黃錦聯。(陳仲明/大紀元)

元崗村太平清醮中,十八位緣首代表村民向神明禱告,叩謝神恩。頭名緣首是在「打緣首」儀式中,由擲聖杯數量最多者擔任。儀式在去年2月20日(戊戌年正月初五)舉行,村民黃錦聯以擲得九個聖杯成為頭名緣首。

當日的「打緣首」過程中出現了戲劇性的一幕,村民早上齊聚眾聖宮,輪流上前擲杯,年青村民李偉福以擲得六個聖杯領先,在場村民紛紛議論今屆打醮可能選了年青人做代表。黃錦聯由於記錯了時間,至將近結束時才抵達眾聖宮,排在最後一位上前擲杯,豈料卻一下子擲了九個杯,超越李偉福的紀綠,成為頭名緣首。

黃錦聯在「打緣首」的儀式中擲得九個聖杯,成為頭名緣首。(陳仲明/大紀元)
黃錦聯在「打緣首」的儀式中擲得九個聖杯,成為頭名緣首。(陳仲明/大紀元)

黃錦聯過去曾多次擔任緣首,對上一次擔任第十七名緣首,對於自己成為今屆頭名緣首感到幸運。他認為太平清醮是歷史傳承下來的活動,「前人都是這樣做,作為後人都要這樣做」。

擔任頭名緣首是否屬好意頭,元崗村原居民代表梁浩深認為這是神心的問題,見仁見智。他補充道,頭名緣首負責拜神,以前還會兼顧打醮事務,現在則沒有這個規定,「因不知道誰打得到(頭名緣首),又不知他是否做得來(打醮事務)」,其他村民都會協助分擔事務。

元崗村原居民代表梁浩深表示,頭名緣首負責拜神,以前還會兼顧打醮事務,現在則沒有這個規定。(陳仲明/大紀元)
元崗村原居民代表梁浩深表示,頭名緣首負責拜神,以前還會兼顧打醮事務,現在則沒有這個規定。(陳仲明/大紀元)

文化研究者談元崗村醮會特色

文化研究者溫佐治形容,元崗村太平清醮相對來說是一個很完整的醮會,各項傳統儀式齊備。另一方面,元崗村打醮中有三個特色,也令他印象深刻。

從元崗村牌坊起一直到八鄉路交界的一段錦上路上,沿路兩旁掛滿了大型花牌,行走在道路上的車輛,尤如穿越花牌隧道。(陳仲明/大紀元)
從元崗村牌坊起一直到八鄉路交界的一段錦上路上,沿路兩旁掛滿了大型花牌,行走在道路上的車輛,尤如穿越花牌隧道。(陳仲明/大紀元)

從元崗村牌坊起一直到八鄉路交界的一段錦上路上,沿路兩旁掛滿了大型花牌,均為社會各界向元崗村太平清醮致賀的花牌,數量眾多。同時,花牌沿錦上路兩旁排列,花牌上的燈泡照亮了道路,行走在道路上的車輛,驟眼看恍如在一條花牌隧道上穿梭,令人眼前一亮,印象深刻。溫佐治稱,元崗村打醮的花牌數量眾多,非常好看。

雙層巴士穿越「花牌隧道」。(陳仲明/大紀元)
雙層巴士穿越「花牌隧道」。(陳仲明/大紀元)

位於村內的元岡幼稚園,幾年前由於收生不足面臨殺校,其後經歷一段起死回生的過程,成為一時佳話。原已退休的教育界人士呂麗紅,甘願以四千五百元月薪接任校長來挽救幼稚園,及後成功把元岡幼稚園起死回生並建立口碑,呂校長被譽為「神奇呂俠」,其故事更被改編為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在元崗村打醮期間,元岡幼稚園因應村內節日而放假,更借出場地予村民舉行盆菜宴,溫佐治形容:「這正正反映出鄉村學校的一個特色——即是不跟地區這麼割裂。」他認為元岡幼稚園因應村中打醮放假,展現出校方很尊重傳統習俗,融入鄉村文化。

元岡幼稚園在醮會期間讓學生放假,又特別借出場地予村民舉辦盆菜宴。(陳仲明/大紀元)
元岡幼稚園在醮會期間讓學生放假,又特別借出場地予村民舉辦盆菜宴。(陳仲明/大紀元)

元崗村在村內的眾聖宮旁空地,搭建起一個大型戲棚,用作在醮會期間舉行儀式和上演神功戲。在靠近眾聖宮處,原來是一條村內通道,由於戲棚要佔用通道,故在戲棚搭建時,特別在戲棚底部架設了一條行人隧道,方便村民出入。溫佐治認為這是一個因地制宜的做法,很有地方特色。「戲棚底有條隧道給人通過,雖然戲棚沒有很特別,但在演出的舞台下面有條隧道,方便村民出入,很反映到這個戲棚因地制宜,很彈性,是一個比較特別的設置。」他又指出,隧道要在舞台下設置,把舞台托起,這個設計很考搭棚師傅的技巧。

戲棚底下特別設有一條行人隧道,方便村民出入。(陳仲明/大紀元)
戲棚底下特別設有一條行人隧道,方便村民出入。(陳仲明/大紀元)

溫佐治還稱,元崗村村民比較好客,相當歡迎外人前來參觀打醮過程,連日的打醮活動、神功戲、盆菜宴等,均吸引了不少村外人到訪,場面熱鬧。

盆菜宴。(陳仲明/大紀元)
盆菜宴。(陳仲明/大紀元)

*********

太平清醮除了是一項祈求平安、酬謝神恩的儀式習俗外,亦起著維繫鄉情的作用。梁浩深表示,太平清醮是村中流傳下來的文化和傳統,村民會盡力傳承。元崗村雖然是雜姓村,村內有梁、張、黃、李等姓氏,但村民仍然團結,熱心參與醮會,傳承傳統文化。◇

前來賀醮的聯興圍金龍。(陳仲明/大紀元)
前來賀醮的聯興圍金龍。(陳仲明/大紀元)

前來賀醮的聯興圍金龍。(陳仲明/大紀元)
前來賀醮的聯興圍金龍。(陳仲明/大紀元)

前來賀醮的聯興圍金龍。(陳仲明/大紀元)
前來賀醮的聯興圍金龍。(陳仲明/大紀元)

元崗村與多條村落關係友好,正醮日前來賀醮的各村代表和龍獅麒麟數量頗多,醮會場面熱鬧。 (陳仲明/大紀元)
元崗村與多條村落關係友好,正醮日前來賀醮的各村代表和龍獅麒麟數量頗多,醮會場面熱鬧。 (陳仲明/大紀元)

前來賀醮的客家麒麟。(陳仲明/大紀元)
前來賀醮的客家麒麟。(陳仲明/大紀元)

前來賀醮的醒獅。(陳仲明/大紀元)
前來賀醮的醒獅。(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