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新年第一天,北京市委機關報《北京日報》傳被召回,引發各界猜測,詳情不明。與此同時傳出《北京晨報》和《法制晚報》等多家大陸報紙1月1日停刊的消息。

2019年1月1日,傳中共當局要求召回當天的《北京日報》,並下令不得再次銷售這些報紙。

外界猜測,可能與當天《北京日報》發表的題為「傳統大黨影響下降 民粹派日漸得勢」的文章有關,但無法核實。這篇文章作者是中共前駐奧地利的大使。

這篇文章中提到,「當今世界面臨百年不遇亂局。經濟不振、失業嚴重、債務無法解決……種種問題困擾歐盟,最引人注目是百年來歐洲各國政治生態發生根本變化。」外界猜測這些描述直接映射了中共黨內的一些情形。

有分析認為:「這些話,讓黨內杯弓蛇影,同病相憐,戰戰兢兢,深怕民粹星火引燃國內。」

被質疑導致報紙被收回的報紙頁面。(網絡圖片)
被質疑導致報紙被收回的報紙頁面。(網絡圖片)

也有推文說:「民粹主義者才是政府目前唯一可以使用的殺手鑭,一旦國內大批學者注意到民粹主義崛起的可怕,才是他們慌亂的主因,當下無論是共克時艱還是艱苦奮鬥,都離不開民粹主義的煽動與蠱惑,放棄這個伎倆,他們只能傻傻地呆立著。」

但目前這篇報道的網絡版仍可以顯示。

新年第一天,還出現另外兩家北京報紙《北京晨報》和《法制晚報》正式休刊的消息。當天,兩家報紙印發了有「生」之年最後一張報紙。

2019年元旦,《北京晨報》和《法制晚報》兩家北京報紙停刊。(網絡圖合成)
2019年元旦,《北京晨報》和《法制晚報》兩家北京報紙停刊。(網絡圖合成)

與此同時,還傳出《黑龍江晨報》、《新晨報》、《黃山日報·黃山晨刊》、《贛州晚報》、《安陽晚報》、《郴州新報》、《華商晨報》、《京郊日報》、《今晨6點》、《亳州新報》等十家媒體元旦當天或元旦前停刊的消息。

大陸十多家媒體近日停刊。(網絡截圖呵成)
大陸十多家媒體近日停刊。(網絡截圖呵成)

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年初已經有《渤海早報》、《台州商報》、《湘潭晚報》等十多家報紙休刊;下半年,又有《新疆都市報》、《淮南晚報》、《西部商報》、《羊城地鐵報》等二十多家報紙相繼停刊。

2018年的1月1日,大陸也有《北京娛樂信報》《球迷》和《白銀晚報》等十多份報紙停刊。

媒體人暗示「因為特殊原因」停刊

有分析認為,大陸報紙停刊除了網絡媒體興起搶了紙媒市場之外,另外就是中共當局近年不斷打壓新聞自由,收緊媒體空間,使報紙缺乏獨到分析和獨家消息。

《華商晨報》近日刊出的宣佈停刊的頁面,總編劉慶在首頁寫下了最短的一篇文章,共12個字:「看見了,知道了,走過了,不說了」。

在劉慶寫的隨筆「走吧,怕黑我們就不關燈了」中,文中介紹,在他的面前曾經有上千人,這張辦了十八年的報紙,曾創下過一天廣告四百多萬元的紀錄,年廣告收入近3億,最高時發行量50萬份。但連續三年的裁員,使得到現在裁員時還在工作的員工一個小會議室就坐滿了。

作者還表示:毫不誇張地說,不僅僅是紙媒遇到問題,傳媒業整體艱難,此不多言。而《華商晨報》則是因為「特殊原因」被迫修改定位,不能再用都市報的名字。因此晨報的關門不應歸入紙媒的寒冬裏死掉的那些報紙的名單裏。但「不管得了甚麼病,總之是死了。」

作者還說:「那些決策者們是不會有內疚感的,他們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很正確的事。可嘆的是這一群還端著飯碗的人,眼睜睜地看著鍋被端走,連飯桌也被抬走。 」

去年9月,港媒《端傳媒》曾訪問了二十多位大陸媒體人,他們口述了中共的全面審查時代下,中共審查和打壓媒體的鮮為人知的內幕。有時政期刊資深編輯表示:「現在做新聞,知道甚麼才是本質,但不能寫。要假裝不知道背後有大佬,就寫表面現象。」「過去媒體都是追求『猛料』,現在都是看到猛料繞著走。」

有資深編輯說,「現在最可怕的,是我們不知道『底線』在哪裏,底線到底有多低。」